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3章 想反悔?!
    ,精彩小说免费!

    “嗖……”

    更让风涛陨目光骇然的,远不止如此。

    虽然整座殿堂喊声震天,甚至连负责扔落锻神铁珠的长老都略被惊动,但在云千秋未支撑不住喊停以前,他必须要履行扔铁珠的责任。

    然而望着缓缓落下,最终归于那九十枚铁珠当中的四枚铁珠,连同那长老在内,不知多少人眼角狠抽。

    四枚锻神铁珠,竟然全部接住了?!

    要知道云千秋已经掌控了九十枚铁珠!

    就算是苏弘,从四枚齐发开始时,便做不到能全部接住!

    然而刚才那一幕,着实让诸多丹城长老的心情,超出了用震惊来形容的程度!

    因为现在,云千秋的成绩,已经超出了苏弘!

    凌驾于三宗一域药道公认的天之骄子!

    入微虽然是很多灵药师终生可望不可即的高深境界,但风涛陨清楚,堪堪跻身入微,绝对做不到这种地步!

    能接下九十四枚铁珠,他相信,可接连全部接住数次,那只有两种可能!

    其一,便是云千秋的精神力境界,要超出武道境界不少。

    这点虽然惊骇,可风涛陨还能接受。

    毕竟作为能代表宗门参加大比的天才,在场十二人的精神力境界,都是要略强于武道境界的。

    天下诸多灵药师,亦是如此。

    然而,望着此时虽然面生冷汗,但身形却依旧挺拔,未曾颤抖的云千秋,风涛陨知道……

    前者的精神力境界,恐怕不止高出自身境界半点啊!

    最起码,也要有武炼中阶了吧?

    可眼前的少年才多大?

    十六?十七?

    至少绝不到弱冠之年!

    此等年纪,能有如此境界,放做平时,便已足够让风涛陨侧目。

    更何况是万众瞩目的现在,更是激地他充满褶皱的额头升出几滴冷汗。

    不仅如此,尽管有些不愿意承认,但风涛陨必须要考虑第二种结果!

    那就是,云千秋的精神力造诣,绝对不是堪堪达到入微!

    至少已经能稍微掌控其中的诀窍了!

    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

    精神力境界,只要有资源有时间,总能提升。

    但精神力造诣,却和资源没多大关系啊!

    至于为何无法判断是那种结果,除了满心骇然,目光剧颤之外,便是因为……

    风涛陨总是觉得,这两种猜测都有可能!

    最关键是他的精神力造诣,在入微当中连小有水准都算不上,又如何判断别人?

    “武炼中阶的精神力,最少是跻身入微的控制造诣……此子,究竟是从哪来找的!?”

    风涛陨无语了。

    就连侯顺,都只顾搂着他的双腿,哭喊哀嚎止住,满脸呆滞错愕,只剩看待少年的目光,犹如看待怪物。

    坐席上,唐学真等丹城长老瞠目结舌,喃喃低语。

    “此子,除了是玄天宗长老伪装,我实在想不出究竟是谁能培养出如此妖孽!”

    “伪装?恐怕就算是继文长老之下的古明,精神力造诣未必能有如此厉害吧?”

    “这小子,真的是一个月前刚成为三阶灵药师的?”

    众人不得不怀疑,昨天城西分会那场闹剧,是不是玄天宗故意混淆视听的!

    然而清醒过后,用屁股想想,就知道不可能啊!

    且不说文良现在的脸色,有这等妖孽天才坐镇,还用得着散布谣言?直接狠抽玄羽宗的脸才是正道!

    更遑论唐子昂此时那瑟瑟发抖的模样,恐怕在场除了侯顺外,就他脸色最为难看。

    这等实力,亏自己昨天还敢登门挑衅?

    貌似纠文良几根胡鬓,都比招惹云千秋的下场要好受吧!

    同时,他再也不敢对王凯安心存怨气,反而暗暗决定,待会一定要好生赔礼道歉!

    因为唐子昂就算被扇的神志不清也该清楚,昨天王凯安虽然把自己说的一无是处,实际上……不只是指点自己,反而还无形中救了自己一回啊!

    整座殿堂,静的出奇,只剩数万人的呼吸,好似被少年周身萦绕的铁珠吸引,随着漂浮的节奏而喘息着。

    不知过去多久,才听得一声低喝,好似响彻了整座丹城。

    “落!”

    “嗖!”

    原本漂浮安稳的上百枚铁珠,犹如坠渊之岳似的,赫然砸于石板之上!

    而云千秋修长的身形,就站于锻神铁珠正中,亦是整座石台的正中。

    尽管耀眼的鼎火衣袍被略微浸湿,漆黑的发鬓有几滴冷汗落下,挡住了深邃如海的星眸,可却丝毫不影响他此时的凌然气势!

    星眸如锋,尽然出鞘!

    “那条要与我斗丹的疯狗,站出来!”

    一声冷喝,甚至根本不用刻意展现压抑,便惊得侯顺如置冰窟般,吓得神魂颠倒。

    “啊!”

    此时,侯顺再也顾不得求饶。

    因为云千秋落下铁珠的第一反应,与自己刚才如出一辙!

    从未忘掉斗丹之事!

    此时的他,连再跪求风涛陨的庇护都忘了,慌不择路地便往石台下跑去。

    侯顺脑海中,唯有一道念头。

    逃!

    不管逃到哪,也不敢今后还能不能再穿这身象征着荣耀的鼎火衣袍,总之,先逃出这怪物的视线再说!

    至少,能保护识海,不至于下半辈子变为白痴!

    然而殊不知他现在犹如丧家犬般的模样,比白痴还要可笑。

    同样,云千秋之所以如出一辙,便是因为,他刚才早就听到了侯顺的挑衅!

    甚至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他都听得清楚。

    当然,这并不代表若是侯顺刚才求饶,少年就能考虑放他一马。

    所以此时,云千秋嘴角的冷笑虽然淡漠,却谈不上什么狠厉残忍。

    “疯狗,哪里逃?”

    就这样,无数人的目光下,侯顺连滚带爬,哪还有半点在乎丹城大比的样子?犹如躲避瘟神般向台下跑去。

    然而慌不择路之下,侯顺却没注意到,自己跑去的方向,所坐的正是唐学真在内的数位丹城长老。

    要是换做以往,他们不免要忌惮风涛陨几分,可是现在……

    诸位老者眸中,有的仅剩厌恶和鄙夷。“侯顺药师,答应与人斗丹之事,怎能因此而反悔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