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不做无意义的事
    ,精彩小说免费!

    “那声音,貌似是云千秋的吧?”

    扭头看去,沈建几人的目光透过拥挤的人群,正巧落在姐弟两人身上。

    云水柔手中握着三张精致的金票,俨然是一万面额。

    但身旁的少年却将其拦住,暗暗摇头。

    最让几人恼火的是,云千秋一边轻笑,手中还掂着几枚金币。

    “压这些就够了,反正就是意思意思。”

    望着云弟手中唯一最值钱的便是张百额的金票,少女不禁柳眉微蹙,迟疑道:“可是,这样是不是太少了点?”

    “不少,这么多金币,够在王城享受好几天呢。”

    云千秋说的确实没错。

    王城虽然比崇阳镇富饶很多倍,但一百多金币,足够胡吃海喝很多顿了!

    然而就在他准备拉过一位赌保换筹码的时候,却见沈建怒气冲冲地走了过来。

    “云千秋,你在干什么?!”

    懒得回头,少年很干脆道:“押注啊。”

    声音平淡,甚至还带着几分对待白痴的嘲弄。

    我手上拿着金币,在乐苑楼这种地方,不是押注难道是散财啊?

    但就是这平淡的语气,却让沈建险些暴走。

    你特么这也叫押注!?

    你手上那几枚金币,在乐苑楼这种档次的赌坊根本不能换筹码好么!

    唯一一张金票,还是只有一百金币!

    你这是在羞辱我们么!

    本来几人兴高采烈的气氛,全被少年破坏了!

    “云千秋,别跟我说你只有这么点钱,咱们学院每个月的补助都比这多!”

    “我去,一百金币,你丫把我们当自己人么?干脆别掏出来了!”

    就连穆恩两人站在筹码桌前,脸色都很是难看。

    虽然他们清楚,沈建不信任云千秋,后者也同样不看好前者,可是……

    可是你好歹也是灵药师啊!

    若是杜阳没记错的话,考核成为灵药师,不仅考核费用全数退还,还会奖励不少!

    就算云千秋只是崇阳镇小家族出身,但身上应该也有上万金币啊!

    就如沈建所说的那般,你拿这点钱出来,是故意坑队友的么?

    不仅如此,原本赌坊内的路人,见姐弟两人走在最后,和沈建并不认识,此时听来,不仅哄笑连连。

    “这比赛还没开始,就起内讧了,怪不得每次都是垫底!”

    “云千秋?那不是沙华学院的替补么,没想到还是个明白人啊!”

    “啧啧,人家都不看好同伴,早知道我也就不顾忌三殿下的威严了!”

    众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嘲弄,让沈建脸色一阵铁青。

    外人不支持自己学院,那自己就用实力证明。

    但云千秋好歹也算是同伴,拿这点钱,摆明了就是看不起自己啊!

    最气的是,他不过一个替补,在后边风凉就行,自己身为领队,要迎战多少场武斗,这种憋屈,让沈建当场控制不住,怒吼道:“就算你自己不押,也管不着云水柔学妹吧!”

    “就是,你只不过是她弟弟,管得着么?!”

    眼见一同参赛的同伴如此愤怒,云水柔美眸中闪过几抹慌乱,急忙拉扯着少年的衣角。

    “云弟,不如咱们就押一万吧,就当是姐姐找你借的钱,好么?”

    望着那带有几分恳求和善意的俏脸,云千秋摇了摇头,仿佛早就料到这种情况。

    水柔姐,果然还是太善良啊。

    尤其是少女所说的借自己钱,让他感到无奈之余,望着沈建的那双星眸中,逐渐升出几抹冰冷。

    “这里,貌似没有你说的地方吧?”

    淡漠的语气,让沈建几人浑身一颤,没待他们继续发怒,就又听少年冷声道:“这钱,是我云府客卿一点点挣来的,押不押注,我说了算!”

    宁无缺几人,最近也来往过不少书信。

    这三万,可以说是云府药坊的第一桶金!

    要知道当初自己离去时,云府接连两次元气大伤,府内上下根本没多少钱!

    炼制灵丹的钱财,还是找林府和李玉婵借的,好不容易才步入正轨,凭什么压在他们身上?!

    押一百金币,已经是给了沈建面子。

    他们竟然不知好歹,那自己何必客气!

    “你若是觉得自己很厉害,就看看赌坊的赔率!连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哪来的资格教训我?”

    一步踏前,将俏脸担忧的云水柔挡在身后,少年迎视着众人,星眸中俨然泛起了怒意。

    “再废话半句,这三万金币,我都押在药灵学院上!”

    哗!

    此话一出,震惊四座!

    原本看热闹的众人,没想到能见识到如此劲爆的一幕!

    沈建几人满脸恼怒,却不知为何,面对气势冷厉的少年,唯有咬牙切齿,却不敢多说。

    但是心底,早就对云千秋不满到极点!

    他一个替补,竟然还敢威胁自己!

    你以为能让我们入住王宫,就能趾高气昂了么!

    要不是程院长动用特权,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们来参加大比?!

    就连两位导师,面面相觑的同时,满脸复杂。

    云千秋,貌似有点过分了吧……

    好歹也是队友,为了一个赌注,竟闹得如此剑拔弩张。

    实际上两人并不知道,若是沈建几人只是指责云千秋,那他顶多会一笑置之。

    但是宁伯父辛苦炼丹,拿来给水柔姐的金票,却被他们利用同伴为借口强行押注,这和强抢有什么区别?

    “云千秋,够了。”

    一声低喝过后,穆恩脚尖轻点,闪过人群,将姐弟两人带出赌坊。

    “沈建,你押你的,何必管别人?!”

    训斥过后,终究是穆恩老道精明,刚想再责怪云千秋几句以求平衡时,却正好迎上站于乐苑楼外的几道戏谑目光。

    “啧啧,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狗咬狗?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

    “我去,没想到云千秋够聪明的啊,知道跟着咱们赚些小钱。”

    “不错不错,你小子还挺会做人,要是肯求我们的话,没准还可以破例让你进入药灵学院。”

    说话之人,正是赶来大比开幕式的杜云涛几人!

    公孙导师和魏封学长,不乐意进出这种场合,干脆把钱交给自己,前来押注。却没想到,刚走到门口,就听见少年那句冷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