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5章 帝王日记
    ,精彩小说免费!

    “日记有什么好看的……”

    说实话,云千秋确实没想到,堂堂一代帝王,竟然还有写日记的爱好!

    不过日记这等爱好,貌似和实力境界都不挂钩。

    只顾着翻阅剩下的百本书籍,在旁的云水柔见状,樱唇嗔怪地一嘟,干脆自己品读起来。

    不得不说,居明帝王的字迹很具刚毅。

    云水柔虽看的入神,但云千秋倒没多大兴趣。

    要知道日记这东西,尤其是大人物,闲来没事谁会把重要的秘密写入其中?

    脑子都够用了,还非得写出来?

    难道就不怕被外人发觉,泄露秘密么?

    “寅丑年七月,父皇赐予这本日记簿,告诉我若有烦心之事,可写入其中。”

    “不过父皇再三叮嘱,一旦动了字迹,那这日记薄任何人都不能翻阅,包括父皇自己。”

    前边几页还有些潦草的字迹,明显是居明帝王儿时,还未立储时写下的。

    尽管只是寥寥几句,其中记载的故事并无曲折,甚至有些枯燥,但云水柔看的仍旧津津有味。

    “六岁生辰,父皇在宫中大摆寿宴,并让我拜剑持大人为师,从今以后学习武技……”

    “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别的皇兄皇弟,每天都能锦衣玉食,而我要黎明就扎马步,这真是一个皇子所为么?”

    “我很讨厌剑法,但剑持大人,哦不师父却极为严格,丝毫没有别的文武臣子对我的尊重……”

    “十岁,我觉醒了金鬃狂狮武魂,第一次见父皇那么高兴,甚至说什么,要立太子?”

    随着日记的翻阅,云水柔貌似能感受到居明帝王从懵懂幼儿一步步成长的经历。

    不知不觉,少女看向那具枯骨的目光,多出几抹敬畏……

    “云弟,不如咱们把居明帝王葬了吧?”

    这突如其来的要求,让云千秋很是意外。

    不过转念一想,少年并未多言,走入结满蜘蛛网的偏殿当中,收拾片刻,才将金棺安置好。

    而此时的日记,也被云水柔翻了一半。

    “戊亥年六月,父皇驾崩,举国哀鸣!”

    “父皇陨落之前,将玉玺交给了本王,还交给了一张歌颂帝国前任盟主的赞词……”

    看到此处,云水柔柳眉微蹙,略感悲伤。

    然而当她翻到下一页时,娇躯却如遭雷击似的,美眸满布惊错。

    “彻夜坐于父皇书房当中,记得那句交代,要让本王将这张地图残页交给现任盟主,为帝国换取利益……”

    “或许从明天开始,本王要称自己为朕了。”

    “云弟云弟,你快过来!”

    望着还不甘心,在旁仔细翻阅着书籍的少年,云水柔婉音中满是焦急。

    这貌似就是云弟要找的地图残页啊!

    剑眉微蹙地凑到近前,云千秋刚准备开口,却顿时被日记上的字迹惊到了。

    尼玛,地图竟然真的流传了下来!

    关键是,堂堂一代帝王,为毛要把这种事写到日记里边啊?

    难道居明还怀揣着一颗少女心?

    云千秋着实意想不到。

    难道居明就不怕他死之后,日记落到像自己这等外人手中?

    “往后翻,看他写了什么!”

    “嗯!”

    重重点头,云水柔感觉自己的心跳加速了。

    “朕痛思三日,决定将地图残页伴随父皇一同葬下,我红莲帝国每寸江山,皆是历代先祖抛头颅洒热血换来,无缘无故,何必讨好联盟?”

    “有朝一日,希望平儿能超越朕,将地图集齐,独掌雷灵!”

    后边的内容,云千秋已经没心情关注了!

    原来雷灵的地图,曾经流传到居明手上,结果他丫又拿来给他父皇陪葬了!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居明帝,您这写日记的爱好,还真够让人无语的啊!

    云千秋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地图残页的下落,竟然会从日记当中找到!

    若不是水柔姐闲来没事当故事看,估计自己早把日记扔到一旁了!

    “云弟,这是你要找的地图吧?终于有线索了……”

    看得出来,云水柔很是替少年高兴。

    只是短暂的欣喜过后,云千秋心底却不断告诉自己冷静!

    毕竟现在,日记的真伪,还没能够确认!

    皇陵当中凶险无比,连随处可见的雕像,都暗藏着杀机,谁敢保证这日记不是一处陷阱?

    再者说了,没亲眼见过,他很难相信,堂堂一代帝王会有写日记的爱好!

    而且还把这么重要的事记录其中!

    “云弟,你怎么了?”

    见云水柔好似不解自己为何沉默,云千秋才笑了笑,摇头道:“没什么,让云弟看看日记。”

    想要确认日记的真伪,必须从头翻阅!

    皇子的内容,云千秋没觉察出什么反常。

    而那略显潦草的字迹,确实很像孩童所写。

    往后看去,居明帝王的日记,并非记录琐事,而是关乎自己的成长,越往后,相隔的日期便越久。

    然而让少年星眸凝重的是,居明帝王十岁那年,被他父皇送到国子监,拜书画大贤为师,练习字画。

    而再往后,便是冬至时期,国子监的考核,居明拿了第二名,被他那位从小喜好书画的姐姐比了下去。

    从此处看去,字迹变化很大!

    先前的潦草,已经变得有几分龙腾虎跃之势,明显是帝王字迹的雏形!

    看到此处,对于日记的真伪,云千秋已经信了大半。

    不论是从叙事的口吻,还是字迹的成长来看,这确实是一位帝王的成长史。

    而且孩童时期,还有不少错别字。

    若真是陷阱,那只能说伪造日记的人太精明了!

    这也不怪云千秋这般多疑,毕竟得到线索的方式,实在有些哭笑不得……

    “云弟,你看出什么来了么?”

    听得云水柔的发问,少年并未着急回答,而是仔细翻阅着先皇驾崩之后的内容。

    按理说,如果真是陷阱,那后边绝对会出现破绽。

    但是越看,云千秋越觉得……

    居明,并不想当一代帝王!

    从他字眼间,仿佛都能看出,他向往的,是成为一名武道高手,云游四方,无拘无束。

    甚至写到后边,居明还自己感慨,好似理解父皇当时给他日记薄的良苦用心。所谓三岁看小,七岁看老,居明的父皇,很可能是发觉了前者的武道天赋,却担心他的性格,才会从小用这样的方式让他宣泄坐在龙椅上受到的束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