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8章 跳梁小丑
    ,精彩小说免费!

    心想,到时候若是此药液发扬光大,人人皆知,却是由自己冠名,绝对比名垂史册还值得骄傲!

    “哈哈……风客卿真是爽快,但本城主并无功劳,有何资格为此稀世药液冠名?”

    “城主大人切莫退让,您乃三宗一域药道魁首,老夫又曾多次受您指点,这是应该的……”

    “好好好,此事稍后再论。”

    欣然接受了示好的李元魁,笑容可谓春风得意。

    然而被挤到角落的赵天匡,却很是不屑地撇嘴嘟囔道:“切,有什么可得意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有多大本事!”

    说罢,还不忘期待着少年的认同:“云兄,你说对吧?”

    “……”

    愈神丹,赵天匡再清楚不过。

    所以从刚才风涛陨那副自卖自夸,以及被这些长老挤到角落,他显得很是郁闷。

    然而本该备受瞩目,光环加身,此时却显得默默无闻的云千秋,脸上却无半点恼火,反而始终挂着淡笑。

    不偏不倚的说,玄羽宗虽为八品宗门,但能发明出这药液,也算有些本事。

    当然,看那瓷瓶中粘稠的成色,云千秋就实在难以升出夸赞心思。

    最关键的是……

    饶是玄羽宗倾注心血多年,到头来,钻研的却是毫无卵用的垃圾。

    没错,这东西在云千秋眼里,的确和垃圾没什么本质的区别!

    “千秋,你也别藏着掖着了,看风老头那欠扁的模样,老夫真想拿鞋底抽他……”

    正当文良在旁偷偷拉着衣角,小心提醒时,却正好迎上风涛陨的目光。

    “诸位,请容老夫再多嘴一句!”

    随着嘴角的阴笑扬起,围在两旁的丹城长老,不禁纷纷后退,为风涛陨和文良让出一条路。

    “看这架势,风客卿貌似要对文长老发难了!”

    “是啊,刚才玄天宗出尽风头,还废了侯顺药师,风客卿心底怎会不怨恨?”

    “可惜,刚刚招揽了云千秋这等少年天才,却又得罪了玄羽宗!”

    此时与文良关系不错的唐学真等人,不由摇头叹气。

    在他们看来,玄天宗被打击,乃是摆在眼前的事实。

    原本玄天宗和玄羽宗之间,底蕴就相差甚远。

    就算出了一个云千秋,能重振颜面,可就凭今天风涛陨拿出的药液,绝对能稳压前者!

    孤身一位妖孽天才,与整个八品宗门之间,完全没有争锋的可能。

    正当众人在为玄天宗的下场担忧感慨时,却听风涛陨终于开口了:“文长老,你们玄天宗昨天废我师侄识海之时,可还记得?”

    文良闻言,非但没有半点大难临头的害怕,反而出奇的震惊,甚至语气中还有一抹……不屑。

    “此事昨天才发生,本长老又不糊涂,当然记得一清二楚!”

    最后四字,老者还莫名地咬牙极重,直惊得李元魁等人暗暗咋舌。

    文长老,你不会疯了吧?

    刚才风客卿拿出的药液,你是没看到么?

    现在认错都来不及,还态度如此强硬,生怕玄羽宗打压起来太仁慈?

    虽说众目睽睽下,李元魁相信风涛陨不敢拿云千秋出气,但他仍旧忍不住心底无奈道:“诶…文良他从年轻时便是这般宁折不弯,偏偏风客卿又为人强势。”

    “这两人剑拔弩张,本城主现在,还真难以劝阻。”

    要知道药液的冠名权,自己可是应下了。

    这时候再站出来阻止,貌似有点不合适吧?

    正当李元魁心中盘算着如此化干戈为玉帛时,却见风涛陨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这老东西,骨头还是这么硬啊!

    都到了这时候,还不识抬举!

    那就活该沦为本客卿的垫脚石了!

    想到此,风涛陨当即冷哼道:“既然文长老记得,那老夫也在此开门见山,你的师侄王凯安,貌似识海创伤拖延几年了吧?”

    “别怪本客卿心胸狭隘,此药液,绝不会卖你玄天宗半瓶!”

    话音落毕,风涛陨还不忘似笑非笑道:“毕竟,这项成就,其中也有侯顺师尊的心血,我若卖给你,岂不寒了他师徒二人的心?”

    一字一句,掷地有声,倨傲至极!

    在旁的云千秋闻言,星眸微眯,忍不住暗暗赞叹。

    好一只狡猾的老狐狸啊!

    能独占鳌头这么多年,风涛陨还真不是白混的。

    刚才那话,不仅将丢掉的脸面找回来,还让人无法反驳!

    哪怕是李元魁,都没法说风涛陨是公报私仇。

    况且人家就算公报私仇,又能如何?

    药液一出,玄羽宗可谓势头正盛,连身为城主的他都得考虑今后对待玄羽宗的态度,更何况别人?

    最关键的是,这丹城大比,三宗一域有头有脸的权贵,几乎都到场了。

    从今往后,谁敢拿药液卖给玄天宗,就是在得罪玄羽宗!

    九品宗门和八品宗门如何衡量,傻子都清楚。

    “风客卿这招,实在太……诶,文良兄,你说你昨日为何将事情做的那么绝!”

    唐学真等丹城长老,虽说有些看不下去,但却并未站出来。

    明哲保身之道,哪怕身为长老的他们,也不敢与如今锋芒正盛的玄羽宗抗衡。

    何况这药液是玄羽宗发明的,想卖给谁,是人家的自由,何时轮到自己多管闲事?

    但不得不说,玄天宗刚找回的颜面,在此刻好似荡然无存……

    观众席上,议论不断,期间还充斥着少年的名字。

    “啧,昨天废人识海的时候那么强横,没想到时隔一天就被玄羽宗报复了!”

    “是啊,不愧是占据魁首多年的八品宗门,今后可千万不能得罪!”

    “我看今后有风客卿在,云千秋在这三宗一域,肯定也会受到打击。”

    “没错,虽然云药师天赋出众,但羽翼未丰,便招惹玄羽宗,日子不好过啊……”

    正当众人在为玄天宗以及少年今后的命运担忧时,满脸冷笑的风涛陨,还不忘用灵识传音讥讽:“老杂毛,现在你该知道,招惹我玄羽宗的下场了吧!”

    话语倨傲,带着毋庸置疑的狂妄。然而这番话在文良的心底响起,却让他好似听到了跳梁小丑的聒噪般,感到可笑至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