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转变
    ,精彩小说免费!

    但是,云千战记得清楚,自己被宁无缺扇飞的时候,后者也中了云天雄直劈心口的一脚,伤势严重,已到了强弩之末。

    毫不夸张的说,云天雄的胜算,已经难以阻挡了!

    况且……

    “姐,你真的肯定,云千秋,会既往不咎?别忘了,崇阳镇上谁不知道,父亲是云天雄的头号狗腿子……”

    到了此时,神色凝重的云千战也不再避讳家丑,只是渐红的眸中,激动无比!

    而神色复杂的云千影立在原地良久,也说不出答案。

    最关键的是,就算自己真的肯帮云千秋一把,那他,就能胜得过云天雄么?

    大势所趋,仅凭他一个满身伤痕的少年,凭什么反败为胜?

    然而让两人意想不到的是,犹豫的片刻内,竟是云千秋主动开口笑道:“既然来了,为何还不动手?”

    轻笑淡然,甚至让云千影两人错愕之余,还感到一丝被轻蔑的不爽!

    “喂!云千秋,你丫别在那嚣张!信不信小爷我现在就劈了你!”

    俨然,面对受伤的少年,云千战叫嚷间充满自信得意。

    眼见云千战越发气愤,紧咬贝齿的少女,终于做出了决定!

    “云千秋,死到临头,你还是那么嘴硬!”

    俏脸虽然阴沉,但云千影的玉手,却狠狠抵在云千战腰间的刀柄上:“你,你难道真的不怕死么?还是你觉得,凭你现在的状态,能胜得过我们!”

    少女的娇吼虽然激昂,但却充斥着莫名的担心,就连身旁的云千战闻言,脸上的暴戾都渐渐褪却。

    只是望着云千影不知为何红润的俏脸,身为弟弟的他暗自嘟囔,莫非……那天在兵器阁,真如天奉长老所说的那样?

    迎着那双不算清澈更不算妩媚,却偏偏真挚激愤的美眸,云千秋微微一愣,嘴角扯动。

    这凶恶女人,不会真的想帮自己吧?

    难道,她不惜赌上云天桀和云千战的性命,也要对云天雄反水,站在自己这边?

    云千秋扪心自问,他和少女的交情,完全没有好到这种地步。

    甚至想到上次在兵器阁对那樱瓣翘臀毫无留情的教训,就让他早就做好和云千影拼命的准备。

    可是现在,少女的眸中,却无半点杀意。

    难不成……

    这凶恶女人奔跑时险些能抽到自己脸颊的酥胸下,还藏着一颗良心?

    云千秋笑了。

    不过他却并没有幼稚到对云千影姐弟两人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微微抬起掌间,一枚药力浑厚的灵果,顷刻间,便被黑气包裹……

    到了此时,云千秋竟不惜在云千影面前暴露生生造化功!

    “放过我们,这套功法,我尽数传授!”

    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就在云千秋低喝的几息时间,手中的那枚灵果,便枯竭干涸,俨然被吸尽了全部药力!

    而瞠目结舌的云千影两人,眸中渐渐升出不可思议!

    难道……云千秋就是依靠这等功法,才能从废柴一步步逆袭的?!

    尽管不知道少年所施展的功法品阶,但两人可以确信,如果自己真的得到,那以后的武道之路,绝对是平步青云啊!

    然而,云千秋嘴角那抹淡然背后的苦涩,又有谁能理解?

    生生造化功,是他笑傲万界的底牌。

    可以说,云千秋把这套功法,看的比自己性命都更为重要。

    曾经,云千秋面对合伙陷害自己的狗男女,不惜陨落身死,也绝不将生生造化功全数交代!

    但是现在……

    为了怀中的少女,生生造化功又算得了什么?!

    云千秋不喜欢欠人恩情。

    尽管他清楚,能说服云千影的办法,不止一种。

    可是,他更记得,以云千帆的实力,清醒过来,是迟早的事!

    两人肯装作没看到自己是一回事,肯帮自己和云天雄反目成仇,却是另一回事。

    古树旁,沉寂宁静,几人耳中最在意的,便是云水柔气若游丝的喘息声……

    片刻过后,让云千秋意想不到的是,和自己对视的云千影,竟微微昂头,俏脸闪过几分不屑:“切,谁稀罕要你的功法!”

    此话一出,不止云千秋神色呆滞,就连云千战,都满脸错愕!

    “姐,你疯啦!这功法你不要我要啊!云千秋,你赶快……”

    哪知话未说完,便被云千影狠狠赏了一记爆栗:“没出息的家伙!姐姐平时怎么教你的,趁火打劫,跟小人有什么区别!”

    揉着生疼的脑袋,云千战不甘地嘟囔道:“不要就不要,这么凶干嘛!果然是有了情郎,就忘了老弟……”

    “你说什么?!”

    美眸狠狠怒瞪,玉手掐腰时的云千影,就连云千秋都得对这等彪悍避让三分。

    “还不下去告诉父亲别打了!晚了他可就和唐长老两败俱伤了!”

    少女此话,意味再明显不过!

    “你真的想好了?!”

    不只是云千战,就连云千秋都有些不敢相信。

    被两双错愕惊讶的目光瞪着,云千影内心不免有几分骄傲,但俏脸仍旧满是嫌弃:“小混蛋,别以为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肯这样的!”

    “你我之间那笔账,等以后再算!本姑娘只是……只是可怜云水柔,没错,就是可怜云水柔!”

    望着那挺翘着酥胸仿佛让自己显得并不心虚的云千影,少年摇了摇头,不知说何是好。

    “千战兄弟,拿上我的少主令,下去找唐长老!”

    接过云千秋递来的令牌,云千战刚想离开,却又被少年叫住。

    “等会,你身上……有没有蕴含灵力的东西?”

    云千战闻言,脚步猛怔的同时,下意识地捂住了腰间的漆黑弯刀。

    扭头看去,果不其然,少年的目光正落在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下品灵器上!

    “这,这柄刀,可是我攒了两年才从兵器阁兑换的啊……”

    然而话未说完,就见云千秋很是无奈地揉着额头,暗骂这家伙现在还有心情在乎一把破刀!

    就连云千影,都一副恨铁不成钢地扬起玉手,爆栗再落。

    “我怎么有你这么个蠢货老弟!把刀留下,以后想要什么去兵器阁随便挑!”

    “噢噢……”

    捂着肿起红包的脑袋,云千战满脸肉疼地丢下佩刀,这才拿起少主令往山下匆匆跑去。

    一边下山,他还不忘心底暗暗决定。这次云千秋欠小爷这么大的恩情,事后必须得找他要一柄上品灵器,不,玄器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