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7章 第七阶
    ,精彩小说免费!

    “世间没有绝对的忠诚,况且每个人衡量忠诚的标准都不同,所以第七阶的考核,并无真正答案。”

    祝正罡双手负背,好似在思索什么,又好似期待着少年登临七阶的结果。

    身旁的男子同样眉头紧皱:“既然如此,那这道考核是不是太偏激了?”

    偏激二字,虽然有辱先贤,但此时不仅是他这般认为,就连众人都暗暗点头。

    这算啥问题啊!

    我们虽然不敢保证把宗门看的比性命还重要,可貌似这点也没有什么不妥啊!

    然而话说回来,这玄天玉阶是玄天宗的,挑选对宗门忠诚者,也毫无问题啊!

    唯有祝正罡双眸细眯,意味深长道:“本馆主也猜不出先贤用意,唯一可能,便是此子对忠诚的认知,与先贤相同,才有可能通过吧。”

    既然世间无绝对忠诚,那若是以此为考核,也就没了意义。

    先贤对于忠诚如何考虑,以及设立此阶的意义,祝正罡琢磨不透,但他知道,云千秋能登临六阶,已经出乎自己预料。

    也该,止步于此了。

    不只是他,在场众人,都是这般认为。

    就凭这小子,也配揣测先贤的心思?

    而且还不是揣测,因为玄天玉阶能洞彻心底,丝毫不容作伪!

    要是这家伙真上去了,那岂不是馆主大人都要喊他一声师祖了?

    平敏等人,目光虽然期待,但脸上早已满布欣喜。

    云大跟能登临六阶,可是连诸葛云都超越了!

    此等天赋潜质,以后在玄天宗,绝对会声名显赫!

    至于这第七阶,登与不登,已经无所谓了。

    就算不如玄天宗先贤那般,又如何呢?

    而此时的云千秋,脸色仍旧平淡。

    祝正罡的话他听到了,自己是否能得到那位先贤的认可,他无法确认。

    而且登临六阶,这道选拔,已经足够了。

    于是乎,少年不再犹豫,直接迈步,踏于第七层玉阶之上!

    “轰!”

    就在脚尖落下的刹那,云千秋只感觉脚下猛颤。

    本来他都做好了被轰飞的准备,但低头看去时,却惊讶的发现……

    玄天玉阶在颤动!

    那阵阵低沉的轰鸣,正是从玉阶中传出!

    望着眼前的一幕,众人顿时吓傻了。

    然而转瞬过后,有人却暗暗窃喜。

    不会是这小子其实对玄天宗毫无忠诚,引得先贤震怒了吧!

    而且有此想法的人不在少数!

    要知道这家伙当初武斗的时候,为了赢,何等卑鄙手段没用上?

    他不是一心想要变强么?那很可能是为了目标,而不择手段,有朝一日连宗门都能出卖!

    这种人,先贤怎可能容忍?

    “呦,看来说他卑鄙还真不是假的啊,待会玄天玉阶不会直接拍死他吧!”

    “没准,别人上去,顶多是被轰飞,可是这家伙却引得玉阶轰鸣,绝对是先贤震怒的征兆啊!”

    “哼哼,什么勤勉什么浪子回头金不换,说到底只是个无耻小人罢了!”

    该,让你刚才得寸进尺,现在知道作死了吧!

    前三阶说到底和卑鄙无关,你丫侥幸过关了,差不多就赶紧下来算了。

    好不容易能和诸葛云他们成绩相当了,还要上第七阶,现在被先贤识破,看你怎么死!

    然而就在众人准备看好戏时,却见眼前闪过一道璀璨无比的光耀!

    “嗡!”

    玄天玉阶之上,道道古朴字符爆发出阵阵光芒!

    光芒之强,饶是以祝正罡的目力,都忍不住双眸细眯,以手遮挡。

    更不用说在场众人,只感觉双目一痛,霎时间好似失明。

    “这……这是要直接把那家伙斩杀么!”

    先贤果然是先贤,本来以为是被玉阶砸死,却没想到根本不用这么费劲!

    这等光束,站在玉阶上,绝对会被吞噬。

    然而就在众人双眸紧闭时,云千秋却丝毫感觉不到刺眼。

    光华闪烁极快,散却也只是一瞬。

    只是当祝正罡缓缓睁开双眸时,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这,这……这是先贤认可!”

    此话一出,全场震惊!

    先贤认可!?

    这怎么可能!

    不是应该直接把那卑鄙无耻的家伙轰成渣么!

    敢问那位先贤,你到底是认可他哪一点啊!

    还是说他对玄天宗的忠诚感天动地,让您都忍不住显灵了?

    放眼看去,只见九层玉阶上的字符光芒虽然收敛,但却唯有一道熄灭。

    足足怔了良久,才消散黯淡。

    然而光华消散,可祝正罡的话,却震撼了每个人的内心!

    先贤,竟然认可了云千秋!

    这要可比垂青还要难得啊!

    垂青,顾名思义,是师长对于弟子的青睐,认为其是可造之材。

    但认可,却好似平起平坐。

    就好比……

    就凭刚才的答案,我认你这个朋友!

    “噗!”

    想到此,饶是以祝正罡的沉稳,脸色都不禁好一阵凌乱。

    这不过弱冠之年的少年,得到先贤认可,难不成还真要本馆主还他一声师祖啊?

    而云千秋此时,剑眉微蹙,略感茫然。

    自己,这算登临第七阶了?

    就算是登临,也没必要这么大反应吧!

    最关键的是,至少我现在没对玄天宗有多少忠诚可言啊!

    正当此时,却听祝正罡颤声问道:“你,你的答案究竟是何?”

    第七层玉阶,从未有真正答案。

    哪怕是上任玄天馆主,也是根据登临之人摔下来的轻重程度和字符来判断忠诚深浅。

    可是现在……

    他判断个屁啊!

    “我?”

    挑了挑眉,云千秋说道:“馆主大人说的可是对玄天宗有多忠诚?”

    “没错!你心中究竟是何想法!”

    祝正罡此时的语气,哪还有平时的肃然,早已满是焦急。

    那位先贤,可谓是玄天宗历史上屈指可数的天纵奇才!

    若是能知晓其心思一二,或许对自己今后的武道有莫大益处!

    再不济,也算恭听先贤教诲了!

    “额……”

    思索的刹那,云千秋就发现无数双目光正死死盯着自己。

    一人站于玉阶之上,众人昂首仰视,说不出的傲然。

    “我认为,以宗门弟子身份而言,忠诚深浅,并不在我们,而是……”“由玄天宗来决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