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神魂
    ,精彩小说免费!

    “这是……九尾天狐?!”

    少年的轻喃声中,夹杂着不可想象的震惊!

    尽管早就猜到水柔姐的武魂不同寻常,但当云千秋亲眼看到时,也不禁一阵诧异。

    云水柔血脉当中蕴藏的,竟然是妖族的神魂!

    九尾天狐,在妖族的地位,就如同武者当中最顶尖的传奇!

    甚至云千秋当年叱咤万界时,还听闻过九尾天狐的神通。

    九道尾巴,左右两边的冰蓝赤红,象征着冰火两相的逆天造诣……

    而其余的七道,也各具不凡!

    坦白来讲,云千秋当年若不是拥有生生造化功,掌控着天地间最霸道的混沌之力,恐怕…只能和九尾天狐战成平手。

    但正因为如此,云水柔能觉醒神魂,才足够令云千秋感到意外!

    要知道神魂虽是武魂,但凭其中的那个神字,就足以可见凌驾于普通武魂之上的地位!

    此时,躺在地上的云千战已经因为那犹如山岳的威压,翻白眼晕了过去。

    云千秋见状,才略微放心。

    神魂一旦现世,别说是什么隐世家族,就算是那些睥睨众生如蝼蚁的超然势力,都会趋之若鹜,为了这具神魂,很可能会引发强者之间的争夺。

    多一个人知道,便多一分变数。

    至于刚才爆发的轰动,云千秋也只能想到勉强敷衍的理由。

    好在,滔天的气势与光耀,仅仅在刹那过后,便恢复平静。

    站在山顶,一阵轻风拂过,云千秋顿时感觉自己身上的威压消散不见。

    然而还没待他回过神来,就见倚靠在树旁的云水柔,赫然睁开双眸!

    那双淡若止水的秋明美眸当中,此时竟是一蓝一红,闪烁着妖异的精芒!

    而且云水柔俏脸之上扬起的笑意,丝毫不像是区区少女所能展现的高傲。

    望着娇躯背后还未曾散去的九道虚影般的狐尾,云千秋知道……

    这,便是武魂夺舍!

    那些名门正派的嫡系亲传,在觉醒高阶武魂时,也会偶尔上演这一幕。

    不过让云千秋略感心安的是,少女,或者说九尾天狐看向自己的目光,毫无敌意。

    虽然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但云千秋可以肯定,堂堂神魂九尾天狐,显然是认可了水柔姐。

    想到此,总算令云千秋脸上的惊疑不定消散。

    圣武大陆,有许多武者在觉醒武魂的前期,都未能得到武魂的认可。

    当然,能有如此傲气的武魂,绝非云千律之辈的猛虎武魂所能相提并论的……

    至少,也要是中阶武魂才能拥有未曾磨灭的意志。

    而这些意志,既能成为武者战斗时的助力,也能令其武道之路更为顺利。

    不过前提是,必须得到武魂的认可。

    这些辛密,崇阳镇恐怕无人知道,但云千秋却极为清楚。

    正当他怔神时,却听云水柔口中传出一阵略感刺耳的笑意。

    “桀桀……云皇,多谢了。”

    对于云皇两字,云千秋感觉有些陌生,却没因为‘云水柔’能说出这话而感到不可思议。

    不过他唯一在意的,便是云水柔如今的状态。

    “这种夺舍,耗费的想必是水柔姐的精血吧?若是没事,就把身体还给她。”

    淡漠的语气中,丝毫没有因为那双眸光的注视而有所动摇。

    倒是面容冷笑的‘云水柔’,光耀跳动的美眸中闪过一丝诧异……

    显然,在九尾天狐看来,眼前的少年,应该有很多话要问。

    但现在,根本不是废话的时候。

    终究,云水柔眸中的光耀渐渐褪却,背后那九条摆动不断的狐尾,也消散不见。

    只是云千秋心中,却传来一阵意味深长的笑意。

    “这丫头以后的命运,就全靠你来决定了……云皇。”

    少年闻言,脸上不禁多出几分无奈和苦涩。

    有神魂在身,水柔姐以后的武道之路,哪是自己所能决定的?

    然而还没待云千秋多说什么,就见少女脸颊一歪,晕了过去。

    靠!

    怔在原地的云千秋险些破口大骂!

    你特么不惜耗费精血,也要夺舍主人,就为了和自己说几句可有可无的嘱咐?

    不过望着云水柔虽然气息微弱,但极为平稳的呼吸,云千秋才算长舒口气。

    “精血虽然有些损耗,但拿灵药滋补几天,应该就会没事。”

    看这幅模样,九尾天狐既然认可了云水柔,自然会尽力辅佐少女,夺舍的时间,也控制在不会留下难以弥补的伤害之内。

    至于以后强横的神魂会不会反客为主,云千秋倒不怎么担心。

    毕竟夺舍之事,本就少见,通常有三种情况。

    第一,便是武者面临绝境,忠心护主的武魂不惜陨落破损,强行夺舍共渡难关。

    第二种,就是武者虚弱至极时,武魂难以按捺强行夺舍,至于目的,各异繁多。

    最后一种,也是最为罕见的,就是像九尾天狐这样,莫名其妙的夺舍,交代些事情。

    试想为了帮少女觉醒武魂冲破枷锁,云千秋就几乎拼尽了一切,可想而知比觉醒更为困难的夺舍,恐怕很难再发生。

    唯一的担忧不再,云千秋这才扭身,表情厌恶地拖着云千帆的尸体往山边走去……

    “哼,我还当那废柴能上演什么奇迹,原来只是虚惊一场!”

    望着恢复平静的山顶,云天雄脸色阴沉,先前的异变说来漫长,但对于他而言,只感觉浑身灵力气血停滞刹那,便再无动静。

    甚至就连宁无缺几人,一阵狂喜过后,再看向沉寂的山顶时,目光都充满绝望。

    到了此时,云千秋还未出现,再加上刚才的失神,在云府很多人看来,古树闪烁的光耀,好似只是幻觉而已。

    只是当云天雄父子对视时,对方眼中的狐疑,不禁让他们暗暗心惊,刚才令两人战栗的气浪,绝非所谓的幻觉……

    “父亲,云水柔很可能已经觉醒了武魂,迟则生变,我先去山顶看看!”

    尽管煞血丹的反噬令云千律感到虚糜,但此时他的实力,仍能媲美寻常凝气七阶的武者!云天雄微微皱眉过后,望了一眼脚下面如死灰的三人,才扬起几抹戏谑:“去吧,最后关头,还是律儿你堪当大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