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9章 冷嘲热讽
    ,精彩小说免费!

    从赵天匡嘴中得知,玄罡宗的那名五阶灵药师,名为董浩宇。

    四方势力的成员,都已经陆续登场。

    足以容纳数万人的殿堂当中,气氛越发激动。

    丹城的底蕴,不必多说,云千秋抬头望着远处已经被缩为黑点的人群,星眸灵力闪烁,看其装饰,那各个都是非富即贵。

    最起码,也是一处帝国当中的皇城豪门世家。

    而这些人,才只是刚好有资格进入最外围而已。

    少年单凭目力,根本看不清他们的容貌,反过来讲他们若不动用灵力,根本连比赛的内容都看不清!

    饶是如此,也丝毫不影响他们的热情。

    其实云千秋并不知道,那靠近自己所站立的石台的座位,那都是要灵石才能买到的!

    哪怕这样,都没有一处虚席。

    光是每次大比入场券的费用,都是天文数字!

    能在这场丹道盛事展露头角,那今后,定是名噪一域的药道天才!

    “千秋,玄羽宗的实力你也看到了,尽力而为,千万别勉强。”

    正当此时,才听文良说道:“我身为丹城长老,会在一旁关注,你们两个……”

    说话间,老者看向了赵天匡两人。

    原本他还想说加油,但总觉得,这话在另外两宗面前,太过苍白无力。

    好在,赵天匡两人虽然紧张,但说话还算利索,当即保证道:“师父放心,我绝对不会给云兄拖后腿!”

    “我也是!”

    “诶……但愿如此吧。”

    摇了摇头,光是不拖后腿,对赵天匡两人,就已经很难了。

    “三年了,又得看那帮老家伙的臭脸!”

    说话间,文良向着殿堂上方的一方尖塔走去。

    尖塔在丹城当中,都算是极高的建筑,彰显着其不凡的地位。

    站于尖塔,殿堂的任何细节,都能尽收眼底。

    而此时,尖塔之上,已经有三位老者到场。

    尽管未身穿鼎火衣袍,可论他们的气息,丝毫不比文良差!

    甚至那位瘦高老者立于正中,给人种无形的压迫。

    这三人,便是另外三方势力的代表!

    丹城豪门——关温,玄罡宗会长——巫立,以及玄羽宗会长——风涛陨!

    任何一位,放在丹城,都有着不俗的地位。

    “文长老,别来无恙啊……”

    关温面容慈祥,一副八面玲珑老好人模样,见到文良走来,拱拳寒暄道。

    “关兄,三年未见,您又精神抖擞了啊。”

    尽管谈笑客气,但行礼的细节,却彰显出另外两宗的地位。

    对待文良,关温行的是灵药师之间的同辈礼。

    而对待另外两人,则是尊长礼!

    原因还简单,玄罡与玄羽两宗的会长,在丹城皆享有客卿长老的权利!

    而文良,只是普通长老。

    两者之间的差距,不言而喻。

    然而关温还算客气,巫立就显得比较刁钻了。

    “呦,文良老弟,你们玄天宗,不会是没人了吧?怎么连王凯安都派来了?”

    这毫不遮掩的讥讽,可以说压根就没将文良放在眼里,然而饶是如此,站于两旁的丹城执事,皆是低头不语,并未觉得不妥。

    诚然,无论是背景,还是论丹道造诣,巫立确实有轻视文良的资格。

    文良听后,脸色不免一沉,不过这次,他却很快便恢复了笑容。

    “巫兄客气了,彼此彼此,三年未见,你宗内的弟子貌似也没突破啊?”

    话语含笑,可那份毫不退让的底气,却听得关温等人一惊!

    这老东西,竟然敢还嘴了?

    他哪来的底气?

    要知道三年前见到自己,那可是有多远就躲多远,生怕跟自己说话。

    可是这话里有话的反驳,让巫立听得面色阴沉。

    然而文良看在眼里,却丝毫不慌,甚至还有几分无视的打算。

    三年前是三年前,现在是现在!

    没突破是一回事,关键文良嘲讽的是……

    你们玄罡宗,貌似也很少夺得冠军吧?

    **炼神果,貌似很久没拿到过吧?

    这次捡到云千秋这样的妖孽,其他的不好说,文良还真敢不甩玄罡宗!

    “你!”

    憋了良久,巫立才话锋一转,似笑非笑道:“文良,你还真是会抬举自己啊,我玄罡宗就算再不济,也从未垫底过吧?”

    常年垫底,是玄天宗抹不去的痛。

    此话一出,气氛顿时变得压抑紧绷。

    正当此时,才见风涛陨阴羁却不乏锐利的目光,从王凯安身上挪开,脸色阴晴不定。

    在场的四人,都不是傻子。

    王凯安的出场,让他们不得不怀疑,只是没有明说罢了。

    风涛陨更加清楚,治愈识海,意味着什么!

    但是,未亲眼见到之前,无论如何他都不肯相信!

    沉默片刻,他的嘴角再次勾出抹嘲弄。

    比起治愈好王凯安的伤势,他更愿意相信,玄天宗这次是山穷水尽了!

    再说了,就算王凯安恢复了又能如何?

    能废他们一次,就能废第二次!

    想到此,才听其桀桀笑道:“垫底不要紧,就是不知道三年前的悲剧再重演一次,会是什么效果?”

    尖塔上的气氛剑拔弩张,石台之上,亦是如此。

    云千秋刚站到的位置,就见侯顺挂着虚伪的笑容走到近前。

    “王凯安,我还以为昨天只是谣言而已,没想到你竟然真的敢来。”

    “你都敢来,我为何不敢?”

    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王凯安此时的眸光,又泛出冰冷。

    然而哪怕他恨不得杀了对方,可光凭目光,却对侯顺毫无威胁:“切,手下败将,我不管你为何敢来,但这一次,最好识趣点!”

    再敢斗丹,老子直接让你变白痴!

    冷笑间,侯顺将目光落在了云千秋身上。

    “喂,你就是云千秋吧?你知不知道,你代替的那个王谦,三年前被我吓成了什么样?”

    说起这件往事,云千秋也是略有耳闻。

    当初王凯安斗丹时被创伤识海,作为队友的王谦,第一时间没有恼怒,也没有悲愤,反而是畏惧。

    那一幕,少年虽未亲眼见过,可听得出来,王谦当时是有多么丢脸。玄天宗的颜面,自然也因此被人嘲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