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3章 秒杀
    ,精彩小说免费!

    她,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弱……

    “嘭!”

    狰狞的脸上只剩一抹惊骇,偌大的擂台当中,只见陈英身形如遭雷击,径直倒于地上……

    目睹了这堪称匪夷所思的变数,在场数万人,完全怔住了!

    就连云千秋,都嘴角抽动,星眸满是不可思议。

    “这,这是什么情况!?”

    陈英莫名其妙昏死倒下,中年裁判,完全傻眼了。

    难道要算,云水柔获胜?!

    可她刚才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剑鞘击腹,哪有这么恐怖的威力!

    只剩李程达,短暂的怔愣过后,才咬牙狂吼道:“愣着干嘛,救人啊!”

    陈英所修的功法,他听公孙南提起过几句。

    看现在的样子,就算反应再怎么迟钝,也该猜到是最糟糕的一幕发生!

    煞气冲身、轻则重伤、如万蚁噬骨……

    数万双眼睛望着发疯一般冲向擂台的李程达,心脏狂抽、瞠目结舌。

    谁能告诉我,云水柔究竟是怎么赢的!

    如果这是演戏的话,那未免也太逼真了吧!

    尤其是见识颇多的权贵,脸色苍白,身形还止不住的颤抖。

    仅仅两招,就把陈英打的如同死狗一般!

    最关键的是……

    这特么就是乐苑楼几位长老再三确认过的赔率?!

    还厚着脸皮把赌局玩出花样,猜人家能坚持多少招!

    席位上,穆恩两人望着擂台上那道倩影,除了发懵之外,神色间甚至找不出多少欣喜,反而满是讪然。

    自己中午,还劝云水柔认输来着?

    临武斗前,还担心人家被对方打得太重,香消玉殒?

    云水柔简直都快把身为导师的他们脸打肿了!

    要是这种情况还用担心,那干脆让沈建他们上场之前先写好遗嘱算了!

    最关键的是,看云千秋的脸色,也满是惊诧,貌似完全没想到。

    尼玛,你这两天,到底做了什么啊!

    要是陪你练两天剑,就能让人越阶挑战还是仅用两招就获胜……

    老夫也不当高阶导师了,弃掌从剑,拜师算了!

    “要不要这么快……”

    对于这等结果,云千秋着实没想到!

    才打了两招,陈英就如死狗一般被李程达带走了?

    你丫打田斗龙的时候不是很猛么!

    就算是我,都已经做好自己姐姐苦战甚至受伤的准备了!

    尤其是那招剑鞘先出,水柔姐和自己切磋的时候,根本就没用过啊!

    水柔姐竟然还有如此机智的时候!

    “云千秋,你们这两天,究竟练了什么?”

    过程太快,杜阳当时都没注意,陈英就已经躺了……

    但他知道,肯定和前两天的切磋有关。

    “那个,我就是严厉了点,水柔姐憋了一肚子怨气,让她拿陈英出气……”

    两人闻言,身形猛晃。

    还有这种训练方式!

    乖乖,看来以前还是对学员太好了!

    云千秋是她弟弟,不管再怎么样,也无法动怒。

    但换做是谁,被人血虐两天,那怨气都可想而知啊!

    “该,该鸣锣了吧?”

    望着手边的金锣,中年几乎是颤抖着手,才好不容易敲下的。

    两招取胜,他担任裁判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

    别说是他,貌似从学员大比举办到现在,都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吧?

    这和秒杀有什么区别?

    亏自己还笑话云水柔除了武魂之外,就是个渣!

    现在看来,这特么分明是天才啊!

    云千秋会点穴就算了,他姐姐还会剑鞘伤人!

    “当初真是瞎了眼,还押陈英获胜……”

    想到自己那五千金币,中年满脸愁容,犹豫良久,最终还是没走上擂台宣布结果。

    开玩笑,药灵学院的人都没影了!

    再说了……

    为啥站在台下这个角度看,那丫头的背影,貌似有些刺眼啊!

    与此同时,王宫。

    “公孙药师,本王的病,可有治疗之法?”

    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子,正望着身前的公孙南,目光当中满是期待。

    公孙南,本就是夏国少有的三阶灵药师。

    再加上医术高明,哪怕是玄岳郡王,也不敢摆谱。

    不只是他,夏宇坐于一旁,眼见公孙南眉头紧锁,不禁问道:“公孙药师,玄岳王弟的隐疾……”

    “能治是能治,不过……”

    缕了缕胡须,公孙南面容为难。

    玄岳见状,当即拱拳道:“公孙导师若有酬谢,尽管开口,本王实在不想被这双腿折磨了。”

    只见玄岳的双腿皮肤上,隐约浮现着一股深青色。

    甚至细细观察,玄岳的皮肤虽因为常年镇守边疆,显得粗糙。

    可双腿却满布褶皱、犹如佝偻老者,丝毫不像一位正值龙虎的郡王。

    每年夏秋交替之时,他都能感受到骨缝中传来的撕心疼痛。

    原本只是以为金戈铁马,有所伤病,可当玄岳真正注意到时,却发现为时已晚!

    “陛下邀请,怎敢谈黄白之物?”

    目光中隐约闪过几分高傲,公孙南才缓缓道:“郡王的隐疾,若没猜错,应该是青年时分被灵兽青翼毒隼斩伤的吧?”

    青翼毒隼!?

    “确实如此!”

    二十年前,玄岳为了能继任边疆大将,曾一人深入灵兽森林历练。

    之所以记得如此清楚,青翼毒隼可是三阶灵兽!

    当时好一番苦战,落得双腿被划破,才会如此。

    “公孙药师所言极是,王宫的御医,也说是中毒所致……”

    拱拳过后,玄岳几人不禁目光一亮。

    不愧是公孙药师,望闻问切,仅用了最简单的望,就已经猜出来!

    青翼毒隼,生活在阴瘴峡谷,一双翅膀不仅锋利,而且充满剧毒。

    最关键的是,哪怕有半点毒素没有清理干净,便会融入武者血液,逐渐腐蚀。

    青年之时,玄岳实力突飞猛进,正值黄金时期,可现在境界高深,想要突破很是艰难。

    以前只是疼痛,但现在……

    毒发之时,他恨不得把两条腿跺下来!

    “毒已入骨,想用丹药祛毒,已经不可能了,唯有以金针可破……”

    摇了摇头,公孙南叹道:“可惜,在下这趟来王城,所带的‘炙金针’已经用完了。”

    两句话的功夫,让一国郡王的玄岳,脸色阴沉不定、悲喜交错。要知道宫廷御医,也只看出来是中毒过深、久累成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