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8~751章
    ,精彩小说免费!

    第748章 融入识海

    要知道拿精神力融入别人的识海,就如武者拿灵力融入他人丹田一般!

    对于不同于己的精神力融入,就算王凯安自己放下防备,可仍旧会下意识的抵抗!

    这一点,考验的便是诊断者对精神力控制的造诣高低了!

    稍有不慎,两者都会受伤!

    而且诊断时一旦出现差错,王凯安的伤势会更重!

    三年以来,也就丹城的几位高人,以及名医堂那几位高人能做到!

    再看云千秋?

    他对精神力的操控,真有那么强?

    别说那位吴姓长老,就连文良等人都不信!

    精神力的操控,大致可以与剑意高低相提并论。

    顿悟和名师指导是一回事,最关键的,还是日积月累,熟能生巧!

    你见过哪个绝世剑修只是靠着别人指点,自己却连剑都没拔过几次?

    同样的道理,云千秋才多大,不到弱冠之年!

    就算他从娘胎里就开始炼药磨砺精神力的操控,又能强到哪去?

    怎能和那些丹城的大人物相提并论?

    王凯安更甚,本来就满腔悲愤,此时看向师父的目光更写满绝望。

    坑我呢吧!

    文会长究竟是从哪找来这种不靠谱的人?

    云千秋要说治不了,他都没什么情绪波动。

    可一上来就想用精神力融入自己识海?

    这是生怕自己伤的轻,还没变白痴是吧?

    “云药师,千万别逞强,以精神力为引,可不是闹着玩的!”

    “胡闹!难道他以为自己论精神力操控的造诣,能与会长相提并论?”

    那吴姓长老更甚,咬牙切齿间,便想把云千秋强行拽回来。

    然而他的动作,却还是慢了一步。

    “嗡……”

    只见少年的指尖抵在王凯安的额头,空气当中涌出一道犹如水波的涟漪。

    尼玛!

    那吴长老都快抓狂了!

    这小子竟然还真不含糊啊!

    然而他现在想上前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强行干涉,远比云千秋的精神力出现差错后果更加严重!

    “你……”

    吴长老此时,气得指尖乱颤,要不是涵养所在,他怕是早就仰头爆吼了!

    关键是,诊断期间,他再怎么也不敢聒噪!

    “哼,若是你害凯安伤势加重,看本长老待会怎么收拾你!”

    无奈之下,吴长老只能在心底愤愤。

    而站在旁的古明,袖中的双掌更是紧握。

    “会长,你确定云药师对精神力操控的造诣,能用这方法诊断?”

    “我……我也不知道啊。”

    文良此时也犯愁了。

    说不知道,已经是很委婉了!

    事实上,他压根就觉得云千秋做不到!

    周围上午还对少年赏识的几位长老,也忍不住暗暗摇头。

    看来聚灵丹,真是他侥幸弄到的。

    年纪轻轻,有此成就,已经算不错了。

    可是现在,却偏偏不知天高地厚地还要逞强。

    就算是天才,可不知道分寸,今后绝对会吃大亏!

    同样,这等争强好胜地心性,也根本布不值得公会倾力培养。

    众多长老失望,但文良担心的不止如此!

    若是出了差错,那今后云千秋该如何面对老古?

    请来的那些高人,治不好,干脆就明说了,最多只能是无能为力。

    可云千秋现在呢?

    没有把握,便胡乱逞强,让王凯安的伤势更加恶化,那老古不得翻脸?

    一个是仅次于自己的副会长,一个是最近名声大噪的妖孽天才……

    他身为会长,劝哪边都不合适!

    “罢了,若凯安真伤上加伤,老古就算教训这小子,只要不太过分,本会长也权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让他受挫一次也好,起码这还在宗门,总比今后折在外边要强……”

    正当文良打定主意时,却见云千秋已经拿开手掌,长舒口气。

    “呼,还好,问题……”

    话没说完,他便被急冲而来的古明等人甩到一旁。

    “徒儿,你怎么样?看着为师,到底如何?”

    “凯安,你的识海没再受伤吧?有什么问题,吴师叔给你做主!”

    诊断的过程,不过十几息而已。

    要不是几位长老在旁打搅,云千秋还能更快。

    然而此时,却见王凯安那双涣散的瞳孔,正写满错愕与震惊,指着少年,颤声道:“你,你竟然……”

    这番模样,让古明看的瞳孔一缩,更别说那位性格直率的吴姓老者!

    “云药师,我刚才告诫过你不要逞强,就算凯安已经无缘药道,但却不是给你随意折腾的!”

    吴长老更甚,直接一把拽起云千秋的衣角,双眸赤红道:“小子,你干的好事!”

    “我管你什么天才,今天凯安受伤多重,本长老就让你也体会,就算莫泰一来了,照样收拾你!”

    这种视旁人安危如儿戏,只想着自己如何哗众取宠的所谓天才,就算天赋再高,也必须好好教训一顿!

    然而此时,云千秋完全傻眼了。

    本来刚才聚精会神地操控着精神力,刚松了口气,结果就被人一把拽了起来!

    关键是,以他现在的实力,在吴长老面前,真就如同弱鸡似的,被拎着衣角,忍受着那让他心神猛颤的咆哮和吐沫……

    “吴长老,你先放我下来啊!”

    “放你下来!?”

    尽管恼怒,可吴长老却并未失去理智,而是望了眼文良等人。

    显然,要动云千秋,也要经过允许。

    然而这次,文良却并没有反对。

    这怎么反对啊?

    硬生生把人治废了,就算你再怎么天赋妖孽,不惩戒一二,难平众怒啊!

    “本长老今天就告诉你什么叫规矩!”

    说话间,便见吴长老宽厚的掌心中,凝聚出澎湃暴涌的灵力。

    这一掌,虽然没有动全力,可对付云千秋,怎么也得打到他吐血!

    然而就在此时,众人却听身旁传来一道虚弱的声音。

    “你竟然……真能将精神力融入到我的识海!”

    吧嗒……

    此话一出,整个庭院内,鸦雀无声。

    只剩少年从老者松开的掌心掉下,身形踉跄的声音。

    半响过去,众人才将目光落在王凯安身上。

    只见其虽然精气神依旧低落,可神色间有的,也仅仅是惊诧,哪找得出半点憎恨恼怒?

    第749章 活到狗身上去了

    王凯安原本就识海受损,再加上震惊,所以说话结巴很正常。

    可此时文良等人脸上的惊讶,要远超过于他!

    云千秋,竟然真能做到?!

    拿自己的精神力融入他人的识海,听起来简单,可没有亲身体会过,根本不明白其中的艰难!

    丹城和名医堂的高人能轻易做到,而文良等人,谨慎一些,其实也可以。

    可他们是什么身份!?

    在场哪位长老的灵药师等级低于五阶?!

    而云千秋单论精神力操控的造诣,已经能与他们相提并论了!

    这是何等可怕?!

    只有文良,心中才最为清楚。

    同样拿剑修举例,有些人,苦练剑法一生,却也无法琢磨出高深的剑意。

    可有些天才,对剑意的理解突飞猛进,十分厉害!

    灵药师,或者说精神力的操控,亦是如此。

    精神力孰强孰弱,虽然每个人都有所差距,但同等境界的话,还能差出天壤之别不成?

    所以,对精神力控制的天赋,便极为重要。

    如何观察检测天赋,通常都是在其学徒的时候,文良等人便有办法判断。

    论天赋,赵天匡与王凯安伯仲难分,差的只是出身。

    但以文良的估计,就算自己悉心调教,那少说得有十几年,才能让赵天匡对精神力的控制勉强达到自己现在的地步。

    可云千秋呢?

    他才多大!

    就算每天炼丹,但能比得过炼丹一生的文良?

    也正是如此,才突出了少年对精神力的控制天赋!

    同样的武技,有人练一百遍都笨手笨脚,有人一遍就能融会贯通,这便是差距!

    之前,文良等人虽然知道云千秋的天赋妖孽,甚至还是丹武双修。

    可这些,都在他们能接受的范畴当中。

    挑战历练,虽然惊艳整个玄天宗,可比起那些先祖而言仍旧略显逊色。

    接连十次炼制成功聚灵丹,厉害归厉害,但熟能生巧,虽然惊诧,但还未让他们感到可怖。

    但是现在……

    文良愣了良久,写满错愕的脸上,才渐渐扬起抹不易察觉的弧度。

    这抹笑容当中,有欣慰,有喜悦,但却还藏着一抹不自量力的自嘲。

    文良确实有些自嘲。

    因为在此之前,他还想着倾尽全力培养云千秋。

    也就是说,他将少年视为了整个公会的弟子,各位长老授其所长,才能打造出一位天才。

    可是现在?

    还教个屁啊!

    人家十几岁,对精神力的控制都能与长老相比,哪还有脸面教他?

    别说身旁的诸多长老,就连文良都感觉自己这一大岁数活到狗身上了。

    庭院内,不知沉默了多久,才见少年抱怨地嘟囔道:“吴长老,麻烦你下次先等别人把话说完再动手也不迟,那一掌若是拍中,就我这身子骨……”

    说话的是云千秋,此时那张英俊的脸庞满是郁闷。

    幸亏王凯安最后刹那把话说完了,不然自己这一掌挨的多亏啊!

    这可真是好心没好报啊!

    被少年点破,众人才清醒过来,倒吸口凉气后,才纷纷道:“是啊老吴,你说云药师是来诊断的,反而还挨了打,怎么跟莫师兄说啊?”

    “就是,你这脾气真该改改了……”

    被众人数落,换做平时,那吴姓老者早就怒了。

    但是此时说他的人,地位和自己都差不多,关键是人家也没说错啊!

    要是那掌真打上去,那可就尴尬了!

    吴长老虽然脾气火爆,但并非迂腐死要面子,当即走到少年面前,替其整理着凌乱的衣衫。

    “云药师啊,刚才是本长老冲动了,你千万别往心里去啊,再说我这都是为凯安着急……”

    “我知道。”

    你丫要不是为了王凯安,我能就这么算了?

    “那个,云药师,你可有什么办法么?”

    讪笑片刻,最终才见吴长老开口问道。

    此话一出,诸多长老明显目光变得复杂。

    刚才云千秋那一手确实厉害,可惊诧过后,他们却有些怀疑。

    王凯安当然不会撒谎,可谁敢保证,那十几息的功夫云千秋真的就诊断完毕了?

    就算是丹城的大人物,也没这么快吧!

    过度的震惊,让他们产生了怀疑。

    因为若是真的,那太过天方夜谭了!

    不过十几岁,论精神力的操控,就能和自己相比?

    天赋再逆天,也该有个限度吧?

    关键是刚才那片刻,众人都乱做一团,谁都没来得及注意!

    正当此时,却听云千秋开口道:“受伤不重,但也绝对不轻,关键是识海的根基受创,这些年幸亏公会不惜资源,否则还真麻烦……”

    文良等人听后,不禁暗暗点头。

    这小子还真说对了啊!

    识海受创,虽然伤势不重,但麻烦之处却在于,若不及时救治,今后别说无缘药道,很可能会变白痴!

    文良等人收集的珍贵灵药,虽然不凡,可却并不能根治,只能依靠药力,减缓精神力完全溃散的速度。

    这也是为何公会当中,会有放弃治疗的流言!

    说来说去,都只能拖延时间,迟早有变白痴的一天,何必再浪费?

    这也是古明离别时老泪纵横的原因。

    如若就是今后无法炼丹,可凭王凯安的武道实力,再加上自己的照顾,也能在玄天城安然度过此生。

    可再过一两年,最多几年之内,他的徒弟便会精神力完全溃散,而变为白痴!

    就算有实力,可却疯癫痴傻,怕是连普通人都不如!

    然而文良暗暗点头之余,身后的几位老者却皱起了眉头。

    诊断的确实没错。

    可然后呢?

    不照样还是治不了么!

    再说了,王凯安的伤势,早就请高人诊断出来了,只要在公会内稍加打听,想知道不难。

    谁知道他是不是故弄玄虚?

    最关键的是……

    能看出病症,和根治,完全是两码事!

    别说丹城的大人物,就算玄天城的名医堂,甚至连文良他们,都能看出来问题所在,可谁能治好呢?

    迟疑片刻,才见古明上前道:“云药师,能诊断出凯安他的伤势轻重,已经很不错了,若实在没有办法,尽管坦然告知即可,老夫绝不会迁怒于你。”

    第750章 委屈吗

    古明的语气十分坦诚。

    那么多高人都束手无策,他又凭什么去为难云千秋?

    再说了,少年刚才展现的精神力操控,已经够让他们震惊了!

    甚至之前文良还出于袒护的原因,不打算让云千秋去参加丹城大比。

    可是现在……

    去!

    必须得去!

    退一万步讲,就算他是故弄玄虚,可人家有这份心已经够不错了。

    起码比那些背地里落井下石,谣传流言的小人强多了!

    然而就在此时,却见少年淡然一笑。

    “实不相瞒,王凯安的伤势,晚辈还真有办法。”

    “你说什么?!”

    这声轻笑,将古明等人心底本已经消散殆尽的希望再次燃了起来!

    换做刚才在公会顶层,他们或许还会有所怀疑!

    但是现在,虽然不敢全信,可起码……

    给了他们希望!

    甚至请来的高人,有的束手无策,厉害点的,也就是说以灵药调养,还没人扬言能治好的!

    现在回想起来,若不是云千秋拿出聚灵丹的配方,自己貌似也不会相信世间有这等奇丹吧?

    “云药师,只要能治好我徒儿的伤势,什么要求尽管提,老夫绝对办到!”

    激动之下,古明都没注意到自己摇晃云千秋胳膊的力道,直让后者一阵嘴角抽动。

    “千秋,你莫非真有办法?若能治好,我们公会可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

    文良和吴长老也一脸激动地凑上前。

    能让王凯安康复,固然值得欣喜,可以他们的眼界,自然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天下的灵药师,识海受创后,终于有救了!

    然而还有两三位长老,眸中却闪过抹不屑。

    嘴上说的这么厉害,未必是真的!

    而且云千秋还答应的如此爽快,好像就根本没有考虑过!

    哪位名医高人,治疗或开药方时,不是慎重慎重再慎重?

    少年并不知道,因为王凯安的伤势在自己面前只是小事一桩的淡然,却引来了几位长老的不满。

    “看这架势,无论成功与否,古副会长都欠了他一个人情啊!”

    “是啊,现在说能治好,可到时候食言了,有的是借口推辞……”

    “药道和医道的高人能请的都请了,都没办法,他凭什么?”

    而此时被古明摇晃地胳膊酸麻的云千秋,好不容易才让后者不再那般激动,才揉着胳膊讪讪道:“能治是能治,不过晚辈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你尽管说!”

    几乎都没有任何思索,便见古明应允下来。

    可在旁的文良,笑容却有些僵硬。

    这小子,怕是能把公会整穷啊!

    诚然,云千秋现在是宗门弟子,可要说交情?

    貌似并不熟,何况他才来宗门几天?

    况且就算交情再熟,可价钱要讲明啊!

    当初请来的高人,哪些不是文良等人的朋友?

    要知道那时候治不了,还给了高昂的谢礼酬金。

    这若是能治好……

    就算云千秋不敲诈公会,甚至看在同门的面子上,免费帮忙,可那三株几百灵石乌首清心笋,用处都不大。

    光是药费,恐怕都出不起!

    别说出不起,估计那些奇珍妙药,就算是玄天宗域下的广袤,都未必能找到!

    治得好,和治得起,又是两码事!

    其实这还是王凯安为了宗门颜面,公会才会悉心照顾三年的。

    要是换做别人?

    就算是赵天匡,平时炼丹期间出了差错导致识海受伤,那作为师父的文良也只能个人想办法,想要动公会的钱治疗,没门!

    虽然是一会之长,可所有资源又不能全听自己调配。

    更何况,古明还只是副会长。

    三年前丹城大比回到宗门,治与不治,当时公会两方长老吵得很凶。

    最后,还是文良出面,决定全力治疗三年。

    现在,三年已过,怪不得王凯安会选择离开宗门。

    思前想后,文良才别有深意地望了眼古明,缓缓开口道:“云药师,你尽管说吧……”

    众人,已经做好了被漫天要价的准备。

    甚至他们都认为,云千秋会说出一个哪怕是宗门的灵药师公会都无法凑足的可怕数字!

    却没想到,少年只是微微一笑,甚至还略显几分讪然道:“晚辈的要求也不高,就是能否把那两株乌首清心笋送给我?”

    “哈?!”

    此话一出,众人再次怔立当场。

    这,这就是你的要求!?

    也太简单了吧!

    就算不敲诈,可你也未免也太大方了吧!

    甚至这已经不能说是大方了,而是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剩下的两株乌首清心笋,本来就是打算最后为王凯安煎熬服用的。

    给了云千秋,若能治好受损的识海,那还要乌首清心笋干嘛?

    这简直就是相当于免费帮忙啊!

    虽说文良相信少年的为人,可五百灵石的聚灵丹配方,完全是出于商人之间的交易。

    却没想到这次,竟然会是这样!

    “那个,文会长不会是觉得委屈我吧?”

    正当此时,云千秋的轻笑,才将文良惊醒。

    望着少年微微扬起的弧度,他生怕前者变卦道:“不委屈,不委……”

    说到半响,他却意识到这话貌似不对啊!

    可再想改口,一时间却无言以对,只能扬起几抹讪笑。

    好在,云千秋并没有让堂堂一会之长尴尬,而是很快便指尖微勾,将古明手中的乌首清心笋收入灵戒。

    “既然如此,那晚辈就谢过了。”

    直到此时,古明才上前几步,声音中带着颤抖。

    “云药师,不知你打算用何等高超手段治疗?需不需要我们准备什么?”

    云千秋出力,那所需的材料,古明可不好意思让前者自掏腰包吧?

    然而众人却没想到,少年闻言过后,微微怔愣,随后才满脸豪爽道:“古副会长不必大动干戈,等晚辈回去炼制枚灵丹,明日给你送过来即可。”

    “说来那些材料,就要麻烦古副会长了。”

    说话间,云千秋便取出纸笔,随意找了个地方,便开始写着材料。

    只剩文良等人,短短片刻内,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多少次犹如石化般怔立当场了……

    第751章 这是幻觉吗

    仅仅需要炼制灵丹就好?

    这已经够让他们匪夷所思了!

    灵药师虽然高贵,可还没自负到认为,天下所有病症,只靠服用丹药就能好的。

    否则的话,名医也不会跻身上九流职业。

    寻常武者受伤,那都是名医手段为主,丹药为辅,方可痊愈。

    更何况王凯安的识海受创了!

    虽说云千秋免费帮忙,但古明却照样做好了出血的准备。

    关键是……

    少年刚才说的,仅仅是需要一枚?

    一枚灵丹,就能治愈好丹城诸多高人都束手无措的识海?

    这也太夸张了吧!

    良久过后,古明等人还算淡定,只是将目光偷偷瞄向云千秋面前的纸张上。

    少年带给他们的惊讶已经太多了,没准一枚灵丹,也已经足够了。

    可就算知道材料,以玄天宗公会的底蕴,能不能收集齐全却是两说!

    而本就对云千秋持怀疑态度的几位长老,目光更是鄙夷到极点!

    装腔作势!

    一枚灵丹就能治好,你咋不上天呢?

    论药道造诣,在场哪位长老输给你?

    若真有那等灵丹,还轮得着你来炼制?我们早就治好了!

    他们算明白云千秋为什么免费帮忙了!

    因为他根本就治不好!

    试想,若是能治好,他难不成是普度众生的圣人?为何要免费呢?

    就算是医者仁心的名医高人,也不可能无条件付出。

    再说了,云千秋要是真心怀善良,那当初的聚灵丹配方还能要五百灵石的天价么?

    随便炼制一枚灵丹,甚至就不用炼制,随便写几个在他认知范畴当中最珍贵,也就是公会没有的灵药,古副会长只能心有余而力不足,遗憾作罢。

    到时候,那就不能说自己食言,而是公会治不起了!

    图了名,还有利!

    那两株乌首清心笋,说珍贵也珍贵,可和这三年为王凯安付出的资源而言,完全无伤大雅。

    可饶是如此,每一株也值上百灵石啊。

    送出去的东西,古副会长还能要回来不成?

    “哼,这小子还真聪明的很啊,这么快就又赚了两株价值上百灵石的灵草。”

    “可不是么,还让古副会长对他感恩戴德,小小年纪竟然如此狡猾。”

    “一枚灵丹就能治愈伤势?我倒要看看,他难不成还能炼出仙丹?”

    几位长老之间灵识传音的沟通,埋头写着配方的云千秋并不知晓,而是专心思索着每种材料。

    要说贪图什么,少年虽不敢说是正人君子,但也绝非奸诈小人。

    再说了,赚钱的方法多得是,云千秋何必在此墨迹?

    丹城的高人做不到,并不代表他也束手无策。

    一枚灵丹便可痊愈,说起来骇人听闻,可他还真就是有办法!

    至于报酬?

    那两株乌首清心笋已经算是了啊。

    这次要炼制的灵丹,最主要的两种材料,便是乌首清心笋和琉璃花果。

    后者,云千秋已经有了,差的便是此。

    甚至为王凯安炼制,连半株乌首清心笋都用不到!

    况且还有一株,明显年份久远,药效和价值也更为珍贵。

    这也是云千秋为何讪然的原因。

    因为仔细算起来,自己貌似还是赚了。

    不过这话要是让文良等人知道,怕是又得被惊到!

    这三年来为王凯安耗费了人脉交情不说,每次请动高人的谢礼,都是高的吓人!

    比乌首清心笋更贵的灵药,文良又不是没送过,而且还不止一次。

    关键那帮高人都还治不好。

    正当此时,却听古明猛然惊呼道:“云药师,这就是你所需要的材料!?”

    望着那墨迹未干的配方,古明双眸错愕,身形也是止不住颤抖,满脸骇然!

    这等反应,却让对云千秋怀疑,却被古明挡住视线的几位长老不禁扬起抹冷笑。

    果然,让自己猜对了吧!

    他就是强人所难,最后让古副会长只能放弃!

    奇珍异宝,就算没见过,但听谁没听过?

    随便写点,甚至胡编乱造,只要不是太过夸张,古副会长怎好意思计较?

    “本长老也想见识见识,究竟是何等材料,还能把老古惊到?”

    说话间,几位三年前反对为王凯安治愈的几位长老收敛起嘴角的阴笑,凑上近前。

    虽然刚才没看到云千秋写的什么,但以少年的笔力,写了足足两张纸!

    也就是至少几十种材料!

    分明是在刁难!

    “云药师,你确定就是这些材料!?”

    古明的声音微微颤抖,眸中的精芒也闪烁不断。

    这番模样,顿时让几位长老暗中冷笑!

    你说你之前挺聪明的,怎么到了最后一关,反而让古副会长看出破绽了?

    奇珍异宝,写个两三样就足够了,写满那两页纸,岂不是欲盖弥彰?

    也难怪,比起对药道的认知,就算云千秋再狡猾,还能骗得过大半生都钻研药道的文良等人?

    此时,却见云千秋收起纸笔,点头道:“嗯,就这些,麻烦古副会长准备吧。”

    装!

    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云药师,玄天宗虽然资源丰富,可有些奇珍异宝,公会未必……”

    正当某位佝偻老者阴阳怪笑地取笑时,却没想自己却被古明一把拽了过去。

    “行了老周,你就别废话了,这些材料,你让学徒赶紧取来!”

    周长老,掌管的乃是公会的灵药库存。

    这等要职,就如商会掌管财务的掌柜,极为重要。

    论地位,他也只逊色于古明一筹而已,甚至比田承运都要高。

    当初反对为王凯安救治的为首之人,也是他。

    “让我取?老古,你这就强人所难了吧?”

    开玩笑!

    你自己出不起,想拿我来转移话题?做梦去吧!

    本来因为王凯安一事,两人就不怎么对眼,此时周长老怎会同意?

    然而古明见状,却忍不住郁闷道:“老周,所谓义不掌财,就算你觉得凯安是咎由自取,可这些材料,才能花几个钱?”

    “大不了,算在老夫头上,从供奉里扣!”

    “老古,你别说我自私,身为公会长老,任何资源都是……”

    原本还毫不退让的佝偻老者,目光不经意间瞥了眼纸上的字迹,无私的话语顿时止住了。

    “就,就只需要这些材料?!”

    不只素来公事公办的周长老,其余几人顺着目光看去,也瞬间怔立石化,目瞪口呆。

    他们总算明白,古副会长那般激动,并不是因为云千秋提出的要求过分离谱……反而是,简单到让人怀疑出现了幻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