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太子之位
    ,精彩小说免费!

    “怎么不可能?”

    一声反问,让少女心底羞涩难平时,樱唇却不禁闪过一抹少见的狡黠……

    回想到这几个月貌似都是云弟在调戏身为姐姐的自己,云水柔当即昂起粉颈,哼道:“那要是姐姐被王子贵人看上,保准立马就嫁入王室!急死你!”

    此话一出,林毅在旁满脸疑惑,沙华学院的众人除了捂嘴偷笑外,看向云千秋的目光很是玩味。

    让你没事调戏你姐姐,现在知道后果了吧!

    就连少年自己,将身旁美眸中那抹得意收入眼底,都忍不住嘴角抽动,无言以对。

    生平第一次,在云水柔面前,他莫名感到几分挫败……

    走过一排排御林侍卫,眺望着气派奢华的宫殿,饶是沈建几人早已幻想过王宫的模样,也忍不住惊喜哗然。

    在林毅的带领下,众人转往偏殿,纯金雕刻的门匾上,刻着霸气的傲鸿殿三字!

    “这……这不是三殿下的寝宫么?”

    跳下马车,杜阳顿时有些发蒙。

    按理说,就算是殿下宴请他们,也应该找一处雅殿才对,绝不应该在寝宫才对啊!

    这礼节的档次,也太高了吧!

    然而在旁引路的林毅闻言,张了张嘴,才带着讪笑道:“杜药师,忘了告诉您,殿下特意吩咐,寝宫只允许云爷一人进入,各位贵客,还请移驾雅殿,午宴已经备好,静候入座。”

    只……只允许云千秋一人!?

    杜阳闻言,那叫一个尴尬。

    沈建几人,面面相觑过后,看向少年的目光都满是说不出的羡慕。

    闹了半天,原来是自己想多了啊!

    不过杜阳好歹也是见过些许世面,再加上这次能进王宫,完全就是拜云千秋所赐,便没有多说,跟随林毅往别处走去。

    还没待云千秋追问夏傲鸿单独请自己的原因,就见偏殿内走出三道人影。

    目光瞥去,正是身穿蟒袍的夏傲鸿,以及那两名面色冷峻的贴身侍卫。

    “云兄,你终于来了,可让本王久等!”

    夏傲鸿的语气很是欣喜,然而少年闻言过后,狭长的剑眉却不禁微微皱起。

    这才两月不见,自己的辈分就掉下来了?

    好在少年从不在乎称呼这等细节,再加上这里是夏傲鸿的偏殿,堂堂三殿下,怎么也要留点面子啊。

    于是云千秋扬起一抹浅笑,走上前去:“三殿下,好久不见,盛情款待,让人受宠若惊啊。”

    哪知云千秋不提最后半句还好,一听到受宠若惊四个字,夏傲鸿脸上的笑容顿时怔住。

    完蛋,云爷不会要发飙了吧!

    不是本王摆架子,而是真的有苦衷啊!

    愣了几秒过后,夏傲鸿才撑出一抹笑容,快步走上前去。

    “嘿嘿……云兄,快请进,咱们里边说话。”

    望着眼前的三殿下明显恭敬的有些过头的笑容,少年刚刚舒展的剑眉又紧蹙不解。

    三殿下这是闹哪样啊,难道他看不出来自己根本就没想拿项前辈来摆谱么?

    带着疑惑,云千秋才缓缓走入殿中。

    让他意外的是,偌大的傲鸿殿,装潢满是王室气派,但为何一个宫女侍卫都没看到?

    别说侍卫,就连款待的宫廷御宴都没有,说好的午宴呢!

    说好的单独宴请自己呢?

    甚至赤、诚两人走过偏殿的假山秀水,便持剑守在殿外,完全没有进去的意思。

    “三殿下,您就算想让我指点棋术,也该让我填饱肚子吧?”

    云千秋的话语平淡,但夏傲鸿闻言,却不禁身形一颤,脸上的笑意更甚:“那个云爷,吃饭不着急,有件事情,这几天可让我寝食难安。”

    “……”

    “你就明说是哪张棋谱看不懂吧。”

    想来想去,貌似除了棋谱的事,三殿下和自己也没其他交集。

    被少年三言两语点破心思,夏傲鸿脸上顿时多出几抹讪然:“棋谱确实有看不懂的地方,不过这次没想劳烦云爷再多费心,只是……”

    “只是什么?”

    那双剑眉皱的更深。

    一会云爷一会云兄,你到底要干嘛?

    望着云千秋平淡的脸色,夏傲鸿再三确认自己找不出半点怒意过后,才咬了咬牙,道:“这几日能否让云爷,和我以兄弟相称?”

    兄弟相称?

    自己倒是无所谓,关键你不怕项前辈再让你来一次噩梦训练?

    不待少年开口,夏傲鸿便急忙解释道:“若是父皇没看到那张棋谱,我大可以亲自迎接您,关键是……”

    片刻过后,云千秋才算释然。

    原来夏傲鸿的意思,并不担心夏王知道自己和项前辈的关系。

    前些天三殿下得到棋谱后,为了不让外人知晓,连国子监的棋术帝师都没请,完全是自己在闷头钻研,甚至白天时候,除了两名忠心耿耿的贴身侍卫外,就连妃子都不许擅自进殿。

    接连许久,夏傲鸿没想到夏王会亲自来召见自己!

    当时赤、诚两人,哪敢阻拦?

    见到自家皇儿每天捧着棋谱,夏王自然感兴趣,随意看了两眼,惊艳的同时,不禁询问棋谱的由来。

    “说来说去,那些棋谱,到底是用来干嘛的?”

    早在之前,云千秋就纳闷区区几张棋谱,还用得着拿二百万的灵药来恳求自己?

    不过当时也只以为对夏傲鸿很重要,前者不愿意说,自己当然也懒得去问。

    毕竟当时可是答应了三殿下,此事绝不外传。

    就在云千秋话音刚落的刹那,夏傲鸿的脸色顿时显得为难。

    但犹豫了片刻,他终于坦白道:“不瞒云爷,我只要棋术胜过项前辈,便能登上……太子之位。”

    太子之位?!

    怪不得这家伙对自己除了恭敬,还肯送二百万灵药!

    现在想想,貌似夏傲鸿才是最赚的啊!

    这也难怪夏傲鸿当时不肯明说,如此轰动全国的事情,在他看来二百万灵药完全登不上台面。

    本来他还担心,云千秋听到之后会坐地起价。

    但当时少年连礼物都没看,便将棋谱坦然相送,这让他感到无比的愧疚。

    再加上这次又要委屈云千秋和自己称兄道弟,让夏傲鸿最近茶饭不思,寝食难安。最关键的是若是让父皇知道云千秋与项前辈的关系,那自己可就彻底完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