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4章 不知悔改
    ,精彩小说免费!

    “嗖……”

    直到被男子接住,韦志勋还好似梦游一般。

    而在场众人,也各个瞠目结舌,满脸骇然。

    尤其是楚俊峰等人,险些惊掉下巴。

    韦志勋,这就被淘汰了?!

    才上了三阶!

    比高正雅还弱!

    这可是雪鹰帝国郡王府的天才啊!

    足有通幽高阶啊!

    况且楚俊峰就算再傻,也不可能当众吹嘘韦志勋啊!

    然而他没想到,自己仅仅实话实说,却被这与自己和雪鹰皇城关系匪浅的世子打了脸!

    你丫是不是听见本皇子夸你,膨胀了啊!

    还是存心和我过不去!

    膨胀与否另说,但满脸绝望的韦志勋,就算和楚俊峰过不去,也不可能拿自己进入玄天宗的机缘开玩笑啊!

    三阶,仅仅三阶。

    就被玄天玉阶震飞出去了。

    这绝对不可能!

    想自己勤修武道,从未有过懦弱之举,可为何连高正雅都不如!

    “馆主大人,我绝不可能只踏上三阶,想我韦志勋武斗赢的干脆利落,怎会连高正雅都……”

    此时的韦志勋,拉扯着祝正罡的衣袖,神色癫狂,眸中尽是惊骇。

    这般失礼的举动,众人看在眼里,不禁眉头紧皱。

    楚俊峰本有心提醒,却被身旁那清冷的眼神阻拦……

    “松手吧,你已被淘汰,现在便可离去。”

    轻叹口气,祝正罡指尖看似平淡无奇地一抬,原本拉扯着他衣袖的韦志勋便摔倒在地。

    先前救下他的男子见状,便准备令其离去,却没想韦志勋抢先一步,再次拽住祝正罡的裤脚。

    “馆主大人,一定是这玉阶有问题,一定是的,我怎可能这么轻易就被淘汰……”

    众人看在眼里,啧啧摇头。

    淘汰了就被淘汰了,这幅输不起的样子算怎么回事?

    当然,更多的人只是感到疑惑。

    这般模样,虽然比高正雅激动,但却情有可原。

    毕竟被玉阶震飞,便已是无缘玄天宗,更何况连高正雅都能踏上四阶,比其修为高出一阶的韦志勋却止步三阶,谁人能淡定?

    虽然举止着实失礼,可经历这般噩耗,谁还没个癫狂的时候?

    然而却没想到,就因为刚才那句话,却让原本肃然的祝正罡脸色一沉。

    “哼,不知悔改!”

    冷哼落毕,便见祝正罡脚跟微微抬起,落地之时,一道无形的气浪,瞬间将韦志勋震出几米!

    “先前本馆主念你还有几分天赋,便给你几分薄面,谁知你非但没有自知之明,还变本加厉!”

    俨然,祝正罡此时有些恼怒。

    玄天玉阶闪烁的字符代表何意,他身为馆主,确实能看得出来。

    但看得出来,未必要明说。

    高正雅是第一人,他自然要解释。

    可这韦志勋,踏上玉阶那几秒,尤其是被震飞的刹那,心中便早已知晓了何处不足。

    自己有心顾忌面子,却还死缠烂打,真当玄天馆主没有脾气?

    祝正罡城府沉稳,轻易不动怒,可一动怒,便是雷霆万钧:“你确实有武道天赋,也肯勤苦修行,但你为的却是与他人攀比炫耀,居心叵测!”

    “武道之路,有所追求是人之常情,可为了追求奢靡虚荣才肯修行,本末倒置,误入歧途!”

    “你说高正雅不如你?他刚才落下擂台,也不过是以伤势为由,自欺欺人,此乃懦弱之举,但你却质疑我玄天宗先贤倾心血所铸玉阶,非但欺骗,还狂妄至极!”

    一字一句,犹如平地炸雷,令韦志勋听得胸口沉闷,气血翻涌:“未进宗门,就如此不敬,我玄天宗怎会要你这等无礼竖子!?”

    “再看你面容泛蜡,明显是肺阳耗损,赢下武斗这几日,想毕天天喧淫取乐,一点微不足道的成就,就让你得意忘形,卑劣至极!”

    话音落毕,祝正罡脸上的阴沉才消散几分,但眸中却升出难以直视的威严:“自以为出身高贵,就能轻易进我玄天宗者,他便是下场!”

    “噗……”

    场字响彻,韦志勋脸色惨白,口吐鲜血。

    震惊!

    无比的震惊!

    先前还浑然不知的众人,此时满脸错愕。

    然而错愕过后,再看向韦志勋的目光没了怜悯,有的只是鄙夷。

    活该!

    本来以为你人品不错天赋也不错,没想到如此卑劣!

    人家高正雅说到底也只是撒谎,你丫竟然怀疑玄天玉阶有问题?

    馆主大人没一掌拍死你就不错了!

    再看韦志勋,擦拭着嘴角的鲜血,满脸恼羞成怒。

    他只感觉,自己平生的劣迹,好似全部被人知晓。

    在雪鹰帝国,他何止受过这般打击?

    然而还没待韦志勋开口,便见楚俊雪美眸一凝:“丢人现眼的东西,还不滚!”

    感受着那冰冷漠然的气势,韦志勋身形一颤,却终究只能狠咬着牙关离去。

    “不让我入玄天宗,我韦志勋将来的实力也不会比别人差!”

    说罢,就在数千双目光下,韦志勋怒气冲冲地离去。

    楚俊雪看在眼里,寒意更甚:“死不悔改,真是辱没我雪鹰帝国!”

    说罢,才面色诚恳地对祝正罡躬身致歉道:“馆主大人息怒,我雪鹰帝国风气不正,俊雪给您赔罪。”

    背对楚俊雪,祝正罡只是淡然地挥了挥手,便不再多说。

    此时,全场沉默,就连玄天馆男子都脸色古怪,一时间不敢宣布下一人。

    韦志勋被当众呵斥,却无半点悔改,甚至离去前还满腔自负,不值得同情。

    可在场众人,几乎都是皇室贵族出身。

    扪心自问,比起韦志勋他们又强了多少,恐怕只有自己知道。

    尤其是祝正罡最后那句,看似是在针对韦志勋,实际上是在告诫众人。

    玄天宗,才是这片地域的霸主!

    以为出身顶尖帝国就能稳进宗门,痴人做梦!

    至少这一次选拔,想都别想!

    而楚俊峰此时,可谓是脸色最难看的。

    因为刚才那顿狗血淋头的训斥,他反省过后,发现自己并不比韦志勋强多少啊!

    尤其是韦志勋从赢下武斗后便沉浸青楼,乐不思蜀。若不是这次有二姐看着,没准自己也就跟着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