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2章 牧府
    ,精彩小说免费!

    可以说他们成为灵药学徒的那刻,就已经被师尊前辈告诫再三,铭记于心。

    如此根深蒂固的理念,虽然因为眼前这枚前所未闻的灵丹而动摇了,可却还未颠覆。

    然而对于这些质疑,云千秋却欣然接受。

    甚至现在的场面,他在昨晚炼制愈神丹的时候,就早有预料。

    “这个简单,烦请一位识海受创的药师,当众服下此丹即可。”

    少年嘴角微笑,语气还是那般风轻云淡,却透露着无可挑剔的自信。

    证明的方法,简单粗暴,却让人挑不出瑕疵。

    可是,该选谁为好呢?

    风涛陨倒是很想说,把侯顺抬过来试试。

    但是仅仅瞥了云千秋一眼,这念头便打消了。

    开玩笑,脸皮就算厚到丹城城墙的那种程度,恐怕也不会开这口啊!

    正当此时,却听唐学真上前道:“城主,不如去请牧长老前来,如何?”

    牧长老三字一出,诸多长老不由心神一振,神色间泛出几抹尊敬。

    就连李元魁都满脸凝重,思索再三,才点头道:“好吧,速速派人去牧府!”

    不待他吩咐,便见数道疾影冲天而起,向着殿堂外掠去。

    李元魁抬头望天,感慨道:“云药师,本城主不得不承认,你今天让我开了眼界。”

    云千秋站于身后,微微躬身,神色虽然谦虚,但对于这番夸奖,却不可否置地默认。

    “现在,就是发财之路的最后一步了!”

    与此同时,丹城城东,豪门林立。

    牧府的门匾,黑底裹金,落笔沧桑,犹如劲松。

    只有极少数人知晓,这门匾,乃是上任丹城城主亲自提笔,可想其分量!

    然而如今的牧府当中,却并无与这光辉历史对应的繁荣。

    虽不至于苍凉破败,但如今的地位,说一落千丈都不过分。

    没落的开始,是七年前。

    牧府的参天大树,丹城长老——牧隆,因为一次闭关走火入魔,而导致识海受创。

    说起牧隆,哪怕如今已经是老态龙钟,但对于丹城长老而言,仍旧是需要尊敬的存在。

    因为他与上任丹城城主,乃是忘年之交。

    在丹城当中,无论地位与实力,都毋庸置疑。

    甚至巅峰时期,比起如今的风涛陨,都只强不弱。

    ……

    “老爷,府上的乌首清心笋快用尽了。”

    一处雅致的别院当中,管家神色恭敬,语气却显得低落。

    屋内,一名气质儒雅,衣着低调却不失奢华的中年男子望着府上的账本,正眉头紧皱。

    “又用完了?”

    语气有几分无奈,又有几分悲凉。

    这七年,管家说的最多的,便是这番话。

    每一次,除了痛心疾首外,还意味着,府上又要支出一百灵石。

    这对于如今的牧府来说,是一项不小的支出。

    然而握了握拳后,却见男子取下自己的腰牌,抛给面前的管家。

    “去库房,再取一百灵石!”

    男子名为牧赫,乃是现任牧府家主,亦是丹城名誉长老之一。

    然而现在的他,却无半点豪门之主的风光。

    或者说,从七年前,牧府便已经开始家道中落。

    尽管牧隆与前任城主交情不浅,在丹城地位不俗,可天大的面子,也重不过灵石。

    实际上,每次派管家买回的灵药,都要比原本价值的年份深远,药效更佳,牧赫便已经深领这份同仁之间的情谊。

    “父亲的识海,最多……只能再撑一年了吧。”

    坚持了整整七年,说出这话,牧赫不知是该解脱还是无奈,亦或是悲伤。

    饶是花费巨大,可牧府上下,却没有半句怨言。

    因为他们清楚,牧府是依靠着牧隆,才有了今天的地位。

    如今这颗参天大树摇摇欲坠,牧赫能做的,唯有苦苦支撑。

    “若是能让父亲识海痊愈,我就算豁出这条命去,又算什么!?”

    咬了咬牙,却见牧赫又自嘲摇头,惨笑不语。

    识海不可愈这道铁则,怎会因为他的祈祷就能改变?

    然而正当此时,却见他眉头一皱,灵识当中,传来两道掠空而至的尖啸!

    “什么人!?”

    “嗖……”

    刚闪于院外,牧赫便怔住了。

    “唐会长,李长老,你们这是?”

    其中一人,正是唐学真。

    身形落毕,两人对视过后,才轻笑道:“牧家主,快带我们去见牧隆长老……”

    与此同时,丹城当中。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所有人的目光,都满怀期盼地望着那道被光幕笼罩的石门。

    在此期间,云千秋从文良那里得知了这位牧隆长老的一些事迹。

    “若没记错的话,牧长老识海受创,已经有将近七年了吧?”

    李元魁眉目间,充斥着几分惋惜。

    身旁的关温,亦是满脸愁容道:“是啊,半年前我去看望他时,牧长老的识海,已经枯萎了十之七八,连生活都需让人时刻照料。”

    说话间,众人便见半空之上,有数道疾影掠过!

    伴随两旁的,赫然是唐学真二人。

    而哪怕贵为丹城长老的他们,此时却也不介意放下尊贵的身份,簇拥在辇轿旁。

    与之相比,牧赫的神色,就要忐忑许多了。

    尽管刚才,唐学真已经将少年的惊艳表现告诉了他,可对于治愈识海的灵丹,牧赫仍旧有些怀疑。

    怀疑当中,又有几分希冀,甚至与云千秋四目相对时,眸中还闪烁着一抹惊艳。

    望着四周无数的观众,牧赫也明白,这种场合,任谁都没胆量口出狂言。

    “见过城主大人,见过两位客卿……”

    身形刚落地,牧赫便急忙躬身行礼,却没想往常严肃的李元魁,手掌微抬,便将其扶了起来,语气中更是带着和善:“不必多礼,牧老前辈他,如今可安好?”

    听到这话,牧赫不由神色暗淡,咬了咬唇,才去撩辇轿的锦帘。

    然而正当此时,却听轿内传来一阵疯癫的憨笑。

    “嘿嘿,元魁,老夫怎么听到元魁的声音了?”

    元魁二字,也唯有轿内之人,才敢如此称呼。

    李元魁闻言,身形一振,随后竟不顾身份,亲自去撩起那道锦帘。文良等诸多丹城长老,更是微微俯首,以示尊敬,倨傲如风涛陨,也不例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