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1章 取之有道
    ,精彩小说免费!

    沉默了良久,夏傲鸿才颤抖着指尖从灵戒中取出三枚玉匣。

    “云爷,我知道这点心意对于您赠予的棋谱而言一分不值,但还望您收下。”

    三枚玉匣,就算不打开,云千秋也知道里边的灵丹绝对不是凡品。

    可是他犹豫片刻,最终还是没接。

    珍贵灵丹,对他而言确实很有用处。

    但还是那句话,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当初已经答应了夏傲鸿绝不外传,换句话说那二百万灵药中,就包括封口费。

    况且他也不想因为自己随意撰写的几张棋谱,牵扯到王室的权利争夺。

    尤其是夏傲鸿,对自己以礼相待,恭敬有加,完全挑不出半点毛病。

    至于从爷变为兄的称呼,云千秋根本就不在乎。

    然而就在少年沉默的片刻,夏傲鸿目光中闪过数道神色后,仿佛用尽全身力气下定决心一般,咬牙道:“云爷,我虽身为王子,但钱财实在有限。”

    “若是您还不满意,我现在就去找父皇坦言相告,让他以国礼待您。”

    话锋一转,夏傲鸿语气升出几分决然:“至于父皇夺我王子之位,还是逐出夏姓王室,都是我咎由自取,与云爷无关!”

    说完这番话,夏傲鸿好似虚脱一般,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看向少年。

    他很担心,云爷知道了自己之前的隐瞒,会当即震怒。

    然而令夏傲鸿意想不到的是,在自己看来本该生气的云千秋,竟然嘴角扯动,略显错愕。

    “云,云爷……您怎么了?”

    “……”

    我特么被你吓到了!

    云千秋实在搞不明白,三殿下怎么忽然之间就歇斯里地了?

    自己貌似从进殿到现在,压根就没打算坐地起价吧?

    送灵丹也就算了,还不惜拿自己的前途命运开玩笑,有点过分了吧?

    或许少年并未想过怎样,但夏傲鸿却不这么认为啊!

    若是有人施恩于自己,又握住了把柄,而且还是关乎太子之位的秘密,换做是谁都会漫天要价!

    尤其是云爷还是和项前辈的忘年之交,只要有半点不悦,那传到父皇耳中,后果简直难以想象!

    反观云千秋,在愣了几秒过后,竟揉着额头,讪讪无奈道:“你的意思,是想让我在陛下眼中,只是偶然和三殿下结交的普通人而已?”

    思前想后,貌似只有这么一个解释。

    “没错!”

    重重点头过后,夏傲鸿本想将玉匣塞到少年手中,却没想后者好似没看见一般,径自扭身沉吟道:“你确定以陛下的手段,能瞒得过他的眼线?”

    堂堂夏王,想要知道自己国家当中的任何事情,简直易如反掌。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和项前辈之间的事情,知道的人本来就不多。

    而且这种事情,若不是夏王主动过问,估计很少有人主动去说。

    毕竟自己能让三殿下心服口服的尊称为爷,可谁敢保证夏王就能容忍一个少年莫名其妙成为自己的长辈?

    然而云千秋毫不在意的三言两语,却让夏傲鸿惊诧的同时,心底还佩服到极点!

    云爷他,知道了棋谱关乎的轻重,竟然毫不在意!

    甚至连半句责怪都没有!

    反而还帮着自己,询问如何不走露消息!

    若说以前,夏傲鸿对眼前的少年,恭敬之中多是因为项前辈的面子,和捡了个天大便宜的欣喜。

    但是现在,他看向云千秋的目光,却满是由衷的折服!

    当初不询问礼物,就肯把棋谱赠予自己,那确实堪称清高。

    可此时表现如常,这何止是清高?简直视金钱权势如粪土!

    反观自己,为了区区太子之位辗转反侧,和人家相比,怪不得项前辈能和云爷忘年平论!

    这就是差距啊!

    想到此,夏傲鸿才一扫先前的忐忑,郑重道:“云爷放心,只要您不说,我绝对有把握让父皇不去主动过问。”

    微微颔首,既然夏傲鸿都这般保证了,自己也没必要担心。

    反正说到底,消息不是自己走露的。

    “那你就不怕,陛下哪天去看望项……”

    别人都还好说,如果是项兄亲自开口,那自己可就真爱莫能助了。

    哪知还没待自己说完,就见夏傲鸿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爽快摆手道:“放心,我父皇每次去看项前辈,都愿意带上礼物,而每次项前辈看到他这么奢侈,说不了几句话,就把他轰出去了。”

    “……”

    三殿下,你当着我一个外人如此说你父皇的糗事,合适么?

    咋舌过后,云千秋只能感慨,自古王庭是非多啊……

    区区几张棋谱,却能扯出这么多辛密,想想也是好笑。

    答应了夏傲鸿后,云千秋本想解决腹中饥饿,却没想前者硬要拉着自己收下玉匣。

    “云爷,这点心思您若是还再三拒绝,我就当真没脸再看您的棋谱了!”

    堂堂三殿下拉扯着白袍少年的衣袖一阵恳求,而且还是硬拉着人家收礼,尽管已经见识过一次,但殿外的赤、诚两人,冷峻的脸上仍旧忍不住闪过几分错愕。

    盛情难却,望着夏傲鸿那原本英俊,此时却莫名滑稽的脸庞,云千秋估计,若是不收下这玉匣,恐怕夏国未来的太子,这辈子心里都得留下一道阴影……

    “行了,东西我收下,不过不能白拿。”

    好不容易接稳被推到手中的玉匣,云千秋才满脸无奈道:“这样吧,你把棋谱拿来,我稍微给你指点几句,咱俩就算扯平了。”

    对云千秋而言,不过是几句并不高深的话而已,但夏傲鸿闻言,却好似捡到了天大的好处似的,急忙从灵戒中取出棋谱,一副学生受教的模样,躬身凑到少年了身旁。

    终究,用过午宴之后,夏傲鸿本想带云千秋在王宫中散散心情,却被后者婉言谢绝了。

    看玩笑,你丫为了一个下棋结交的好友,就不惜放下王子身份,还嫌你父皇不够精明还是喜欢作死?享受了两天王宫的锦衣玉食过后,傍晚时分,林毅才匆匆跑来,传告穆恩召集自己,商讨明日的大比之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