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打穿
    ,精彩小说免费!

    “喝!”

    低喝响起的刹那,一袭黑袍的少年,拳锋骤然掠起阵阵劲风!

    虽然只是在普通不过的凡间直拳,但当陆仁鼎感受着把自己脸庞微微刺痛的拳劲,原本讥讽的目光顿时怔住了。

    不只是陆仁鼎,在场任何人,都能感受到云千秋拳锋当中蕴含的力道!

    “糟糕,这小杂碎一拳,最少也有一千五百斤!”

    就在江虎脸色骤变的刹那,少年凝成的拳锋,也轰然落在了深青色的石板上!

    “嘭!”

    巨响沉闷!

    在旁的程婉雪,甚至已经做好了为云千秋欢呼的准备。

    然而当拳锋引来的巨响散去时,负责监考的若琳却发现,巨岳石板,丝毫未动!

    这……这怎么可能?!

    尽管巨岳石能承受最多三千斤力道,可石板的重量并不夸张,张力几人安置搬运起来,只是略感费力而已。

    而沙华学院判断新生力量的标准,便是看巨岳石板的变化!

    一千斤之上,才能稍微碎裂半点痕迹。

    而若是那样,石板绝对会被拳劲轰到晃动。

    可是现在看来,不仅没有晃动,连半点碎痕都没有!

    若琳甚至满怀急切期盼地动用灵识扫视,都没在光洁微凉的石板表面找到半点痕迹。

    难不成……

    云千秋的力量,真的连标准都未达到!?

    正当程婉雪脸色微变时,回过神来的陆仁鼎几人,顿时仰头狂笑起来。

    “哈哈哈,我还当这小子有多厉害,原来只是花拳绣腿啊!”

    “刚才动静那么吓人,弄到底不过徒有虚表,连一千斤力道都未达到!”

    “哼哼,我早就说过,没有武魂,凭这幅小身板,别说夺魁,连甲级成绩都没有!”

    望着若琳等人难堪失落的脸色,江虎终于找到机会站出来奚落道:“石板未动,没有碎痕,看来不能用巨岳石,要找第一等的巨磐石才行啊!”

    “云千秋,你的手没事吧,要不要老夫找医师过来,别故意逞强,以后变成残废!”

    眼看着若琳握着笔尖的玉手微微打颤,江虎还不忘故作恍然地讥弄道:“噢,差点忘了,你小子再过三天就要死了,残不残废也没关系,哈哈哈……”

    此时,如果说若琳几人只是感到错愕和失落,那程婉雪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家伙,怎么可能力道如此之弱!?

    他前些天那副寸拳碎岩石的刚猛去哪了!

    最让少女担心的是,云千秋的力道成绩若是连乙等都不到,那就再没机会夺魁了!

    本想替少年解释或许要求重新测验,但摆在眼前的事实就是如此,况且学校的规矩程婉雪很是了解,力量测试,为了公平,根本没有重来的机会。

    然而就在少女心急如焚的时候,却见云千秋却好似对耳旁的嘲弄无动于衷,伸手轻抚着平滑的石板,剑眉微蹙过后,才抬头缓缓道:“刚才,貌似失误了。”

    失误了?!

    还没待众人思索少年话里的意思,就听深青石板后面迸出一道清脆的脆响!

    “咔!”

    巨岳石的碎屑爆裂开来,散落一地的时候,原本嘲弄不断的阁楼内,顿时鸦雀无声!

    “打……打穿了?”

    望着神色淡漠的少年,江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是什么拳法,竟然能将力道直接贯穿,从背面迸裂?

    要知道巨岳石的坚毅程度,哪怕是换做江虎自己,不动用灵力武技的前提下,都绝对不可能将力道打穿整个石板!

    云千秋那看似平淡的一拳,貌似已经不能用刚猛来形容了!

    最让江虎脸色逐渐阴沉的是,刚才他的灵识,可全然没察觉到云千秋动用半点灵力!

    “区区最低等的普通武学,为何能让这小杂碎施展的炉火纯青!?”

    别说江虎,就连若琳也是怔了良久,心底的惊骇也未曾散去!

    在沙华学院这样的顶尖学府,她的见识自然也绝非江虎那般短浅。

    饶是如此,她也只是偶尔见过几次,那些高级导师真正强横之处!

    寻常新生,甚至连若琳自己都包括在内,对于普通武学的掌控只能算是皮毛。

    所以正常情况下,一拳打出,散却的拳劲才会将巨岳石板轰的晃动。

    可若是将力道全部凝为一点,再迅速轰出,效果完全不同!

    这一切,说来复杂,但实际上就如同武技的熟练度,修行的越发精湛,施展时的威能才越强横。

    同样是一本最下等的黄阶武技,让从未修行过的武道高手与凝气阶新人同时修行半个时辰,第一次施展,绝对是两种概念!

    然而,云千秋刚才所动用的,不过是最寻常的直拳啊!

    在武者眼里都如同垃圾一般的拳法,少年却为何能打出震惊四座的霸道?

    若琳不知道。

    但她知道,若是按碎裂的掉落情况以及云千秋出拳时的力道来判断的话,那么成绩……

    俨然是甲等上品无疑!

    灵力,力道,都是顶尖成绩!?

    在场众人的表情,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

    甚至陆仁鼎望着少年淡然之余还升出几抹讪然的神色,再回想到自己小有表现便趾高气昂的模样,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若说唯一还算平静的,在场恐怕只有程婉雪。

    少年拳锋中的奥义,或许她并不明白,但至少能清楚前者的天赋之强远超自己想象!

    俏眸眨闪过后,程婉雪才轻咳两声,尽量找回先前的清冷:“江府的长老,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

    “没……没有。”

    惆怅摇头间,江虎脸上满是说不出的羞恼惊惧。

    若说刚才的灵力测试自己还能质疑,可是现在云千秋就当着自己的面随意一拳,便将刚才的嘲讽全部轰碎!

    “云千秋,力量,甲……甲上。”

    随着若琳惊错未平的婉音落毕,在场众人才如释重负般,匆忙跑出阁楼,尤其是某位身材高大的青年,模样狼狈至极。

    颤抖的鼻尖划写着甲上的字符,若琳望着剩余的两道测验,目光中升出难以收敛的期待。或许这次,自己真能见证一位能和学院那些怪物媲美的新生惊起满城轰动,夺魁登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