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2章 将军铠甲
    ,精彩小说免费!

    接下来的三天,云千秋便将自己关于洞府当中,拳风烈烈,依靠着脑海中的记忆,不断钻研离渊千影拳。

    而雷炎皇城,这三天内,也极为热闹。

    陛下的寿辰,对于皇城乃至整个帝国,都是举国同庆的大日子。

    更何况皇城的各大家族,已经嗅到了风声。

    于是,各大拍卖行以及商铺,每天都有无数大小家族豪门光顾。

    为陛下挑选礼物是一回事,最关键的是……

    借花献佛!

    要知道在此之前,可没多少人在意雷千羽的那支旁系支脉。

    皇室更替,趁此机会,自然要拉近关系。

    而对于这些动静,此时还担任皇帝的雷千煌,却并未多说什么。

    甚至,还有几分喜闻乐见。

    他知道,这皇位,是靠着玄天宗才赏赐给他的。

    而且尤其是近几十年,玄天宗对于雷炎帝国,也是越发不在意甚至冷漠。

    原因很简单。

    一来,没有培养出优秀的武道天才送去宗门,二来,雷炎帝国实在太穷,没宝物甚至资源孝敬玄天宗。

    甚至说难听点,谁当皇帝,对玄天宗而言根本就不是值得商讨的大问题。

    这次论起辈分,还是自己皇弟的雷千羽强势回归,就算把皇位让给他又如何?

    总比雷千羽亲自来皇宫抢要好。

    这一点,雷千煌还是能想通的。

    最有趣的是,当初自己许配给云天龙的,还就是雷千羽的亲妹妹!

    当初他拒绝,雷千羽一室,不过是旁系,刚刚登基的他也就感到恼怒而已。

    但雷千羽回归后,听着云府最近的强势崛起,也只是面色阴沉。

    说到他那妹妹多年未嫁,仅仅是双拳一握,当时所在的偏殿就差点崩塌!

    可想其有多恼怒!

    这件往事,也被有心人挖掘了出来。

    自然也成了他们落井下石嘲讽云府的理由之一。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若是和那位公主联姻,雷千羽回归,你们御林府没准还会跟着沾光,哪像今天,被逼到走投无路!

    最让各大家族冷笑的便是,算着时间,云府崛起也就半月不到。

    换句话说,之前二十年,同样也不好过。

    这,还是拜云天龙逃婚所赐。

    当然,对于这些,云府,并无一人知晓。

    他们也没必要再去听这些流言蜚语。

    三天后,雷炎皇城。

    天空灰蒙一片,阴云遍布,丝毫不给寿辰庆典的皇帝面子。反倒让落叶遍布的云府更显萧索。

    “龙儿,准备好了么?”

    偌大的云府,如今只剩云霸与云天龙两人。

    他们就这么在厅堂坐了三天三夜,眸中,满布血丝。

    这三天以来,他们无时无刻,不盼望着云千秋能脸上挂着笑意跑回来。

    可惜,到了此时,两人也知道,怕是没机会了。

    好在,云霸也看透了。

    当初云千秋未回归时,他本就奄奄一息,前者出手帮其突破境界,实力大增,可谓经历生死鬼门关,尝尽大起大落。

    这一生,血战沙场,授勋元帅,见证御林府的崛起与衰败,云霸,无憾。

    甚至想到云天龙那小子当初不知靠着什么花招,能让高高在上的玄天宗的大人物许配芳心,他还不禁露出一抹笑容。

    “千秋,水柔,你们两个,可要争气啊,今后我云府能不能名扬天下,就靠你们了。”

    云天龙在旁,也轻叹一声,灵力运转,遍布沧桑和疲倦的脸色才好转几分。

    身为家主,他这一生,也算看淡了。

    原本十几年前,知晓云千秋无法修行时,他就已经准备在崇阳镇安享一生了。

    如今亲生儿子武道突飞猛进,又有一位高人师父。

    父复何求?

    最让他高兴的,便是,玄女宗的她,没有忘记自己。

    否则,水柔丫头也就不会被接走。

    “老祖,我伺候您换衣服吧。”

    如今没了下人,这些琐事,自然要云天龙来干。

    云霸闻言,点了点头,取出一只尘封多年的玉箱。

    玉箱打开,箱内的铠甲光芒,好似令阴暗的天色都冲破几分。

    寒芒精钢所铸的铠甲,龙虎勾勒的威猛雕纹,鲜红如血的傲然披风。

    元帅铠甲!

    雷炎帝国,仅此一件!

    铠甲在身,云霸好似年轻了几十岁!

    在他身上,仿佛又看到了曾经叱咤沙场的雄姿!

    身旁的云天龙帮其整理着衣角袖口,目光当中满是敬佩。

    云府,是千秋振兴的不假。

    可却是眼前的老祖,一场场战功打到皇城扎根的!

    云天龙身上,亦是威风凛凛的御林将军铠甲!

    一老一少,象征着雷炎帝国的军界顶峰。

    “快正午了,天虎那帮臭小子,应该是不回来了。”

    望着天色,云霸若有所思地轻喃着。

    在旁的云天龙听后,嘴角一撇:“那小子能不回来最好,趁早滚蛋!”

    话虽说的嘲讽,可云天龙眼角,却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湿润。

    那些和自己斗了半辈子的家伙,和或衷心或虚情假意叫自己家主伯父的小辈们,都走了就好。

    至少千秋回来,还能带领他们重新振兴云府。

    家主,往日叫的句句尊崇,该云天龙站出来时,他绝不会退缩。

    “走吧,说来雷千煌的寿辰,老子可是多少年都没赏脸去过了。”

    两人,就这么缓缓走出了云府。

    踏着落叶,迎着秋风,铠甲光鲜,举手投足间,早已没了惨然!

    “吱呀……”

    云府的门开了。

    刚一开门,云天龙便听身旁传来声嘶哑的催促。

    “元帅,天龙将军,你们快走吧!”

    说话的是一位半百男子,尽管身着布衣,但却孔武有力,论其境界,丝毫不在云天龙之下!

    然而此时的他,却满脸愁容,双眸赤红。

    这男子,云天龙认识。

    若论交情和辈分,自己还得称其一声兄长。

    早年间,曾跟随老祖血战沙场,军功累累,只是苦于平民出身,没有底蕴,又反感勾心斗角,所以在皇城并不显赫。

    见到此人,云霸两人明显愣了。

    “战……战荣,你来干什么?!想被牵连么!”

    知道此时云府的岌岌可危,所以云霸丝毫没有拐弯抹角。

    这名为李战荣的男子,当初年仅十六,边疆饥荒战乱,正好跟随自己从军。当初正好缺一名牵马的,看他年龄又小,便让其跟随在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