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7章 好赌之徒
    ,精彩小说免费!

    赵辉,乃是赵家五长老。

    前两天接替赵文虎,看管乐苑楼。

    望着便装的三殿下,赵辉也不敢怠慢。

    心底还不忘庆幸,还好是自己在场,这要是赵文虎那个白痴,若是认不出三殿下,那赌坊明天就得被砸!

    “嗯,赵五长老,没什么事,你去忙你的吧。”

    挥了挥手,既然是便装出宫,自然不想太过张扬。

    刚躬身过后,赵辉才认出了三殿下身旁的郡主。

    “这位……若是没认错的话,应该是琼玉郡主吧?”

    玄岳郡主,若没事情,连每年庆典都不回王城,镇守边疆。

    而夏琼玉,赵辉也只是偶然见过一面,此时通过三殿下和前者的举止,才猜出来的。

    只是夏琼玉闻言过后,俏脸却升出几分不悦。

    本郡主高雅芳名,怎么赌坊里还有人认识?

    “赵家长老?”

    秀眉微挑,夏琼玉着实不喜欢这种场面上的应付:“今天本郡主是陪殿下的朋友来的,不必拘礼……”

    三殿下的朋友?

    不就是旁边的云千秋么!

    要说对云千秋,赵辉现在可决不敢挑衅。

    更何况还能和三殿下并非而站!

    甚至昨天赵辉还有些纳闷,云千秋为何没来押注自己获胜。

    “赵长老,陈英和云水柔的决斗,不会还有押注上限吧?”

    上次药灵学院就出过此事,这次云千秋提前发问。

    虽然他不敢肯定真有那么多人押注水柔姐,但架不住王城内的好赌之徒太多啊!

    何况乐苑楼上次吃了教训,没准这次知道夹起尾巴发财。

    “额……云少侠问的,是押哪项赌注?”

    在赵辉看来,眼前的少年上次血赚一笔,这次没准是想再来捞钱。

    若是云千秋要押一赔二或者一赔三,或许还真能让他赢了!

    毕竟他可是云水柔最亲近的人,或许真能通过他的表现,来判断前者的实力。

    “上次这小子赢了三百万,要是全押上,就算是一赔二也要不少。”

    想到此,赵辉干脆决定,最多收取一百万筹码!

    “久闻云少侠出手阔气,这样吧,我赵家敞开门做生意,决不能寒酸。”

    “一百万之内,我可以做主,直接押注。”

    话语豪爽,只是对待少年,赵辉没了先前对待夏傲鸿那般恭敬。

    毕竟他也是王城豪门的长老之一,排的上名的高手,此时的态度,已经算是客气。

    “一百万?”

    正合自己心意。

    “押云水柔赢,一百万。”

    咯噔!

    话音刚落,赵辉险些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押,押云水柔赢?!

    这尼玛也太自信了吧!

    你姐姐双人武斗的表现,我可是在场的啊!

    除了施展武魂玄通之外,完全就跟旁观者一样!

    这次没了你,她竟然还想赢?

    说实话,云千秋就算是来押陈英获胜,赵辉都不会感到如此惊讶!

    这小子哪来的底气?

    不仅是他,周围听到百万豪掷的路人,也纷纷投来错愕的目光。

    “那人就是云千秋吧?竟然押云水柔一百万!”

    “乖乖,他不会真的膨胀了吧?一百万,分开押注也行啊!”

    “云水柔的实力,他肯定很清楚,能坚持百招,就已经够夸张了。”

    原本还想嘲弄几句,但看到在旁的夏傲鸿后,众人还是决定闭嘴。

    饶是如此,投去的目光,也很是不屑。

    在他们看来,云千秋太贪得无厌了!

    放着好好的一赔二一赔三不押,非要押获胜,到头来只会血本无归!

    一百万,你有那钱,都够买一把玄器了吧?

    不为自己姐姐提升实力,却跑来豪赌,不是装逼能是什么?

    还好,赵辉也是见过不少场面的,短暂的失神过后,不由凝重道:“云少侠,你所押的,都是你自己的钱?”

    云千秋这么自信,对赌坊来说可是好事一桩!

    但赵辉生怕这家伙借着夏傲鸿的威势,想要耍什么心眼以后赖账。

    一百万,绝不是笔小数目!

    “云兄,你确定要这样?”

    夏傲鸿虽不知道云千秋给了姐姐一百万,但还给自己一百万却是真的。

    换句话说,云爷很可能拿出自己一半积蓄来豪赌!

    “当然确定,而且这钱,不是我的是谁的?”

    赵辉说完之后,脸色却犯难了。

    因为他看得出来,三殿下的脸色也不对。

    能为赌坊赢一笔巨款,他当然很高兴。

    可如何夏傲鸿开口阻拦的话,自己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此时,他也只希望云千秋不识抬举、不听人劝,执意要豪赌一场!

    至于云水柔真会赢?

    开玩笑!

    这么高的赔率,可是赵辉和几位长老,亲自到演武场观战,得出的结论。

    连洪武学院的田斗龙,都支撑不了百招,凭一个云水柔,也配?

    正当此时,夏傲鸿却开口了:“那个,云兄,本王和玉儿先出去一会,你该押注就押注。”

    说完,便拽着夏琼玉往赌坊外走去。

    望着两人的背影,云千秋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解。

    旁敲侧击让自己来赌坊的,是夏傲鸿,怎么现在还往外走?

    不理会那些,少年手腕一抖,十张金票映成的诱人反光,在乐苑楼极为显眼!

    “帮我开字据吧。”

    听着云千秋平淡的语气,赵辉顿时笑了。

    白痴!

    没看到三殿下都不愿意和你在一起丢人么!

    人家都懒得劝你,这才找借口出去,你竟然这点道理都不明白?

    你若真是来赢钱的,三殿下肯定会第一时间陪你一起押注!

    目光中闪过几抹戏谑,赵辉急忙接过金票,这才似笑非笑道:“买定离手,我这就去开字据。拿完之后,云少侠若无他事,最好别让三殿下久等……”

    在赵辉看来,三殿下明显碍于赵家的面子,这才带郡主出去的。

    等会签订字据,就赶紧让云千秋离去。

    这白痴不识抬举,我还不想无意间得罪三殿下呢!

    与此同时,乐苑楼外。

    “傲鸿哥哥,你也看出来云千秋好赌了?”

    夏琼玉婉音中带着几分嗔怪。

    她虽然不能挑拨殿下与云千秋的关系,但起码前者能认清楚这家伙的赌性,也不算坏事。

    “稍等会吧,云千秋应该很快就出来了。”

    婉音落毕,郡主玉臂环胸,看向赌坊内少年的背影有些鄙夷。

    好赌之徒,难成大器!

    只是让夏琼玉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的是,眼前的傲鸿哥哥竟扬起几抹罕见的恳求,搓手道。“那个,玉儿,你身上带钱没有,先借王兄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