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6章 使诈
    ,精彩小说免费!

    话音未落,擂台之上的气氛顿时变得凝重,但却没有剑拔弩张的沉寂。

    因为除了平季之外,那两人完全都不敢动手。

    甚至有一人,已经悄悄往擂台边缘跑去。

    而程均宇望着平季目光中的恨意,竟犹如散步般双手负背,目空一切地缓缓走向后者。

    “看你一副想咬死本少爷的样子,不会是喜欢上秋家那个贱女人了吧?”

    不屑地望了另外两人一眼过后,程均宇嗤笑道:“可惜就你这种废物,别说替她那死去的爹娘报仇,连自己的命都得搭上!”

    说话间,另外两人已经跳下擂台,窜出人群。

    望着缓缓走近的程均宇,平季双手握拳,浑身竟燃起鲜红色的灵力!

    灵力似血,充斥着决然与暴虐!

    “轰!”

    乾元焚血拳!

    只见平季的拳锋好似被血气包裹,逐渐凝成一只凶悍嗜杀的猛虎,令空气都为之战栗!

    感受着那澎湃的力道,不少围观的人,都不禁感到惊讶。

    这种力道,绝不是通幽初阶能拥有的!

    执事双眼微眯,心中暗道:“这一拳之力,竟能媲美通幽中阶!”

    足足两鼎之力!

    尤其是感受着平季仍旧是通幽初阶的气息,着实出乎预料。

    而程均宇见状,眸中掠过一闪即逝的诧异过后,狞笑却更为狂妄。

    “这就是你自以为能英雄救美的底牌?力道不错,可惜……”

    “速度太慢了!”

    话音未落,程均宇的身形便骤然化为残影!

    而那血红灵力凝成的猛虎将周围几米的空气轰出阵阵激荡时,程均宇,早已出现在平季身上!

    “嘭!”

    毫无灵力波动的一拳!

    然而落在平季胸膛,却如鼎压身,令他不禁身形微弓,脸色涨红。

    “嘭!”

    又是平平无奇的一脚,却直接将平季踩在脚下!

    细细看去,连他周围的石板,都升出了碎痕。

    实力上的差距,难以弥补!

    围观的众人从平季所爆发的力道中回过神后,皆发出失望的哼咦声。

    力道确实出乎预料,但也不过仅有两鼎而已。

    完全没法和程均宇相提并论啊!

    最关键的是,就你丫的速度,连程均宇的衣角都摸不到!

    脚尖猛踩,便听到平季胸骨传来渗人的断裂声,而程均宇仿佛也很享受折磨弱者带来的快感,并不多言,只是嘴角扬着狞笑往台下看去。

    程均毅见状,阴冷一笑:“看见了没有,只需要一脚,那废物的命就由我说了算。”

    话音落毕,他便用灵识传音道:“再问你一遍,秋家的秘宝,交还是不交?”

    云千秋闻言,脸色淡漠,却并未回答,身旁的平敏贝齿紧咬,显然陷入了艰难的抉择当中。

    就在此时,却听少年淡淡道:“你只需要记住两句话,就算把秋月和秘宝都给他们,程均宇也不会放过咱们……”

    “还有,你是他姐姐,无论何时,都要相信他。”

    望着少年那深邃如海的星眸,平敏愣住了,正当此时,却见程均宇对着擂台摇了摇头。

    “嘭!”

    又是轰然一脚踩下!

    “噗……”

    平季口中吐出的鲜血中,甚至还夹杂着骨渣。

    “现在,我不仅要那贱女人和秘宝,还要你跪下来求我!”

    云千秋此时,已经剑眉微蹙。

    但是对于程均毅的话,他仍旧当中狂吠。

    尽管平敏那双美眸已经泛红,但少年却极为冷静。

    答应与不答应,程均毅都不会放过自己。

    与其央求别人高抬贵手,倒不如拼命一搏!

    这个道理,云千秋明白,他也相信平季清楚!

    然而就在此时,却听擂台传来一阵气若游丝的求饶。

    “放,放过我,我都告诉你。”

    放眼看去,平季满是畏惧,甚至还有一抹不甘。

    程均宇见状,直接不屑地吐在平季脸上。

    “我还当你有点骨气,没想到这么不禁打!”

    此时,程家众人满脸狂笑,就连程均毅都是如此。

    他看得出来,平季绝不是再骗自己。

    因为就凭三弟的力道,再来一脚,就能要了他的性命!

    “怎么样,你现在应该知道,凭你们这种废物,根本不配和我斗!”

    平季咳出两口血痰,颤声道;“姐、云大哥,我撑不住了!”

    “什么!?”

    平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两天之前,他不是还说过要为秋月报仇么!

    他不是还求云大哥给了他武技么!

    现在,竟然屈服在程均宇的脚下!

    “平季,站起来,你若是个男人,就给我站起来!”

    平敏的嗓音嘶哑了。

    然而平季却仍是满脸惨然:“姐,我真的扛不住了,你快求求程少爷,让他高抬贵手,饶我一命吧……”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也感到深深的不屑。

    废物!

    彻头彻尾的废物!

    不仅自己丢人现眼,竟然还让自己的姐姐求对手饶命!

    而擂台边缘的少女看在眼里,眸中却满是失望。

    灵药师公会的前辈有事,她便赶来了擂台。

    从平季上场,秋月就一直躲在角落。

    她没想到,平季看似成熟了,实际上,也不过虚有其表而已。

    她不怪平季,毕竟每个人最珍惜的,都只是自己的性命。

    只是回想到两天前那在月下起誓的一幕幕,秋月觉得很是恶心。

    “果然,他只是个毫无血性的懦夫么……”

    唯有云千秋,始终双眸淡漠,面无表情。

    唯有程均宇踩在平季胸膛的那只脚抬起的刹那,少年的星眸中闪过一抹期待……

    然而就在秋月准备扭身的刹那,却听擂台当中传来一阵爆吼!

    “我认输你妈!”

    “轰!”

    只见擂台之上的空气,弥漫着血色的激荡!

    平季整只右臂的衣衫,已经破裂了。

    正因为如此,才令众人看清臂上那犹如炼狱的血红!

    一拳打出,方圆十米的空气,深深战栗!

    程均宇根本没有想到,被自己踩在脚下,不惜众目睽睽下求饶的废物,竟然能在顷刻间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力道!

    那浑厚的力道,让程均宇身形重重倒飞出去。身在半空,他便见自己胸膛的衣衫好似被沸腾的热血灼烧一般,破裂为齑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