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6章 忠诚
    ,精彩小说免费!

    “登,登上去了?”

    “还没有被轰下来,这怎么可能!”

    “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众人眼前,云千秋不仅登上来了,而且还脸色平淡,丝毫不显踉跄!

    这尼玛怎么可能!

    就这种投机取巧的家伙,竟然一心向往武道,心无旁骛?

    这和杀人不眨眼的强盗说自己心怀慈悲有什么区别?

    别说追求武道极致,这家伙恐怕连武道二字都不配说吧!

    你见过哪个武者让灵兽袭人不耻之处的?

    天底下哪有这种武者!

    玄天玉阶绝对是坏了!

    就连祝正罡,此时都这般认为。

    然而足足怔了半响,也不见云千秋被轰下!

    鸦雀无声!

    六阶!

    已经能和罗晨等人相比了!

    “不是吧,这都能登临六阶,那我们算什么?”

    众人瞠目结舌,就连祝正罡都不例外!

    因为他知道,这不是能和罗晨等人相比,可以说已经完全超越前者了!

    因为前者是在第六层玉阶被轰下的,而这名为云千秋的少年,竟然站的很稳!

    光是天赋和潜质能比众人高出一筹就够震撼了,最不可思议的此子对武道的追求,竟如此执着!

    恐怕也只有楚俊雪才能何其相比吧!

    可楚俊雪是什么人?

    众人眼中遥不可及的冰山女神!

    那种天之骄女,追求武道极致很正常,可此子……

    祝正罡忽然感觉自己根本不知该如何形容!

    玄天玉阶,绝不可能坏掉。

    而且就算是他,也不可能投机取巧通过考核,更不用说眼前的白袍少年!

    “难不成……此子乃是无欲无求,只问武道?”

    祝正罡猜不到,就连玉阶上的字符都给不出答案。

    也只有云千秋自己清楚,他并非无欲无求。

    他有云水柔,有平敏,还有林媚儿那些红颜知己。

    他有家人,御林云府在等着自己振兴。

    可谁曾敢断言,羁绊情感,就会阻碍武道的脚步了?

    他对云水柔动情,哪怕落魄至极,情也不变。

    同样,哪怕他登临武道巅峰,成为所有人眼中的神话,也依旧不改初心!

    若无一心追求武道之坚毅,怎有曾经叱咤万界之云皇?

    无数双目光,满是惊错。

    然而足足愣了良久,才见一人颤颤道:“就,就算一心追求武道又如何,可所作所为又未必是如此!”

    此话一出,众人才恍然点头!

    对啊!

    他这么想,又未必会付之行动!

    光有满腔抱负,却不肯为之努力,还不是白瞎!

    至于先前开口之人那语气中的自欺欺人,附和的众人自然没有在乎!

    哪怕是现在,他们也不会相信,这侥幸通过武斗的家伙会比自己强!

    不就是一阶么!

    而且还不过是在他们眼中可有可无的一阶!

    当然,众人这么想,也并非找借口。

    而是你别管我进入玄天宗是为了什么,是炫耀攀比也好,还是怎样也罢,总之……

    我境界比你高,实力比你强,就够了!

    至于你是否追求武道极致,关我屁事!

    再说了,就算你有心去想,也有心去做,又未必能做到!

    就好像一个双腿残废的人迫切想修行轻功身法。

    你没那个条件,再怎么妄想,也只是痴人做梦!

    至于武道至强?

    怕是连玄天宗掌门来了,都不敢夸此海口,更何况是这出身雷炎帝国的渣渣!

    众人不屑一顾,但诸葛云等人,却目光迥异,看向云千秋的目光充满战意。

    在他们眼中,好似又多出一位对手。

    而祝正罡收敛心思后,却脸色复杂,不知该说什么为好。

    众人的心思,他自然也能猜到。

    心是好心,可现实却未必如此。

    “不过此子心性上佳,天赋也不错,对武道的追求更是远超常人,若能入宗,正好合我那几位师兄的胃口。”

    心中轻喃过后,祝正罡却知道,云千秋能登临到此,已经是极限了。

    能和诸葛云等人相提并论,已经足够了。

    因为第七阶,根本不可能有人能登临!

    包括楚俊雪!

    若非她身怀不凡,也已经止步于此。

    可身怀不凡是人家的运气,旁人除了羡慕,根本抢不走。

    可惜,眼前这少年,运气没有好到万中无一的地步。

    正当此时,却听男子惊声道:“馆,馆主,他好像还想往上登!”

    “随他吧,有机会搏一把,自然不会放弃,你准备接人就是了。”

    此话一出,男子微微点头过后,却顿感纳闷:“对了馆主大人,这第七阶,不会还有先贤的考验吧?”

    “当然有。”

    微微一笑,才见祝正罡捋着胡须道:“而且是谁都无法通过的考验。”

    “你刚才也是这么说的……”

    被下属拿狐疑的目光看待,饶是祝正罡都不禁有些尴尬:“咳咳,此子确实出乎本馆主的预料,但你可知道第七阶的考验是什么?”

    “是什么?”

    男子还未开口,便见周围众人急忙问道。

    “登临玉阶之人,对玄天宗有多忠诚。”

    此话一出,众人恍然。

    怪不得馆主大人如此信誓旦旦,因为这等考核,完全不可能完美通过啊!

    是人皆有私心,包括铸造玄天玉阶的先贤也不例外。

    所以第七阶,考验的便是对宗门的忠诚。

    这次不用祝正罡解释,男子也知道原因,甚至心底还暗暗腹诽……

    这道考验,先贤还真够刁难的!

    要知道来参加选拔者,皆是出身各座帝国,从小受尽家族和皇室恩泽,自然对前者很是忠诚。

    更何况现在还没入宗,哪来的忠诚?

    “馆主大人,您说……若是那些襁褓儿时便被收入宗门的弟子,或者掌门和长老来此,能否登临?”

    祝正罡闻言,略加思索,才答道:“登临与否本馆主不敢肯定,但最终哪怕站稳,也会被轰下玉阶。”

    “为何?”

    这就让他感到纳闷了。

    这些人因为弱冠之年才进入宗门,自然不可能彻底忠心。

    但从儿时便机缘巧合进入玄天宗,从小受尽宗门恩泽教诲,怎可能不忠心?

    更何况掌门和那些长老,皆是为玄天宗呕心沥血,死而后已者啊!

    若是如此,那设立这道考核究竟还有什么意义!就算是那位铸造玉阶的先贤现在回魂,也未必能登临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