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2章 责问
    ,精彩小说免费!

    提供给宗门弟子修行的洞府,虽然有隔绝灵识以及精神力的禁制,但根本挡不住文良这等实力的高手。

    再说了,天下本就没有绝对密不透风的墙。

    最关键的是……

    恐怕创造这处洞府的宗门先辈,肯定也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奖励弟子的住处,会被灵药师公会的各方人物堵在外边吧?

    然而云千秋闻言过后,却明显剑眉一蹙:“文会长,你是如何知道我药鼎破碎的?”

    听得出来,少年的语气很是冰冷。

    甚至神色间的淡漠,与平时平易含笑相比,就好似判若两人!

    云千秋确实很不爽!

    哪怕当着峰主和师父,这么多大人物,他也对文良的行为感到愤怒。

    愈神丹先不说,光是吞天兽幼崽,以及自己炼丹时动用的嗜灵寒炎,哪一样都不能轻易暴露!

    尽管在玄天宗的地盘上,无论是以峰主还是文良的影响力,想调查自己,那就绝对没有藏身之处,可是偷窥人炼丹,那可是灵药师的大忌!

    尤其是明显不愿意告知配方的灵丹!

    文良论身份,确实比自己尊贵,也是长辈,但总得讲规矩吧?

    然而没想到就是这声反问,却听得众人心神一颤。

    云千秋的声音不大,可在场哪怕是外围的弟子,谁的耳力弱?

    “嘶……我没听错吧,刚才云师弟好像是在责怪两位会长大人啊!”

    “我去,小师弟不该是这种膨胀的人啊,当众质问文会长,这是要给咱们缥缈峰惹下大祸啊!”

    众人惊诧之余,更有种莫名的责怪。

    这家伙,不会是发现自己面子大了,就摆谱了吧?

    虽说以他表现的种种奇迹,确实有资格摆谱。

    但你也得分人啊!

    要知道,现在这么大的阵势,可以说全是拜这两位会长所赐。

    人家能捧起来,若是生气,照样能让你摔惨!

    寻常的弟子不懂灵药师的忌讳,但李子景倒是略有耳闻,可是他迟疑片刻过后,最终也只能带着几分责备的目光看向云千秋。

    没办法……

    他总不能反过来说文良的不对吧!

    说实话,就刚才少年那声质问,换做他都没有那种勇气!

    这要是惹得一个不高兴,那缥缈峰上下以后去哪买灵丹啊?

    “千秋,不得放肆,赶快给……”

    不只是李子景,就连莫泰一诸多长老,都被少年刚才那话吓得够呛。

    然而让众人意想不到的是,峰主大人还未说完,就见文良摆手道:“李峰主此言差矣,刚才未经允许洞彻云药师的洞府,确实是我等的不对。”

    “我等给云药师赔不是了……”

    说话间,在旁的古明更是深深拱拳,就连鼎火衣袍下的身形都略微前躬。

    这看似轻描淡写的举动,瞬间让周围炸了锅!

    不是吧!

    两位会长,竟然给云千秋道歉?!

    他们本以为肯在这等着就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结果现在看来,明显是低估了少年在两位会长眼中的地位啊!

    别说道歉,放眼整个玄天宗,恐怕都找不出敢质问两位会长的人物来!

    这绝对是史无前例!

    就连站在旁的周长老等人,都满脸错愕。

    窥探同仁炼丹,确实是大忌,身为灵药师,他们最清楚不过。

    可两位会长是什么身份?

    就算真的做错了,最多也就是放下架子,哈哈两句,就将此事敷衍过去了。

    但刚才文良拱拳的一幕……

    直让他们感到天旋地转!

    周仓肯定,两位会长就算再激动,也不会忘了这是什么场合。

    他们更清楚,当着缥缈峰上下做出如此举动,给了云千秋多大的面子!

    没错,无论是文良还是古明,心中都十分清楚!

    但他们仍旧道歉了,而且态度十分诚恳。

    原本,两人就做错了。

    若是真是仗着身份欺人者,刚才云千秋质问时,早就翻脸了。

    而且无论是少年本人,还是他刚才在洞府中炼制的灵丹,都值得他们当众道歉!

    若非如此,又怎会大半夜就兴师动众的赶来缥缈峰?

    “云药师,刚才是本会长太过着急,失了方寸,还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是啊,我和文会长都是担心你现在的状态,难以炼制灵丹,并非有觊觎之心,覆盖洞府的精神力,也只是能粗略感知罢了。”

    两人解释间,甚至还见古明伸出三指,正对天空:“如若云药师不信,我等可以天为证,当众发誓,若觊觎……”

    这般郑重其事的模样,更是让原本站在远处树上的缥缈峰弟子脚下踉跄,直接摔了下来。

    不是吧!

    还发誓!

    道歉就已经让他们感到天旋地转了,不用这样吧!

    古明的郑重是一回事,关键在并非灵药师的众人看来,这不过就是件小事而已。

    也只有公会的诸多长老,才清楚会长为何会如此。

    换做别人,别说王谦那一辈弟子,就算是他们炼丹,两位会长都懒得多看一眼,更别说偷看了。

    可如若云千秋所言属实,那他掌握的那灵丹,价值根本难以估量!

    说是无价之宝,都不足为过!

    而望着信誓旦旦的两位会长,云千秋才剑眉舒展,脸上的淡漠逐渐消散。

    “文会长不必如此,晚辈相信两位会长的为人。”

    看玩笑,再怎么说,文良也是一会之长。

    若是连他都心术不正窥探别人炼丹,那宗门的灵药师公会风气该差到何等地步?

    再说,两人所说确实不假。

    虽然以他们的精神力远在自己之上,可若说施展到能将炼制愈神丹任何步骤都窥探一清二楚的地步,那自己也绝对能觉察到。

    毕竟,当初能随意轰飞舒阳羽的禁制,再怎么也不是摆设。

    见少年不再计较,两人才明显舒了口气。

    随后,古明又急忙将恢复精神力的灵丹递了上去。

    “云药师,你先调养心神,等有空了,再去公会炼制也不迟,保证没人打搅!”

    “是啊,凯安的伤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实在不行等你大比回来再炼制也不迟。”

    望着两人慈祥关切的模样,却轮到云千秋愣住了。“我……貌似没说炼制失败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