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1章 登场
    ,精彩小说免费!

    “我怎么忽然感觉鼻子好酸啊,云大哥~”

    刚摇头过后,云千秋便被平敏那美眸微红的模样吓了一跳。

    我去!

    你也太感性了吧!

    虽然这一对的故事,确实坎坷动人。

    但你看向我那幽怨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好像洞房之夜却发现新郎不举似的!

    惊诧过后,少年才嘴角露出一抹调戏少女时才有的玩味:“放心,到了宗门之后,我就找我师父要一套双修功法,如何?”

    “双修功法?”

    平敏闻言,才露出抹喜色:“是不是那种男女之间越情深难舍,越厉害的功法?”

    本以为能直接打住话题的云千秋见状,更是一惊。

    敏儿,你的耻度暴涨的也太快了吧!

    换做以前,撩阴腿早就踹过来了啊!

    奈何这点场面,对少年来说不足称道:“何止是两情相悦,还有阴阳中和、鱼水交融之道,厉不厉害,想不想练?”

    终于,平敏就算在云千秋面前开朗许多,但奈何少女羞涩,嗔怒道:“你还是和疾风兽练去吧!”

    “……,人 兽双修也得等那懒货化为人形再说啊!”

    最后一句,只是少年心底自我调侃。

    然而刚才打情骂俏的一幕,却让周围暗中投来的目光更为嫉妒!

    双修!

    双修你个鬼吧!

    就你丫这种货色,以后连给平敏提鞋都不配!

    第二道选拔,已经过去大半。

    除了高正雅两人之外,之后众人的表现到还算不错。

    三百人中,仅淘汰了一百人。

    当然,剩下的人,也只是止步第五层玉阶。

    尤其是楚俊峰,刚抖如筛糠地踩到第五阶,身形被倒飞出十几米远。

    祝正罡的评价,丝毫未留情。

    “念你还能分清大是大非,天赋又不错,这道选拔算是通过,但久居奢靡,性格堕傲,今后若是入宗,本馆主必让你师承长老严加管教,否则难堪大用!”

    严声厉色之下,平季还唯有鞠躬道谢,感恩戴德。

    要是他这雪鹰帝国皇室直系被淘汰了,那丢脸才叫丢大了!

    此时,仅剩寥寥几人未曾上场。

    楚俊雪那玉足立于七层玉阶的惊艳成绩,还是没有人能打破。

    在众人看来,楚俊雪,才是这一代的天骄!

    然而正当此时,却听男子喊道:“下一位,云千秋……”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完全不输给诸葛云上场时的躁动。

    “云大哥加油,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叫站在玉阶巅峰的男人!”

    “云大哥,连我都能站于六阶,你肯定能登临更高的玉阶。”

    然而平敏几人的鼓励,很快便被周围众人的奚落彻底淹没。

    你丫终于要上场了啊!

    我们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待会看你飞出十几米远摔成猪头,还会不会像武斗的时候那般厚颜无耻面对平敏郡主!

    此时,除了嫉妒之外,其余众人,则是对云千秋感到不屑和不耻。

    你和谁有婚约我们不在乎,但就你的为人?

    说实话,命令灵兽咬人下体,这也配称作武者?

    就这种人,怕是和韦志勋差不了多少!

    再说天赋,当时目睹了云千秋报名的众人,也议论起来。

    当时他不过通玄巅峰而已,那等境界,有个屁的天赋啊!

    在雷炎帝国或许是天才,但在玄天宗,根本连门槛都不够!

    而且一夜突破,明显依靠了灵丹!

    服用灵丹,便有杂质。

    再说杂质多少,也和武者所修行的功法有关系。

    先不论这家伙吃了多少灵丹拔苗助长,就说雷炎帝国那等穷乡僻土,能有什么高深功法!

    别的不说,单论功法,绝对是在场最垃圾的!

    已经登临玄天玉阶的人虽然无法形容,但那种躯体每一处角落都好似针扎锤凿,想毕便是杂质阻碍!

    而这家伙的阻碍,只会比自己多得多!

    跟有甚者,已经灵识传音戏谑道:“喂,你们待会这家伙会不会刚踏上去就被轰飞?”

    “踏上去?没准刚靠近,玄天先贤就无法忍受他那等卑鄙!”

    “就是,韦志勋虽然狂妄,但起码不算卑鄙。”

    这种偷袭人命根子的家伙,若是真进入玄天宗,那宗门的颜面可算丢到家了!

    在旁的祝正罡抬头看了一眼,便望向名单上的最后几人,捋须道:“这次玄天玉阶,恐怕要属楚俊雪的成绩最好了。”

    “是啊,登临七阶,恐怕咱们这一代当中,能做的人屈指可数。”

    目光中泛着几抹回忆,才见祝正罡摇头道:“何止是屈指可数,上任馆主传位于我时,明说过他祭出的那次玄天玉阶,就连之前那位,也没有过登临七阶的记录。”

    男子闻言,看了眼楚俊雪,轻笑道:“如此说来,咱们玄天宗这次,也算振兴有望了?”

    祝正罡听后,并未流露多少喜色:“振兴与否,也要多年以后才能见分晓,不过这一代弟子,至少不会辱没宗门传承。”

    说话间的功夫,云千秋已然站于玄天玉阶前。

    那张英俊绝伦的脸庞波澜不惊。

    只是暗地里,将嗜灵寒炎压抑。

    百花之体能让玉阶特殊照顾,火灵没准也可以。

    但这东西,是可以被夺的!

    众目睽睽之下,云千秋不得不谨慎。

    而就这喘息间的片刻,周围已然响起不耐烦的催促。

    值得一提的是,除却平敏三人外,楚俊雪那双清冷的美眸,也隐约多出几分期待。

    不论其他人的目光戏谑与否,至少云千秋踏步的刹那,万众瞩目。

    只见那纤尘不染的裹云流彩靴落下,赫然站于第一层玉阶之上!

    第一阶,登!

    云千秋的脸色,丝毫未变!

    但他感受的清楚,自己脑海中,闪过一道懵懂的画面。

    画面很模糊,丝毫不给他看清的机会。

    但少年好似觉得,貌似是有位白袍老者倒于血泊,命不久矣,血泊中放着一本古朴的功法,自己左手握着灵丹玉瓶,右手则是寒芒闪烁的兵刃。

    “这是要考验我的良知么?”

    绞尽脑汁,才勉强猜忆画面的内容。

    而且,丝毫不给人反应的时间。玄天宗先贤呕心沥血之作,自然能直接拷问内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