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9章 离去
    ,精彩小说免费!

    送,送回来!?

    老夫一国药王,会在意那区区礼物?!

    你特么还敢说有头有脸,我看你是厚颜无耻!

    然而任凭欧阳川再怎么不岔,他也算渐渐明白,这一切……

    绝对有陛下的暗中示意!

    名次公布之后,夏王才缓缓挥手,朗声道:“念沙华学院成绩优异,朕特此奖励……”

    雕像之下,以尉迟獒为首,七名宫廷武者,手持被锦布包裹的宝物,缓缓走出。

    “去吧。”

    见程立江摆手,众人对视一眼,最终还是决定,让云千秋踏出第一步。

    “冠军,云千秋,战无不胜,故此,朕特意挑选麒麟裹金靴!”

    麒麟裹金靴!

    由宫廷首席锻器师历时一年,亲手打造!

    尽管品阶不高,但放眼望去,却极为尊贵,明显是身份的象征!

    更令数万人错愕的是,陛下话音落毕,脸上还闪过几抹讪然。

    看样子,好像还是觉得……

    这礼物送的有点磕馋!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啊!

    昨天鸿儿和云千秋待了良久,旁敲侧击,问人家缺什么东西。

    结果才发现,后者现在也是身价几百万的土豪!

    再说就凭少年的家世,啥东西不缺啊?

    与其费尽心思地找些厉害玄器,最后却被云千秋看不上眼丢在灵戒吃灰,还不如送个象征品来的实在……

    好在,少年接过锦布,还很给面子的对自己鞠躬行礼:“谢过陛下!”

    若是先前送给云千秋的赏赐,只是让人动容,但尉迟獒双手端起的长剑,却令演武场沸腾了!

    “云水柔,春阳融雪剑!”

    在场有些见识之人,都被那通体雪白的长剑惊到了!

    在眼光的照应下,薄若蝉翼的剑锋散发着微凉,好似白雪融化、寒气涌卷。

    而在旁静躺的剑柄,镶嵌着整整七枚菱形宝石!

    每一枚,都是能承载灵力的珍贵宝石!

    七枚宝石相映相辉,哪怕是程立江看在眼里,都不禁嘴角微抽。

    他记得清楚,这柄春阳融雪,是陛下年轻时分极为青睐的软剑。

    当时陪陛下狩猎的时候,他还半开玩笑地说。

    “如果朕要是有个公主,一定送给她……”

    可惜,夏王子嗣仅有三位,却无金枝玉叶。

    但是今天,竟然送给了云水柔!

    这等兵刃,在夏国就算有钱也很难买到!

    “谢过陛下。”

    仅仅是拿在手中,少女就感到宝石中充盈的灵力。

    若是将七枚宝石全部灌输灵力,那与人交手的时候,自己根本不用发愁灵力枯竭的问题!

    更不用说,那犹如白雪映阳的剑锋,云水柔只不过拿起的刹那玉指微颤了一下,锦布就被齐齐划开!

    要不是尉迟獒实力深厚,暗中替少女接住,估计掉在地上,直接能深陷石板!

    就连云千秋见状,英俊的脸上都略显诧异。

    夏王,可真是好大的手笔啊!

    “沈建,游鱼星宇枪!”

    “谢过陛下!”

    “岳诗瑶,羽鹤双刀!”

    “谢过陛下!”

    “风修……”

    整整七件玄器送出,就连欧阳川,都动容了!

    若是没记错的话,自己学院无论赢的再怎么漂亮,陛下也没送过这么珍贵的奖赏啊!

    敢偏心地再明显点么!

    终究,谢幕仪式在震耳欲聋的惊呼声,走向尾声。

    而被四大豪门邀请,程立江也是盛情难却,最后夏宇干脆大袖一挥,在王宫摆宴!

    望着沙华学院离去的背影,欧阳川发现……

    貌似王国的天才苗子,全被沙华学院包圆了!

    翌日清晨,玄岳才刚刚起床,就听下人传告,云家姐弟前来。

    “云小将军,你准备现在就走?”

    “嗯……”

    再待下去,也没了意义,少年干脆点头答应。

    身后,程立江等人亲自来送。

    而少年名义上的导师若琳,俏脸上竟浮现出几抹别样的不舍。

    若是没有云千秋,估计她现在已经被莎兰挖墙脚,成为学院的笑柄。

    更不用说,能晋级为中阶导师。

    “喂,就这么走啊?连几句告别都没有?”

    程婉雪樱唇微嘟,婉音嗔怪,但更多的却是不舍。

    “额……告别?”

    云千秋迎着淡蓝美眸,挠了挠头,实在没想到。

    他本想着,今早就带水柔姐离去啊!

    没想到轻手轻脚地起床,才发现穆恩他们已经守在自己院外!

    “好了,上路吧。”

    伴着阳光,标有玄岳郡王标志的马车,缓缓向夏王北方驶去。

    目送云千秋离去后,夏傲鸿才想到什么似的,一拍额头道:“对了,云兄说他留了几封信,就在房间!”

    “啊!?”

    众人惊了。

    “三殿下,你怎么不早说?”

    “这也不能怪本王啊,云兄再三交代,要等他走了才能拆开。”

    众人急匆匆赶回少年的房间,果不其然,在抽屉中翻出几封书信。

    摆在最上边的,竟然是写给刘章的!

    “刘章,给你!”

    程婉雪语气很是不爽。

    拜托,本姑娘和你好歹也是有不可告人秘密的哎,你竟然第一封是给刘章的!

    貌似你俩说有交情的都过分吧!

    就连刘章自己,都满头雾水,然而拆开信封的刹那,他却惊住了。

    “这……这是!”

    “怎么了?”

    目光瞥去,一向沉稳的程立江也愣住了。

    净心决!

    “心守丹田、静如止水、可破恨障……”

    “冥想时牢记此心决,两月之内,定可恢复!”

    惊呼未落,就连夏傲鸿都怔住了。

    “玄级上品武技,错月隐龙!”

    “院长,云兄留下的枪法,貌似比你教给我那两招底牌更厉害哎?”

    “还有我们俩的,这可是难得的双修剑法啊!”

    “穆恩导师,你快看看,这是不是劲刚掌最后一式的秘籍?”

    “这,这些……都是云千秋留下的?!”

    一时间,所有人都懵了。

    想到少年默不作声离去的背影,夏傲鸿再望向信奉上的武技,眸中尽是震撼!

    与此同时,王城郊外的马车上。

    云水柔本来正望着窗外的景色,准备离开之前再好好欣赏一番,却感觉香肩被人倚靠住。

    目光瞥去,只见平时精神抖擞的云弟,保持着盘膝冥想的姿势,竟然……

    传来了细微的鼾声!

    “云弟,你怎么了?”“没什么,昨晚睡不着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