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8章 金鳞岂是池中物
    ,精彩小说免费!

    然而话音落毕,云千秋还没开口,却见周仓抢先低喝道:“会长,你的好意周某心领了,不过还是算了吧!”

    “你什么意思?”

    此话一出,众人眉头紧皱。

    这老家伙,不会到现在都还不识抬举吧?

    就连云千秋,都剑眉一挑,望向周仓。

    就在众人以为,他准备抵赖到底时,却见周仓上前几步,站于少年面前。

    这架势,不禁让莫泰一身形闪烁,同样也挡在了云千秋面前。

    “周长老,你这是何意?”

    面对那不满的声音,周仓并未理会,而是阴沉着脸紧盯着少年,随后伴随着阵阵咬牙声当中,前者的身形,渐渐弯了下去。

    “云……云药师,是我坐井观天,无端质疑,请恕,恕我失礼!”

    恕罪二字,足以说明周仓已经豁出去脸面。

    “会长,从今以后,请容周仓辞去长老一职,潜心钻要药道。”

    说话间,周仓环顾四周,嘴角更是扬起抹自嘲:“恐怕诸多同仁,也早就觉得周某不配长老之位了。”

    话音落毕,周仓的目光,最终又回到了少年身上。

    云千秋看得出来,眼前之人的眸中尽是愧疚,以及一抹钦佩。

    诚然,周仓吝啬刻板,可终究还有气魄二字。

    他对少年的佩服,也是发自肺腑。

    灵药师当中,无故质疑同仁,理应道歉。

    然而这一幕,却让文良等人傻眼了。

    这是要闹哪样啊!

    就在此时,周仓却深深一躬。

    将那高傲的头颅,弯到了最低。

    然而就在这众人无言的刹那,周仓却忽然感觉,一双宽厚的手掌,托住了自己。

    放眼看去,正是淡笑的云千秋。

    “周长老,你这是何必呢?”

    “从头至尾,我可曾怪过你半句?”

    那诚挚的语气,让周仓完全怔住了。

    他没想到,少年会有如此心胸!

    确实,刚才任凭自己如何质疑,云千秋也没反驳。

    可没开口,并不代表心里没有怨恨。

    但迎着那深邃如海的星眸,周仓看到的只有真诚。

    霎时间,愧疚涌上心头,令他的声音都颤抖了。

    “你……你真的不怨恨老夫?”

    “周长老刚才句句为药道常理,并非恶意刁难,晚辈又何谈怨恨?”

    轻笑间,云千秋已然将周仓扶了起来。

    “从今往后,晚辈还要在公会尽绵薄之力,若有不懂之处,还望周长老不吝赐教,你这一礼,怎受得起?”

    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别说周仓,饶是沉浸于愈神丹狂喜当中的文良等人,都完全怔住了。

    甚至少年刚才的表态带给他们的喜悦,远超过愈神丹一事!

    为公会尽绵薄之力的言外之意,文良再清楚不过!

    他知道,像云千秋这样的丹道奇才,就算是到了丹城都能大放异彩。

    玄天宗公会,根本留不住他。

    正所谓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雨便化龙!

    可云千秋刚才却主动开口,要为公会出力!

    这让身为一会之长的古明如何不感激?

    他要求不高,只要这次丹城大比,云千秋能竭尽所能便足矣!

    “没错,从今往后,为公会共尽绵薄之力!”

    霎时间,众人沸腾了!

    谁都清楚,玄天宗有这么一位奇才,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崛起的希望!

    不只是文良等人,就连缥缈峰诸多长老都满心喜悦。

    在这一刻,身形修长的云千秋,成为了所有人欢呼的源头!

    而感受着周围那震耳欲聋的沸腾气氛,少年的嘴角,也闪过抹难以觉察的弧度。

    愈神丹宣传最重要的一步,效果貌似超出自己的预料。

    父亲他们,也能光明正大的入住玄天城了吧?

    刚才的一切,云千秋不为别的,为的便是云府上下。

    在玄天宗这方天地,云府,终于能扬眉吐气了!

    他既然说过要振兴云府,就绝对不会食言。

    “此子将来的前途,绝非我等可估量揣测。”

    欢呼声中,文良意味深长地声音,李子景等人听得一清二楚。

    尽管云千秋展现出的实力,早已证明了他的前途之宽广。

    可文良亲口所说,仍旧让他们感到震撼。

    尤其是对古明等人。

    要知道当初收赵天匡为徒时,也不过是‘日后勤加努力,可达到为师今日之成就’。

    也就是说,赵天匡的极限,也就是下一任会长。

    可是云千秋呢?

    不可估量!

    也就是说,丹城,都未必是他的终点!

    想到那高人辈出,同样也是这方地域当中所有灵药师支柱的丹城,古明便不禁暗暗心惊,云千秋,真的有如此逆天么?

    他不敢肯定。

    但起码他能确认,有云千秋,丹城大比,绝不会再像以前那般垫底!

    这,就足够了!

    欢呼,足足持续了良久。

    直到天色渐明,文良等人,才与云千秋一同移步峰主的厅堂。

    “云药师啊,关于愈神丹,老夫还有件事不解,可否为我等解惑?”

    “会长不必如此客气,有何不知,尽管问晚辈即可……”

    少年的谦虚,已经不知是第几次让文良感到心情舒畅了。

    当即,他便捋着白须笑道:“好,既然如此,那老夫便叫你千秋好了。”

    “是这样的,关于愈神丹的配方……”

    见云千秋没有不满,文良才继续道:“你放心,老夫不解的,只是这配方的来历。”

    配方的内容,文良就算再自视甚高都不会问。

    甚至这来历,他都不敢肯定云千秋会告知。

    这疑惑,也同样道出了古明等人的心声。

    聚灵丹暂且不说,愈神丹,绝不是少年炼制的。

    云千秋有没有这天赋暂且不说,光是研究配方所要消耗的资源。

    出身雷炎帝国,怎可能研究得起?

    就连李子景等人,此时都眉头微蹙,等待着答案。

    尽管丹道妖孽,可仍旧没能让他们忽视少年武道所展现出的实力。

    光是传言中通幽初初阶能与巅峰交手而不败,就够匪夷所思了。

    要说云千秋此时给他们的感觉,就好似……

    在玄天宗领地当中,没有任何势力,能够培养出此等妖孽!

    这让他们如何能不好奇?在少年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一尊何等神秘的高人或者说庞然大物的世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