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6章 醋意
    ,精彩小说免费!

    “这禁制还是挺好用的嘛。”

    望着倒飞出去的人影,云千秋很是满意。

    虽然不认识此人,但刚出洞府就被人堵住,换谁都感觉不爽啊!

    目光看去,青年刚倒飞落地,便站起身来,一脸恼怒地在洞穴外嘶吼着。

    身旁,还有几位同样是缥缈峰弟子的青年,也都脸色不善,目光阴沉。

    好似自己只要一出来,就要被千刀万剐似的。

    “不对啊,我才刚来宗门,貌似没什么仇人啊?”

    要说唯一的仇人,便是青云峰的那两人。

    不过现在,应该正被掌刑长老怒怼呢吧。

    关键这些人腰间的玉牌,可都是缥缈峰啊!

    隔着涟漪飘荡的禁制,虽然隔绝了几人谩骂的声音,但就算听不到也明白,这几个家伙……

    绝不是来对自己这位刚入宗的师弟送见面礼的。

    “管他呢,先出去再说。”

    赚灵石要紧,况且这是缥缈峰,他还真不信这帮人能莫名其妙地动手。

    然而,刚解开禁制,一阵怒吼便震得云千秋感到耳膜生疼。

    “这小子,凭什么会在柳师姐的洞府中!”

    涟漪消失,那青年见状,当即怒不可遏地冲了上来。

    云千秋更不废话,玉牌直接抵在禁制玄关,微微扬起的嘴角再明显不过。

    再往前半步,就让你再体会什么叫飞一般的感觉!

    舒阳羽此时都快气炸了!

    这新来的小子,为何会在柳师姐的洞府当中!

    而且自己在禁制外待了快一个时辰,也就是说他们在里边待了更久!

    这让他如何能不怒!

    柳如烟是谁!?

    缥缈峰外门的女神啊!

    不仅气质高雅,容貌更是极品,修为和天赋也属于一流!

    也不知道这新来的小子究竟撞了什么运,竟然能被莫长老看中!

    这也就算了,舒阳羽可是听说,这名为云千秋的家伙和柳师姐第一次见面,就举止亲昵,而且还在洞府与后者独处那么久!

    要知道他可是连进都没进去过啊!

    如若云千秋真有天赋也就罢了,区区通幽初阶?

    不是舒阳羽自傲,在缥缈峰外门,就算不如柳如烟,他也能排进前五!

    当然,这也只是他以为。

    但真正实力,在缥缈峰中也算排名靠前。

    论师承,虽然不如莫泰一莫老,但也差不多。

    不说般配至极,但也算有追求的机会。

    可苦苦追求了多年,结果连柳师姐的洞府都没有资格进去!

    每次见面,也都是寒暄。

    云千秋刚入宗,与柳如烟的关系就远超过他,难怪舒阳羽见到他出来,会忍不住暴怒!

    然而见到少年将玉牌放到禁制处,舒阳羽脸色一白,质问道:“你,你怎么会在这,柳师姐呢?”

    “你是?”

    一出洞府就被人堵着骂,云千秋又不是泥捏的。

    以前为了家人,牵挂极多,如今云府安顿,他也要追求自己的武道,绝不会再向以前那般,唯唯诺诺,笑脸相迎。

    见云千秋皱眉,守在洞府旁的其他几人不禁喝道:“不知长幼的家伙,这位可是你舒师兄!”

    “见到师兄,还不赶快行礼问好?”

    “师兄问你话呢,赶紧如实交代!”

    这几人的修为都不俗,最差的也都是通幽巅峰。

    云千秋当然知道他是自己的师兄。

    可并不代表着入宗早,就能对自己大呼小叫。

    “舒师兄是吧,不知你堵在我的洞府外,究竟有什么事?”

    少年还以为,这几人是如青云峰陈宇似的,想欺负自己新入宗的,来个下马威而已。

    结果没想到此话一出,舒阳羽顿时愣了。

    周围众人也是一阵惊诧。

    “你小子刚才说,这是你的洞府!?”

    面对那近乎咆哮的质问,云千秋剑眉更为紧蹙。

    这人是白痴么?

    刚才他难道没看见是自己的玉牌激活禁制么?

    “对啊,这是柳师姐赠予给我的。”

    不偷不抢,云千秋语气平淡。

    可没想舒阳羽等人闻言,脸色顿时阴沉嫉怒!

    柳师姐,竟然把洞府都送给了这小子!?

    他原本还以为,是这小子初来乍到,厚着脸皮求柳师姐带他进洞府见识见识!

    现在看来,比自己想象中的关系还要好啊!

    “这,这么珍贵的修行洞府,柳师姐怎么可能舍得送给你?”

    舒阳羽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自己连进去都没资格,这小子刚来,竟然就归他了?

    这可是柳师姐外门大比夺得第三的奖励啊!

    除了价值以外,那更是实力和荣誉的象征!

    怎可能轻而易举就送给别人!

    还是刚入门一天的毛头小子!

    舒阳羽只感觉眼前这不卑不亢的少年越发欠扁了!

    然而就在此时,却听身后一位青年冷笑道:“我想起来了,云千秋是吧,你选拔的优异成绩,我们可都有所耳闻呢啊!”

    要说自己的成绩,确实挺优异的啊。

    不过青年咬牙间的语气,着实不像是在夸奖。

    “这位师兄貌似话里有话啊?”

    要说怕这几人,倒不至于,就算打不过,可自己还在洞府里边啊!

    凭他们几个,就算撞得头破血流,也别想破开禁制。

    云千秋淡漠的语气,更是令几人怒火中烧。

    一个新来的家伙,还敢顶撞自己?

    真以为有莫长老罩着你,就谁都能惹是吧?

    脸上闪过一抹怒色过后,青年冷笑更甚:“云千秋,本来咱们同出一脉,应该互相照顾,可看你今天如此目无兄长,那我们也就不客气了!”

    “你想怎么个不客气法?”

    兄长?

    这几个家伙,也配称为自己的兄长?

    “很简单!这洞府,不是你配占的,赶紧归还给柳师姐!”

    身旁几人也讥笑着附和道:“没错,我们不管你选拔走了什么运气,能让莫长老选中,可进了宗门,自然有宗门的规矩!”

    “哼,我可听说,莫老对你的要求可不低啊,就凭你怎可能完成!”

    有诸多师弟造势,舒阳羽此时也面色阴羁:“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处洞府,应该是你低声下气求柳师姐让你给的吧?”“柳师姐善良,自然不忍心拒绝你,不过我不一样,现在,就给我把洞府归还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