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8章 出场
    ,精彩小说免费!

    说话的是平敏,她俏脸愠怒,实在不明白,这一个跋扈张狂、一个倨傲高冷的姐弟,为何总是会针对自己!

    云大哥的擂台,因为姬无双的武斗,楚俊雪前去观战没什么,可现在却又过来……

    是想看自己出丑的么!

    而楚俊雪闻言,也不回答,只是默默站于一旁,不理会众人惊艳的目光。

    云千秋沉默片刻,剑眉才舒展:“别在意,你只需专心武斗就行!”

    正当此时,却听身后传来一阵讥笑。

    “呦,没想到传闻竟然是真的啊!”

    放眼看去,只见远处走来一位面容不屑的青年。

    青年身形瘦高、身穿锦云腾雾的黑紫武袍,正是霄云帝国的张楚!

    “我听同伴说,自己碰上了这场选拔最弱的对手,还以为是谣言,现在看来,本皇子的运气还真是好到爆啊……”

    狞笑间,张楚还不忘打量着平敏,丝毫不遮掩目光中的炽热:“通玄境,谁给你的勇气来参加选拔的?”

    此话一出,原本正沉浸在楚俊雪的冷艳容貌的众人,顿时惊得瞠目结舌!

    虽然认出了云千秋,自然知晓身旁的两女是雷炎帝国的同伴。

    可众人只是以为,参加武斗之人,是少年身旁的秋月!

    至于平敏……

    众人简直怀疑自己的灵识出了问题!

    足足愣了良久,直到众人确信眼前的少女绝对是通玄初阶无疑,才惊呼出声。

    “雷炎帝国的人是相进玄天宗想疯了么?通玄初阶就敢来参加武斗!”

    “先别急,或许此女身怀隐匿修为的秘宝也未必!”

    “虽然容貌身材实乃少见,可武斗又不是儿戏……”

    正当此时,就见一位身形魁梧的青年,在几位模样俊俏的侍女簇拥下,也赶到了擂台。

    “俊雪公主也在?雷炎帝国的人,哼哼,竟然还有胆量来参加武斗,真是不怕死!”

    来者,正是颜功!

    他比张楚半步,也和众人一样,以为自己的对手是云千秋身旁那位神色间显得幽哀的少女,结果没想到是那通玄境的美女!

    被对手如此轻蔑,再加上楚俊雪在场,平敏怎可能不怒?

    然而就在她紧咬贝齿的刹那,却见身旁的云千秋缓缓摇头。

    平敏见状,微微一愣,随后却樱唇微扬:“通玄境怎么了,我家云大哥能以通幽初阶赢下单阳晖等人,我赢下你们两个很难么?”

    婉音入耳,反倒让张楚两人愣住了。

    这女人也太狂了吧!

    先不说云千秋能赢,占了多大的运气,最起码人家还有一头灵宠啊!

    你有么?

    再说通幽境和通玄境之间的差距,我们一掌就能拍死你!

    “哼,雕虫小技也敢启齿?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赢!”

    张楚冷笑,一旁的颜功却面色阴沉道:“张兄小心,雷炎帝国的人恐怕都狡诈的很,没准此女身怀秘宝,隐匿气息!”

    “隐匿?颜兄,你多虑了,就算真有那等秘宝,她又能隐匿多深呢?”

    张楚出身的霄云帝国,排名虽然靠后,但底蕴可要比雷炎帝国强多了!

    他堂堂世子,在霄云皇城见过最强的隐匿秘宝,也不过能隐藏两个小境界而已!

    就算这女人也有,哪怕再给她多算一阶境界,那不过通玄巅峰而已!

    在自己通幽中阶面前,无论如何都扛不住一掌!

    况且,雷炎帝国那种穷乡僻土,怎可能会有如此秘宝?

    “长相确实不错,可惜牙尖嘴利,颜兄,待会你我联手,通玄境,一招足以解决!”

    “没错,省的她耍什么花招,决不能像朱雀乙那场让她捡漏!”

    “呵呵,你说这女人会不会和云千秋的灵宠一样,把我等扑下擂台?”

    “噢?那我这根金刚杵,怕是得让她失算了!”

    两人灵识传音至此,想到某只专阴人命根的疾风兽,对视一眼,露出男人都懂的奸笑。

    正当此时,便见另外一位青袍散修也赶来过来。

    不同于张楚两人的轩昂,那人神色忐忑,云千秋瞥视刹那,便察觉出他和自己一样,只是堪堪突破通幽境。

    望向张楚两人时,青年目光躲闪,显得很是惧怕,快步往擂台走去。

    “走吧,该上场了。”

    将少年脸上那抹比阳光还温煦的笑意收入眼底,平敏烂漫一笑,扭过身时,俏丽的脸庞却变得冰冷。

    自从来到玄天城后,她在云千秋面前犹如温婉俏皮的少女,可对待外人,尤其是对手,始终是清冷漠然。

    “确认身份!”

    当执事接过玉牌刹那,不由皱着眉头打量平敏片刻,才示意其登上擂台。

    “奇怪,此女究竟身怀何等秘宝,连我都看不穿。还是真只是通玄境而已……”

    摇了摇头,执事不再多想,而平敏登上擂台后,也发觉了耳边的嘈杂不见,那双美眸闪过一抹清澈,便默不作声地站于擂台边缘,闭目养神。

    在武斗开始前片刻,也未见最后一人赶来,张楚趁机时机,灵识传音道:“颜兄,论境界修为,你我不相上下,皆是通幽中阶。”

    “原本以我二人的实力,进入玄天宗希望渺茫,可这次老天有眼,安排这么弱的对手,不如你我先联手将两人淘汰,再决一胜负,如何?”

    颜功闻言,神色不屑地瞥了眼躲着远远的那名散修,才答应道:“这主意不错,解决他二人,不费吹灰之力,至于你我谁能胜出,就各凭本事了!”

    “好!”

    如此轻易的联手,比起云千秋所经历的擂台,简直能用草率来形容。

    可在两人看来,这场擂台,也根本用不上多虑!

    因为通玄境的武者,别说联手,就算单打独斗,三招之内就能解决。

    而那堪堪突破通幽境的散修,也不足为虑,两人齐力,十息时间就能送他下擂台!

    不用担心受伤,也不用浪费底牌,便能解决隐患,谁会不乐意?

    此时,擂台旁的香炉已经燃到末尾,却迟迟不见最后一人的踪影。

    望着那轻风一吹就能燃尽的香尾,张楚不禁冷笑:“该不会是怂场了吧?”

    颜功见状,也感到窃喜:“这样最好,少一对手,便少一麻烦。”

    烦字落毕,香炉烧尽。放眼望去,哪有第五人的踪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