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 苏醒
    ,精彩小说免费!

    “我的……衣服呢?”

    当少年醒来时,只感觉后背一阵冰凉膈硬。

    峡谷内的寒气虽然已经消散,但常年藏于岩石缝隙当中的水汽,仍旧令云千秋一阵皱眉。

    最令他错愕的是,自己醒来后,为何只剩一件单薄的内衫?

    “当然是本姑娘暂时拿来穿了,不然还想便宜你这家伙啊?”

    婉音入耳,云千秋就见穿着自己白袍的娇美少女正蜷缩着修长的**,在旁烤着篝火。

    “能在这种地方生火,也够辛苦你了。”

    云千秋知道,篝火上煎熬的黑色药液,虽然气味刺鼻,但应该是依靠这些,自己才能被程婉雪救醒。

    回想起晕倒前的冰冷彻骨,哪怕是定力不凡的少年,也不禁一阵后怕。

    还好,自己赌对了。

    凭程婉雪的身家,灵戒里绝对有疗伤驱寒的灵药。

    他也相信,少女绝不会见死不救。

    摇了摇昏沉的脑袋,云千秋沉默片刻,才缓缓开口道:“我昏迷了多久?”

    “两天。”

    听到程婉雪的回答,少年眸中顿时闪过一阵急切。

    整整两天!

    算着时间,自己现在要立即赶回崇阳镇才行!

    急忙挺起身形,云千秋支撑着酸疼无比的筋骨,摇摇欲坠地站起身来,这番模样,程婉雪看在眼里,不禁嘟起樱唇道:“喂,你这家伙也太奇怪了吧,难道还担心家里人找你啊?”

    少女着实感到好奇。

    甚至当她醒来时,望着倒在地上的云千秋,以及寒气褪散的周围,足足愣了良久,才接受了眼前的事实。

    嗜灵寒炎,不见了。

    这意味着什么,再清楚不过。

    一时间,程婉雪难以接受。

    自己付出的代价,千辛万苦都不足以形容,可以说简直是九死一生!

    价值数百万的宝物,苦修十几年远超同阶的境界,却都没能让嗜灵寒炎臣服。

    可眼前的少年,却偏偏做到了!

    尽管当时已经晕倒,但那惊心动魄的过程,程婉雪又怎会想象不到?!

    无数天才趋之若鹜的火灵,竟被这连默默无闻的白袍少年给降服了!

    羡慕、惊艳、甚至想到自己承受的折磨,程婉雪心底还有几抹小小的嫉妒。

    身怀火灵,意味着能在同阶武者中声名显赫,更意味着今后的强横实力!

    要知道灵之一物,并非境界高就肯定能获得。

    其中的艰辛机缘,以及武者的潜力坚毅,是何等凶险的考验!

    哪怕是在这大夏王国当中,拥有灵者,最多不超过三人!

    而每一位,无数不是高高在上的绝顶强者!

    那千般神通益处,足以让任何武者眼红!

    最关键的是……

    云千秋,不过仅有凝气境而已!

    连筑灵境都未曾突破,在真正的高手眼中,怕是随意就能捏死的小蝼蚁。

    可就是如此微末的实力,却能做到无数强者都不敢想象的惊天奇迹!

    放眼整个圣武大陆,程婉雪可从未听过有凝气阶便能降服火灵的传闻!

    可以说,眼前的少年,开创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神话!

    若是此事传出,怕是那些高高在上的皇权世家,都巴不得将少年招揽麾下。

    云千秋会是怎样的抉择她并不知道,可若是换做自己,那些所谓的名族豪门,少女根本不放在眼里!

    顶尖学院又如何?能找出一名身怀火灵的学员么?

    古老皇朝又怎样?其中再怎么天资惊艳的子嗣后代,敢以凝气阶的修为,就降服嗜灵寒炎么!

    不敢!

    少女心底好不容易平息的骇然,随着少年的醒来,再次涌入俏眸。

    但令她感到最不可思议的,便是有了嗜灵寒炎,云千秋表现的为何还如此平静?

    甚至他醒来问自己的第一句话,竟然是晕迷了几天!?

    要是换做程婉雪,早就压抑不住心底的狂喜,展现自己的崛起的优势了!

    “你……真的降服了嗜灵寒炎?可不可以给本姑娘看看?”

    尽管事实就在眼前,但错过了堪为壮观的过程,程婉雪不禁眨闪着俏眸,凑到少年身旁。

    剑眉微蹙,思索片刻,云千秋终究点头道:“让你见识一下可以,不过……你的灵戒里,应该还有不少疗伤的灵丹吧?”

    迎着少年狡黠的目光,程婉雪娇哼一声,才略显不甘地承认道:“给你是可以,但你得告诉我,究竟是怎样降服嗜灵寒炎的?”

    降服灵的过程,几乎是身怀灵者的高手永不提起的辛密。

    就如同自己的功法诀窍弱点一般,谁会愿意透露给外人?

    所以圣武大陆如今虽已经编程灵谱排名,更有不少强者公然显露过灵的强横,但降服的诀窍和方法,却仅有寥寥几句。

    当然,因为每种灵的不同,过程自然也相互迥异。

    不过这种辛密,程婉雪有着十足的好奇!

    毕竟没了嗜灵寒炎,但自己今后未必不会遇到其他异灵啊!

    多一分了解,便多一分成功的几率,这点道理,少女还是再清楚不过的。

    何况在她看来,云千秋就算不念在自己这两天悉心呵护的感激,也总该看在同度凶险的交情上吧?

    说起来,自己和这家伙,也算是过命的交情了吧?

    然而对此,少年却格外谨慎,神秘一笑后,便耸肩道:“你有你的寒灵玉心丸,我当然也有自己的底牌。”

    尽管云千秋并不是存心拒绝少女,可生生造化功和无上神体这两道依仗,说出去哪个都不行!

    要知道如今这世间还没有任何一个人,对自己这两种逆天底牌全部知晓。

    哪怕是云水柔,也仅仅见识过生生造化功而已。

    信任,从少年醒来见到程婉雪在熬药时,两人之间已经悄然建立了。

    可是这份保密,与信任毫无半点关系。

    “早知道你这么小气,本姑娘刚才就趁趁你病要你命!”

    果不其然,待自己说完后,望着少女俏脸上顿时浮现出的几抹不悦,云千秋叹了口气,只好敷衍道:“告诉你又有何用?嗜灵寒炎,现在已经在我体内,难道你还能找第二处?”

    “好吧……”

    道理程婉雪明白,可是落入耳中,换做谁都会感到失落。实际上,云千秋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的手脚还安全无恙地能够动弹,着实让他好一阵受宠若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