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章 意外中的意外
    ,精彩小说免费!

    “没,没有药渣?!”

    那株寒阳草,不应该已经被他祸害了么?

    药鼎造价不凡、结构精密,就算品阶略低,但只有变成药渣,当即就会从底部流出来……

    “哼,这还用想,肯定是把药渣都融化了呗!”

    “肯定的啊,这么大的鼎火,不废才贵!”

    “呵呵,虽然失败,但却没有药渣,这还真是难得的天才啊。”

    身后的三位裁判,若说先前还是狐疑,现在干脆直接嘲讽了。

    炼丹一道,最讲究的就是谨慎细心!

    尤其是云千秋这样的新手,本来手法就生疏,更应该比别人更加留意才对。

    可他非但不懂灵丹药性,还如此挥霍材料!

    哪怕你把寒阳草分批投入,没控制好火候,最后失败了也算。

    但此时这般模样,和故意浪费灵药有什么区别!

    “能成为灵药师,不论是运气还是造化,都应该尊敬药道,潜心求学,万般不该急功近利、心浮气躁!”

    柳沙尽管摇头叹气,但话已经算是客气,但他身旁的两位裁判,早就忍不住冷哼道:“这种货色,能成为灵药师恐怕心中洋洋得意,只知道外人尊崇他的身份,自己却不自重身份!”

    “就算年纪轻轻成为灵药师,但终究野路出身,若以后还是这般浮躁,恐怕难成大器啊……”

    “王药师你就别抬举他了!这小子若能拜个厉害师父,没准以后还能和袁药师相比,可就这种心态,谁愿意收他为徒?”

    一名身形瘦高的裁判冷喝的同时,看向杜阳的目光中还满是不屑。

    话虽刻薄,但众人却不禁暗暗点头。

    斗丹比试,一旦传开,肯定会有炼丹高手赶来。

    可若是见到云千秋这般浮躁,谁还会动收徒之心?

    手法不懂,可以交。

    药性不分,可以学。

    但心态这东西,不是外人就能改变的!

    袁莫寻虽然心傲,但进入炼丹状态,着实很关注。

    反观云千秋,在斗丹过程中,连仅有一次的灵草都这般随意扔进去,平时炼丹,岂不更不把材料当回事?

    就如厨师对待食材,画师对待文宝,这可都是自己维持身份的基本。

    连基本都毫不在意,以后的路还能走远?

    “杜药师,云千秋到底是如何考核灵药师的?”

    先前刻薄的瘦高男子,此时不禁面带狐疑。

    看得出来,云千秋比起对炼丹一窍不通的人而言,确实要强。

    可找个老道的灵药学徒,恐怕都比他强!

    就算卷宗是真的,可谁能保证杜阳没有帮他徇私舞弊、从中作梗?

    若真是凭实力考核成功,怎会连最基本的灵丹特性都不清楚?

    “这……”

    杜阳也是一脸无奈。

    “我确实没有帮他作弊,卷宗已封,不信你们可以自己去看!”

    “卷宗?夏国这么多分会,徇私舞弊虽不说猖獗,但以前可不是没发生过啊!”

    男子明显不打算轻易罢休。

    事实上这般怀疑的不只是他,只不过其余的几人没这般口直心快而已。

    曾经总会就查出来过,一处主城分会,卷宗什么的都齐全,可让他本人现场炼丹,硬是不会!

    “罢了,云千秋,收回灵力,把火灭了吧……”

    柳沙嘱咐间,已经想好了,待会把少年带到总会,亲自重新考核一遍。

    如果真通过了,那就劝他摆正心态,如果是假的……

    柳沙开口,争执的几人自然只能收敛,然而就在场面安静的时候,一阵细微的药液流转声,却让他们的嘴角不禁抽搐起来。

    这声音,不是从袁莫寻的药鼎中发出的!

    也就是说,云千秋,并没有将灵草废掉!

    “这,这怎么可能?!换做平时,早就失败了啊!”

    先前刻薄的男子,满脸惊错。

    不只是他,就连杜阳和柳沙,也顿时愣住了。

    还有这种操作?

    没有药渣,是因为云千秋已经融化了第一株灵草!

    尼玛!拿这种炖肉的方式,还能把极难掌控的寒阳草融化?

    那是不是以后自己收徒,干脆去酒楼找烧菜厉害的厨师算了!

    别管再怎么说,男子惊诧过后,脸色煞是精彩。

    演武场数万人,就算特意嘱咐斗丹需要保持安静,但也止不住嘈杂。

    虽然他们灵识不弱,可两人是同时炼制,就算是水平最高的柳沙,也还没到能从药液流转的声音判断区别啊!

    还口口声声嘲讽少年连药渣都省了,没想到人家已经融化了啊!

    “陈药师,以后还请三思过后,再训斥指点啊!”

    惊诧归惊诧,但杜阳回过神后来,不忘别有用意地反驳道。

    特么的,徇私舞弊这么大的罪名都敢给我扣,要不是看在你是总会的人,我早揍你了!

    “你!”

    当场妄下结论,陈药师脸色不禁闪过一阵铁青:“你别得意,云千秋只是侥幸而已!就这种炼制方法,能不能成功,还是两说!”

    “滋啦……”

    “快看,云千秋已经把紫心兰放进去了!”

    “惊险是惊险,但却让他误打误撞融化了,而且速度也反追上来了!”

    听得两位同伴的话,陈药师险些吐血。

    你妹的!

    你们还是不是总会的同仁啊!

    没看见我在和别人斗嘴啊,不帮忙就算了,还助别人威风!

    再回过头看去时,杜阳已经从短暂的失神清醒过来,似笑非笑道:“寒阳草、紫心兰,最难融化的两株材料,现在已经解决了……”

    不仅解决了,而且袁莫寻现在,也不过才融化了两种而已!

    你不是说侥幸么?

    连紫心兰都融化了,你侥幸一个我看看!

    “可恶!就算他融化了,但两种药液融合,必须要鼎温适中而不是燥热,稍出差错,就会前功尽弃!”

    陈药师就不信了!

    药液融化,哪怕都是阴性,但也有所不同,就凭云千秋那种浮躁,不可能成功!

    这次说完,望着哑口无言的杜阳,他才不禁扬起几抹得意。

    侥幸就是侥幸,自身没实力,再怎么误打误撞也有露馅的时候!

    然而就在陈药师整了整衣衫的时候,鼻腔内传来清幽香气,却让他喉间一甜,气血翻涌。

    这,这是……药液融合的香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