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2章 刁蛮郡主
    ,精彩小说免费!

    “云兄,玉儿不懂事,你可能要受委屈了。”

    夏傲鸿话里的意思,少年再清楚不过。

    只是还没待他开口答应,就见在旁的夏琼玉一脸不悦道:“什么叫玉儿不懂事,他一个外人,侥幸和傲鸿哥哥认识,见了我不用下跪也就算了,还想得寸进尺?”

    在夏琼玉看来,眼前的云千秋实力也就一般,比自己还低,若是说凭武道天赋和三殿下结交,根本不可能!

    谁知道这家伙踩了什么狗屎运,能和傲鸿哥哥这样的天之骄子成为朋友,不偷着乐就算了,还害得自己被责怪!

    必须要给这家伙点颜色看看!

    “玉儿,不得无礼!”

    这般训斥,责怪当中却带着几分纠结。

    此时在王宫当中,他和云千秋,只能表现为朋友关系而已。

    接连训斥夏琼玉,要是被这丫头告到父皇呢,倒霉的还是自己!

    好在,云千秋并没有让他为难:“三殿下,今日来找云某,有何事?”

    三殿下的称呼,别有用意,夏傲鸿闻言,刚投去一抹感激的眼神,却听在旁的夏琼玉又婉音刁蛮道:“什么叫有没有事,傲鸿哥哥来找你,是给你面子!”

    “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难得陪玉儿出去游玩,却要带上你这种外人,哼!”

    尼玛!

    夏傲鸿都快崩溃了!

    早知现在,当初就该直接把棋谱的事情交代清楚!

    这丫头也绝对不敢这么说好了!

    还敬酒不吃吃罚酒,你是想坑死王兄么!

    然而在夏琼玉眼中,云千秋真的很多事!

    本来逛完御花园,拉着傲鸿哥哥陪自己在王城逛逛,见识一下分别五年的繁华,却没想前者非要带上这种讨厌鬼!

    你能住进王宫,就已经够三生有幸了!

    傲鸿哥能带本郡主来看你,纯粹就是碍于面子,不能失礼。

    你现在还不识趣点找个借口,主动拒绝,非让本郡主让你难堪才愿意?

    “三殿下若是和郡主有约,尽管游玩便是,云某还要陪人练剑。”

    云千秋话音刚落,就见夏琼玉俏脸得意地微微昂首,一副说不出的高傲。

    算你懂事,没扫了本郡主雅兴。

    只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沉吟片刻,却听夏傲鸿缓缓问道:“那,云兄晚上可有时间?”

    晚上,可有时间!?

    这是要闹哪样的节奏?

    望着夏琼玉错愕的表情,三殿下也很是无奈。

    上次错过了赌坊发财的机会,他就很是后悔。

    这次轮到云水柔上场,不论输赢,总该先提前问一下云爷。

    虽不知云爷有什么手段,但两次奇迹般的胜利,让夏傲鸿对他深信不疑。

    这种话,总不能让侍卫来问。

    尤其是如果让云爷得知,自己是想押注赚钱,那岂不是把姐弟两人当成摇钱树了?

    至于陪夏琼玉逛街……

    他最烦的就是逛街!

    最关键的是,夏傲鸿现在,并没有多少钱啊!

    “晚上?”

    云千秋皱了皱眉头。

    他的计划,是白天切磋,大概到晚上,水柔姐也就灵力所剩无几,筋疲力尽。

    到时候配上一副药浴,在冥想恢复,修行速度何止是迅速暴增?

    “晚上我有时间,怎么了?”

    云千秋也实在搞不明白,夏傲鸿陪人逛街,非要带着自己干嘛?

    该不会是想和夏琼玉撇清关系,但苦于无法开口,想让自己一个外人来帮忙吧?

    这种狗血事情,沾也不要沾!

    “那好,晚上本王再来叨扰云兄。”

    话音落毕,夏傲鸿还不忘挤眉弄眼道:“玉儿,夜晚的王城最是繁华,你看云兄都在陪人练剑,咱俩也好久没切磋,不如……”

    “不如什么啊不如!”

    秀目怒瞪的夏琼玉很是郁闷。

    干嘛非要拉着这讨厌鬼一起逛街!

    再说了,就云水柔的实力?

    随意瞥了一眼,夏琼玉就不禁扬起轻蔑。

    学员大比这等省事,她也是听说过的。

    虽不知云水柔的对手是谁,可再怎么想,也绝不是筑灵初境的渣渣!

    两天时间,要是光靠练剑切磋就能取胜,那你俩还至于一个替补,一个末尾么!

    刚才和穆恩交谈的时候,夏琼玉就已经听说了,眼前的少年靠两次点穴,赢的很是漂亮。

    不过在她看来,无非就是旁门左道,耍些小聪明罢了!

    故弄玄虚!

    不是抬举!

    第一次见面,就对云千秋没了好印象。

    “两天时间?用来练剑?你若是想赢,还不如求傲鸿哥哥找来宫廷武者,为她灌输灵力。”

    冷哼过后,夏琼玉不忘扬了扬俏眉:“噢,差点忘了,你不过是一个外人而已,没资格让宫廷武者出手。”

    婉音落毕,不理会云家姐弟的两人,夏琼玉昂着脑袋,如同高高在上的出水芙蓉一般,径自往院外走去。

    “这种丢人现眼的剑法,看了简直脏眼!”

    这般毫不留情面的讽刺,让夏傲鸿的脸色顿时显得难看。

    “云兄,您别见怪,玉儿从小在王宫长大,脾气有些那什么……”

    还不忘对俏脸含怒的云水柔致歉道:“二位继续练剑,若有吩咐,尽管找我便是……”

    微微颔首,王宫里长大的金枝玉叶,确实刁蛮。

    云千秋也懒得和夏琼玉计较,甚至见她走出去,不禁感到别院内安逸了不少。

    “郡主言重几句无妨,只是三殿下,你干嘛非要晚上拉我出去……”

    话音未落,就听门外传来一阵不耐烦的娇吼:“你们俩练不练剑,少在那和傲鸿哥哥废话!耽误本郡主的时间!”

    “你!”

    在旁的云水柔有些看不下去了。

    不就是住进王宫么,招你惹你了,平白无故对云弟大呼小叫!

    “玉儿,等会王兄,我这就出来。”

    夏傲鸿此时也是两头难做人。

    只能对姐弟两人拱拳拜托过后,才急忙往外走去。

    “这都是什么人啊,郡主又怎么样,难道就能高人一等么?”

    皱了皱柳眉,云水柔婉音不快:“云弟,继续吧,这次姐姐不仅要赢,还要让那什么郡主知道,不是什么时候都能仗着身份趾高气昂的!”云千秋的逆鳞是少女,反观云水柔,又何尝能忍受少年当着自己的面,被外人教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