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章 失去的记忆
    ,精彩小说免费!

    妖族,对圣武大陆而言,完全是以高高在上的姿态来俯视!

    曾经云千秋叱咤万界时,都被妖族的强横所惊叹,对当年那些妖族强者的而言,将大夏国一夜之间抹平,轻而易举!

    况且对于云水柔的身世,云天龙很少提及,每次面对宁无缺几人的追问,都轻笑不语,到后来干脆找了个弃婴的借口随意敷衍。

    但是平白无故,谁会收养一个弃婴?!

    而那个弃婴,又恰巧身怀妖族神魂!和她相依为伴的自己,还拥有无上神体……

    “看来,恐怕这些事,只有找到父亲,才能问清楚。”

    云千秋的轻喃刚落,就听不远处传来一阵含笑温婉的声音。

    “云弟,有什么事想问干爹,不妨说来给姐姐听听。”

    少年闻言,抬头看去,充入眼前的正是玉手挽腰、摆裙随风摇曳的云水柔。

    尽管在云千秋面前笑靥烂漫,但云水柔美眸中的疲倦仍未褪却……

    “水柔姐,你刚才是不是故意隐匿气息,连我都没有察觉。”

    俨然,少女俏皮地吐了吐粉嫩舌尖,喃道:“姐刚才看云弟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不好意思打扰,所以才放轻脚步的。”

    放轻脚步!?

    云千秋闻言,淡笑的嘴角不由僵住。

    要知道他的精神力和灵识,虽然不如无上神体与寻常武者之间的数倍差距,但也相当敏锐。

    可以说几十米之内,筑灵境以下的武者,很难避过他的感知。

    但看云水柔的模样,明显都没刻意收敛气息,光压低脚步,就能靠近自己!

    虽说刚才心底正一团疑惑,但总不至于迟缓到听闻婉音,才醒过神来啊!

    “看来水柔姐觉醒神魂之后,不只是气势改变,灵识身体也变强不少。”

    星眸闪烁,云千秋仔细打量才发现,云水柔体内的杂质,竟少了将近两成!

    比起自己精粹无暇的无上神体而言,还有些紊乱,但是两成杂质,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武者的极限将延伸到更高深的两大步!

    而且这些改变,看样子连水柔姐自己都不曾注意。

    显然,这两天忙于云府事务,对于自身情况,云水柔实在没时间照顾。

    “看来九尾天狐这等神魂,远比我之前预料的更神秘玄奥,今后的成就,也有可能会超出我的预料。”

    前世,以云千秋的眼界,的确遇到过身怀神魂的强者。

    但那时候,他几乎离云皇仅有一步之遥,到了那等层次,没有深仇大恨,谁会拼命厮杀?

    所以对于神魂的玄奥,云千秋也只是略懂些许,就如同当年那些强者,对他拥有的生生造化功也仅能听传闻、或者在战斗时留意观察。

    真正的底牌,谁都不会轻易展现给别人。

    况且当年和九尾天狐一战,只是略胜半招而已,云千秋未出全力,想必前者,亦是如此!

    不过,对于云水柔超出预料的变化,云千秋疑惑过后,便只剩由衷的欣喜。

    “这些变化,无一不象征着水柔姐跻身强者的征兆,我要做的,便是给予她的武道之路最大的帮助。”

    想彻清楚,不过是刹那间的失神,云千秋星眸微眨,轻笑再现:“刚才云弟只是在想,将云府的仇家解决,我也该去打探父亲的行踪了。”

    “毕竟长久下去,云府没有家主坐镇可不行。”

    少年解释过后,不禁暗松口气,还好哪怕是轻喃,他也都时刻记着自己的身份,否则云天龙的称呼出口,势必引起水柔姐的怀疑……

    然而云水柔闻言,却只是淑雅一笑:“我看是云弟想把干爹找回来,好自己出去云游四方吧?”

    对自己的抱负,云千秋并不否认,刚才劳烦宁伯父叫水柔姐来后山相见时,俨然已经说了自己将要历练的消息:“男儿志在四方嘛,再说处理府上的琐事,云弟从来都不擅长。”

    玉足轻挪,云水柔走到那颗古树旁,望着还未来得及打扫的灵药残渣,美眸中闪过些许复杂,轻弯娇躯,如墨的青丝极为亲昵地靠在云千秋肩膀。

    感受着少年的体温,云水柔终于肯将这两天的疲倦和辛劳表现出来,玉臂伸展,舒了个懒腰,玲珑的身材只在少年面前毫无遮掩:“说的也是呢,这些天姐姐也累坏了。”

    软玉在怀,嗅着少女最青睐的幽兰香气,云千秋那双星眸都十分惬意地微弯如月:“时间紧迫,师父说要连夜离开崇阳镇,送别的话,水柔姐放在心里就好了。”

    “不过有几件事,云弟一直想问。”

    云水柔闻言,玉指抵着粉腮,似有嗔怪:“云弟什么时候如此见外了,有什么话,尽管说就是。”

    “嗯,关于水柔姐的身世……”

    突然提起这等话题,显得有些唐突,好在云水柔俏脸上,并没有因此而笑靥渐散:“说起身世,其实姐姐也很好奇呢,之前听干爹说,他是在无意间捡到我的。”

    “小时候都是在云府长大,从我记事起,都一直陪在云弟身边,家世什么的,实在记不清楚了……”

    “噢?那婴儿幼年时呢?”

    这话问的明显有些尴尬,但云千秋的脸色却极为认真。

    要知道寻常武者的记忆力,比起普通人都有几分优势。

    而且以云水柔的表现,平时心细如发关切至极,无一不是得益于自身的天赋。

    所以云千秋才有几分期待,哪怕有零碎的记忆,也能解开些许疑惑。

    况且云水柔身为义女,乃是云府公认的秘密,虽说云天龙待她视若己出,可换做是谁,夜深人静时肯定也回想过自己的亲生父母……

    然而少女美眸间升出的迷茫,却令云千秋有些失望:“幼年的记忆,姐姐哪里会记得,而且每次努力去回想,都会特别头疼。”

    “再说干爹干娘待我如亲生女儿,长大以后,几乎就再也没有想过了。”

    云水柔的解释很合情理,就连云千秋闻言,都微微颔首,不再多言。

    只是心底,那团被迷雾笼罩的疑惑,却好似越发深邃。

    头疼?

    这等反应,说起来再正常不过,但对云千秋而言,却不免值得深思。

    然而搜寻他人记忆,或是帮水柔姐强行唤醒儿时记忆,哪怕是筑灵境巅峰都难以做到,而云千秋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何等神通。

    “没准水柔姐体内的神魂可能知道些什么,但想要心神沟通的难度,还不如再等下次她夺舍时来的实在。”

    摇了摇头,云千秋心底升出几抹自嘲,或许自己所推断的一起,只不过是自以为是的胡思乱想也没准。“但不管是巧合还是另有乾坤,都要尽早找到云天龙,将云府的辛密问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