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6章 别哭啊
    ,精彩小说免费!

    “还有不足?!”

    唐子昂真是忍无可忍了!

    被说出三处不足,已经够丢脸了。

    结果,这家伙还没说完!

    还特么有三处!

    六处不足,可以说在王凯安眼里,自己刚才炼制的易骨丹完全就是渣啊!

    这让他如何忍?

    好歹也是良品灵丹,怎能被贬的一文不值!

    “王凯安,你别得寸进尺,我就不信,你还能再挑出三处不足!”

    对此,少年两人并未在意,对视一眼过后,才见王凯安傲然道:“第四处缺陷,便是你提炼第九种材料的时候……”

    带着满腔的气急败坏,唐子昂生怕错过话语间的半点瑕疵。

    然而片刻过后……

    “王药师,求求你别再说了!”

    唐子昂哭了。

    两眼当中,眼泪汪汪,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成为三阶灵药师后,他何时遭受过这么大的打击?

    周围几位看热闹的灵药师,也是不忍直视。

    因为他们发现,王凯安所说的每一处,都是正确的!

    最让众人吐血的是,这货每指出一处,都要扭头看那名为云千秋的少年一眼,见其没有出声,才敢继续。

    这尼玛真的是废人?

    这三年的长进,简直可以用刮目相看来形容!

    要不是当初丹城大比众目睽睽,他们真怀疑这货的识海到底有没有受创。

    就算没有受创,可这好似换了个人的造诣,哪怕跟随文良会长那等高人勤苦学习三年,也未必能达到!

    摆在眼前的事实很明显,那就是王凯安遇到了更高深的指点!

    而这指点,只要不是瞎子,就不难猜出,皆是拜云千秋所赐!

    这怎么可能?

    眼前这少年,最多也就十七岁吧?

    看气息,不过武炼初阶,才是三阶灵药师。

    而且刚才还说短短几天,就让王凯安如此进步……

    这也太恐怖了吧!

    恐怖到,让众人无论如何都没理由相信!

    如若他真如此厉害,怎会才跻身三阶灵药师?

    “别急,还有最后一处,说完你再哭也不迟。”

    五处不足,就犹如重锤般,直让唐子昂内心崩溃。

    看他这模样,再说一处,估计这辈子都走不出今天的阴影。

    终于,在旁的一位青年看不下去了:“说了这么多,有本事你来炼制啊!”

    “我?”

    指了指自己的鼻尖,王凯安刚想开口,却听楼上传来一道含怒的低喝。

    “够了!”

    说话之人,正是从顶层走下的唐学真!

    此时的他,满脸阴沉,甚至身为五阶灵药师的他,还深感丢人。

    “会长!”

    “爹!”

    见到唐学真走来,唐子昂等人好似看到了救星般,急忙扑上前去。

    “爹,刚才王药师……”

    然而还没待他诉苦,便被唐学真狠狠地瞪了回去。

    “闭嘴,学艺不精的东西,还嫌不够丢人么?”

    丢人二字,从他嘴中说出,更是让唐子昂眼泪哗哗。

    要知道平时父亲都是以自己为荣啊!

    何时觉得自己给他丢过人?

    诚然,以唐子昂的药道造诣,以前确实没让唐学真失望过。

    但那只是以前。

    现在和王凯安比起来,那简直就是个渣啊!

    那六处不足,他只听到之后的两处。

    尽管如此,也足够让他正视王凯安的实力!

    完爆自己这不成器的劣子几条街啊!

    “还不赶快多谢王药师为你指正错误?”

    那不容置疑的训斥,让唐子昂憋屈到极点。

    可再怎么样,他也不敢反驳父亲啊!

    最终,只能愤愤咬着牙,走到王凯安面前,重重拱拳道:“多谢王药师不吝赐教,我……心服口服!”

    最后四字,几乎是从牙缝中憋出来的。

    这一幕,更是让看热闹的众人倒吸凉气。

    灵药师高贵,不只是对外人,对待同仁,亦是从不服输。

    能亲口承认不如对方,而且摆出受教的姿态,这得多么少见啊!

    这还是次次垫底的玄天宗么?

    这还是三年前受害受创的废人么?

    至少对待城西分会的一些长老,唐子昂都没真正心服口服过。

    当然,他现在是否真的服气,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训斥过后,便见唐学真极不耐烦地甩袖道:“明天就是大比,你还有脸在这争强好胜?”

    “还有你们,都没事是吧?平时炼丹不用功,看热闹倒是一个比一个积极!”

    被唐学真的目光扫过,原本围满厅堂的众人,顿时化作鸟兽散。

    那几名四阶灵药师脸色更是凄惨,他们知道,等大比过完,肯定得被会长收拾。

    本来他们是想看着玄天宗被唐子昂羞辱的。

    可没想到,非但没成功,反而自己公会年轻一辈的天才,竟被人家贬的一分不值,这若是传出去,非得被丹城上下当做笑柄。

    然而还没待他们逃走,就听王凯安极其耿直地笑道:“行了,你也不用谢我,要谢就谢云兄。”

    说罢,还不忘补充句:“对了,你若还想改进,那就赶紧请教云兄,他保准能再指出你的不足。”

    望着那满脸淡笑的少年,唐子昂哪还敢多嘴?

    相不相信云千秋的实力先放一边,关键就刚才所说的五处,就已经够让他丢人了。

    再说下去,自己干脆别穿这身鼎火衣袍了!

    于是,唐子昂只能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呵呵,在下还有点事,先行告退,改日再登门找云兄请教……”

    不到片刻,熙攘的厅堂,便只剩云千秋几人。

    “犬子无能,让文良兄见笑了。”

    说罢,唐学真便满脸愧疚尴尬地拱拳赔礼。

    “哪里哪里,年轻人嘛,切磋是常事……”

    虽然急忙将他扶起,但文良那张老脸上,着实带着几抹得意。

    长脸啊!

    虽说欺负的是自己老友的宝贝儿子,但哪怕没看见经过,他心里也有种说不出的爽快!

    起身过后,唐学真才顾上打量起云千秋两人。

    “王药师这三年进步匪浅啊,想毕是尽得古兄真传……”

    “诶,唐前辈客气了,师父他这些年确实很照顾我,但能有所长进,全亏了云兄。”

    唐学真闻言,看向云千秋的目光,不由狠狠一颤。这小子,貌似年轻的有些过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