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8章 傻眼
    ,精彩小说免费!

    “哥,你就这么盼着我输啊?”

    望着青年满脸惊讶,云皓毅除了哭笑不得外,还有些郁闷。

    这还是自己亲哥么!

    怎么我挨了两拳回来,他还觉得对方手下留情了?

    只是那名为云皓彭的青年闻言,却险些惊掉下巴!

    这臭小子今天,竟然打赢了?!

    这如何能让他不惊讶!

    自家兄弟的实力,云皓彭再清楚不过。

    和庄御华打,能不让人扶着走回来,已经是超常发挥了。

    怎么今天,还能打赢!?

    “皓毅,到底是怎么回事?”

    足足愣了半响,云皓彭才颤声问道。

    将自己兄长目光中的不可思议收入眼底,云皓毅才一拍云千秋的肩膀,装出几分高人风范。

    “这次能赢,多亏了这位兄弟指点。”

    “不过呢,这也是你老弟我骨骼惊奇,虽然很久没动用流云踏月了,但却没有半点生疏……”

    骨骼惊奇?

    奇个屁啊!

    你那点天赋,我还是不知道啊!

    虽然这么说有些打击亲兄弟,但在云皓彭看来,前者的天赋,只能说是一般。

    依靠着从小勤奋苦练,才勉强能在皇城后俊当中有一席之地,但顶多算是不辱御林府的血脉。

    “你用了几招才赢?”

    “一招啊!”

    “噗!”

    云皓彭闻言,险些吐血!

    就连身后的几十名武者,都满是瞠目结舌。

    一招!?

    皓毅少爷,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说实话,他们宁可相信云皓毅是打了自己两拳回来说谎,也不相信是赢了擂台!

    更何况,还仅用了一招!

    这得是多逆天的见识才能如此指点啊!

    最关键的是,一招想赢,那也得云皓毅能施展出来才行!

    云皓彭可以肯定,就算是庄御华站着让他打,哪怕动用后者最强的武技,也未必能瞬间获胜!

    而且细细回想,皓彭说的,貌似是什么……

    流云踏月!

    那不是给府上护卫修行的武技么!

    别说能赢庄御华,光是想想就够丢人了!

    然而还没待云皓彭开口,却听云皓毅身旁的护卫叫嚷起来:“皓彭少爷,这是真的,我们都亲眼所见!”

    “没错,一招取胜,直接给庄御华打跪了!”

    “不信的话,你可以派人去问啊!”

    “你们……”

    你们商量好编谎话的吧!

    摇了摇头,云皓彭才勉强平复了凌乱的心情,打量起在旁的白袍少年。

    光是瞥了一眼,他就更加肯定云皓毅是在说谎!

    就这筑灵中阶的小子,武道的造诣别说和自己相比,估计连府上的亲卫队长都比不过。

    就他,还能指点获胜?

    “皓毅啊,咱们俩是亲兄弟,就算你输了,为兄也不可能笑话你,但是你不能侮辱我的智商啊!”

    就算你真想假装自己赢了,好歹也去玄武殿找个厉害点的高手啊!

    这从未见过的少年,算是怎么回事?

    轻咳两声,终究是碍于颜面,云皓彭才无奈道:“敢问兄弟名讳……”

    不管如何,这小子应该是被皓毅拉来骗人的,总不能数落人家吧?

    然而让云皓彭没想到的是,自己话音未落,就听少年轻笑道:“在下云千秋。”

    反正都到了门口,也没必要再隐瞒了。

    扫视一眼众人,云千秋才缓缓道:“也就是你们所说的少主,这次回来……”

    好似想到什么似的,他话锋一转,问道:“对了,现在府上还是天龙家主掌权么?”

    记得自己探知的消息,似乎云天龙在这御林府中却也是内忧外患。

    虽只是流言蜚语,但谨慎点总没错。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回答自己的,却是一片沉寂……

    站于云府门口的几十号人,完全傻眼了!

    包括云皓毅在内!

    大哥,你说你是我们御林府的少主!?

    你咋比我那兄弟还能撒谎呢!

    还问是不是天龙伯父担任家主?

    你确定不是猴子派来搞笑的?

    说实话,众人还是第一次碰到有人敢冒充少主的!

    就算云府如今大不如前,但我们的智商可没下降到让人随便哄骗的地步啊!

    甚至于,也是遇到的是他们这一房,若是遇到其他几房,单只是以防万一,恐怕都会灭了面前这小子!

    “兄弟,你这玩笑开过了吧?”

    愣了良久,云皓毅才回过神来,急忙拉扯着少年的衣角。

    你帮我一回,我云府肯定好生招待,但要想把你当成少主,貌似有点过分了吧!

    天龙伯父虽然说过,他有一个子嗣,且也仅有这一个子嗣,名唤云千秋,算起来,的确能够称之为御林府云家的少主。

    但那毕竟只是顺口提过,却从未正式在任何场合宣布过。

    这还是因为他们这一房本就忠心于云天龙,云天龙才会将这般机密告知。

    似乎云千秋也理解众人的质疑,所以也不多说,直接从灵戒中取出一枚令牌。

    “喏,若是不信,大可拿去给家主过目。”

    望着那雕刻纹路着实有些粗糙的令牌,尤其是看到‘少主’二字时,云皓彭无语了。

    看看自己的令牌,前边是云字,后边刻着身份。

    但是论雕刻论修饰,貌似比你这精细一百倍啊!

    不过犹豫过后,云皓彭也不敢一脚把眼前这疑似少主的少年踹出去。

    毕竟事关重大,必须得请家主亲自出来!

    “你等着,我去叫伯父出来!”

    刚想转身,云皓彭却想到什么:“不对,现在貌似是天龙伯父的午茶时间,不让外人打搅。”

    “额……”

    姐弟两人也是无语了。

    虽说以前父亲也爱喝茶,但还没较真到不让人打扰品茶的地步啊。

    “不如这样,我亲自去见他。”

    几人面面相觑过后,也只能点头答应。

    一行人浩浩荡荡,往云府后院走去。

    路上,不少长辈都闻讯赶来,望着和云皓彭并排而行的少年,指指点点,然则云皓毅和云皓彭却下了封口令,谁也不许说出云千秋的名字。

    就算遇到实在不能推脱之人的询问,也只是说,云千秋指导云皓毅赢了庄家三少,云皓毅觉得云千秋是个人才,想要留在府中。

    这般说法,虽说并不能打消那些人全部的疑虑,但毕竟也算是暂时蒙混了过去,不至于阻拦住几人不许入内。

    片刻之后,云府后院。

    “家主,小人有要事禀报!”

    放眼望去,站于一处庭院,双手负背望着湖中鲤鱼嬉闹的中年,古井无波的脸上,扬起几抹不快。

    饶是如此,也丝毫未影响他五官之间的刚毅与英俊。“我不是说过,未时之前,不准任何人进来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