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2章 稍安勿躁
    ,精彩小说免费!

    “胡说八道?”

    巫立冷笑更甚:“是不是胡说八道,你心里难道没有数么?”

    风涛陨也附和道:“文良,你该不会想告诉我们,区区一个三阶灵药师,对于药液的见识,能做到过目即辨的地步?”

    “我……”

    面对两人的发难,文良不得不退让。

    就算再怎么不服,他也没有反驳的底气啊。

    而巫立见其目光躲闪,怎会放过讥讽的机会?

    “看来真是被我说中了啊,玄天宗倒真一届不如一届了,文良,这种雕虫小技,以后就别拿出来卖弄了。”

    “够了。”

    正当气势又剑拔弩张时,一声不容置疑的冷喝,夹杂着几分怒意,让几人面色一讪,再不敢多言。

    开口的,正是丹城城主李元魁。

    尽管巫力目光畏惧,但却仍旧微微俯身,故作义正言辞:“城主,请您明鉴啊,这种举动,明显是在干扰其他人的比试。”

    风涛陨也落井下石道:“是啊,把丹城大比当成哗众取宠的儿戏,这若是传出去,恐怕有失威严啊。”

    威严,是灵药师天生尊贵的附属物。

    两人的话,可谓正中要害。

    虽说刚才只是稍微影响唐子昂等人,但这三年一次的盛事,有着无数人关注。

    一域三宗的天才灵药师之间的比试,却如此滑稽,传出去不被人笑话才怪!

    文良在旁,望着巫立投来的狡黠目光,尽管内心又急又气,却不知该如何辩解。

    李元魁瞥视一眼,才缓缓开口道:“既是比试,有赢便有输。”

    话锋一转,声音变得威严十足:“可若是敢在丹城大比上故弄玄虚,绝不宽恕!”

    此话一出,巫立两人嘴角顿时闪过抹幸灾乐祸的弧度。

    这种拙劣的把戏,敢在城主大人面前卖弄,就是找死!

    丹城,可是这一域的灵药师的最高公会。

    而城主大人,更是站在了顶点。

    他老人家亲自开口,那名叫云千秋的家伙不仅要倒霉,若是态度恶劣,玄天宗都会受到牵连!

    “听见没有,文良长老,还不赶快给城主大人主动认错?”

    “就是,趁着辨药还未结束,赶紧让那小子收起这套把戏吧。”

    “我!”

    说实话,文良现在也是左右为难。

    如果认错,最好的结果,那也是云千秋被逐出此次大比。

    关键是,这错,让他怎么认?

    况且想到少年以往的谦虚,让文良咬牙坚持良久,最终却没有低头。

    这般坚持到底的架势,让李元魁看在眼里,微怒才化为一抹无奈。

    “罗长老,你去看看此子。”

    话音落毕,身后一位老者躬身领命:“是!”

    闪身走下尖塔时,还别有用意地瞥了文良一眼。

    李元魁此举,实际上已经够给文良面子了。

    他不出面,让长老下去敲打,若云千秋真是在故弄玄虚,肯定会被吓到原形毕露。

    这样,还不至于闹得太僵。

    只是心中思索间,李元魁那深不可测的眸中,却浮现出一抹说不出的疑惑。

    他实在不敢相信,文良敢当着自己的面,做出这种自毁身份的事来。

    与此同时,观众席上,却传来一阵骚动。

    放眼望去,一位身着华袍的青年,正有模有样地学着云千秋,手掌微抬,好似抓住了瓷瓶,放到面前,随后又故作遗憾地摇头道。

    “哎,不认识。”

    “可惜,又不认识……怎么都没见过。”

    这滑稽的模样,非但没有让同是豪门贵族的周围众人鄙夷,反而换来一阵哄笑。

    “哈哈,这么说来,你们觉得那小子能认出几种药液来?”

    “我赌三枚灵石,绝对不超过二十种!”

    “二十种?你没看这家伙已经看了一半了么,哪次不是端起来就立马放下?分明是一种都没认出来!”

    随着时间推移,众人越发肯定,云千秋的见识狭隘到可怜。

    正当此时,便见那位罗姓长老走到了少年面前。

    “喂,小子,你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然而这声低喝,并未能将全心沉浸在辨药中的云千秋惊醒。

    堂堂丹城长老,就在万众瞩目下,被他无视了。

    “可恶!”

    罗姓长老,脾气本就是极为火爆。

    更何况论身份,比起文良,他都能平起平坐。

    被派下来好心提醒,结果还被冷落了!

    这让他如何能忍?

    于是,便见老者掌锋猛然落于桌上。

    “嘭!”

    “小子,本长老的话,你当是耳旁风啊?”

    这一下,终于把云千秋惊到了。

    望着那满脸怒意的老者,少年有些纳闷地皱起剑眉。

    自己招惹到谁了么?

    “那个……请问长老,您刚才说什么了?”

    “我!”

    要不是给文良面子,他早一巴掌拍下去了!

    “本长老问你,你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这声质问,反倒让云千秋愣住了。

    甚至与老者对视,他那双星眸中除了疑惑外,还泛出抹看待白痴的情绪。

    这老头明明不瞎啊!

    “我这不是在辨药么?”

    那憨厚耿直的回答,换来的却是一阵拳锋爆鸣。

    “咯崩……”

    你特么这也叫辨药?

    你不会真是文良请来的逗比吧?

    恼怒过后,老者看向云千秋的眸中更是充斥着厌恶。

    不识抬举!

    中途既然找到你,肯定是你有问题。

    给你认错的机会,你还装傻充愣,真当丹城的威严能随意挑衅么?

    认不出就认不出,还偏偏说的理直气壮!

    在老者看来,云千秋根本就不配穿这身鼎火衣袍!

    “哼,辨药是吧,好,那你就继续辨,待会若是答不上来,别怪本长老没给过你机会!”

    说罢,老者拂袖,愤愤离去,巴不得立即将情况汇报给城主大人。

    哗众取宠,以此干扰他人。

    又死不承认,待会就算是文良也保不住你!

    这一幕,让得快要被药液整到崩溃的唐子昂见状,不禁勾起抹幸灾乐祸。

    “傻x,你还不知道刚才那人是谁吧?待会你哭都来不及!”

    时间推移,石台正中的沙漏,已经流失了大半。

    而随着罗长老的汇报,李元魁的眉头皱的更深……“文良,待会写完答案,本城主希望你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