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7章 小气鬼
    ,精彩小说免费!

    “师父,您不是说玄羽宗很有钱么?怎么连一千灵石都不愿意出?”

    “谁知道呢,可能是风老头太小气了吧。”

    “切,说的那么诚恳,原来如此吝啬。”

    文良师徒并没有刻意压抑的谈论,更是让慌张跑路的风涛陨一阵踉跄,险些摔倒。

    然而饶是他脸色已然阴沉如墨,最终却连一抹阴狠的回眸都不敢留下。

    就这样,来时风光无限,倨傲轩昂的玄羽宗,离场时却是那般狼狈……

    不少观众目送的眼神后,都充满了同情。

    同样,短短两天时间,从默默无闻,到让丹城客卿落荒而逃,堂堂八品宗门的会长脸面丢尽,又敢怒不敢言,云千秋又一次创造了旁人终生无法企及的奇迹。

    然而当石台上的诸多长老逐渐安静下来时,才听到一阵轻喃……

    “先以琉璃花果之效,又是乌首清心笋的温润,最后那令精神力凝聚的灵药,是…是什么来着?”

    放眼看去,充入众人视线的,正是满脸思索的牧隆!

    此时的老者,正盘膝而坐,银眉紧皱,刚才的动静让他衣衫和发型都略显凌乱,然而此时此时却仿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当中,对于周围投来的目光全然不知。

    “……”

    在场无数观众,甚至李元魁等人,都是一阵无语。

    就连云千秋,都是嘴角微抽,略感错愕。

    这位牧长老的反应,貌似有些出乎预料吧?

    寻常人识海痊愈,就如王凯安那般,可谓重获新生,欣喜若狂,但牧隆即将枯萎的识海刚恢复过后,第一件事竟然是钻研愈神丹的玄妙。

    “咳咳,云客卿切莫见怪,牧长老他,以前就是这么醉心于丹道……”

    无语过后,李元魁才讪讪解释道。

    牧隆能有曾经的地位,与他对于药道的专注和勤奋是离不开的。

    当然,也正是因为这等近乎离谱的专注,才使得他七年期落得识海受创的下场……

    “无妨,无妨。”

    除了无妨,云千秋真不知该说什么为好。

    找牧隆要愈神丹的钱,明显有些不合适。

    强按着老者的头对自己感恩戴德,貌似更欠妥。

    好在,李元魁并未让这等尴尬的场面持续太久,解释过后,便准备上前惊醒牧隆。

    放眼整个丹城,惊扰醉心钻研又不会被训斥的,恐怕也就李元魁了。

    然而还没待他凑到近前,却见如何都思索不出最后一道玄妙的牧隆抓着银发,显出几分焦急,抬头呵斥道:“喂,到底是如何才能令精神力凝聚……”

    话未说完,便戛然而止。

    望着在场无数观众,再迎着李元魁等人的目光,牧隆终于反应了过来:“老,老夫的识海治愈了?”

    “……”

    又是全场无语。

    尤其是李元魁,站在中间,尴尬无比。

    拜托!

    牧老,您颓败七年,反射弧也迟钝了?

    现在才意识到自己识海治愈了?

    好在,思索这么久,牧隆终于反应了过来。

    于是,便是一阵响彻丹城的仰头狂笑。

    “哈哈哈,苍天有眼,定是认为牧某丹道之路,绝不会止步于此……”

    颓败了七年,一朝爆发,牧隆的喜悦,可想而知。

    然而云千秋等人望着仰头狂笑的老者,嘴角忍不住连连抽动。

    这简直就是丹城的一朵奇葩啊!

    幸亏牧赫在场,刚才父亲识海恢复的奇迹,他可是全程都看在眼里!

    云千秋被诸多长老犹如众星捧月般道贺,牧赫也是极为识趣地并未上前打扰。

    此时见状,便见他神色感激,双膝一跪。

    “云客卿大恩大德,牧家,世代难忘!”

    与王凯安当初一样,这等恩情,值得牧赫三叩九拜!

    然而还不待他额头着地,便听耳边传来一阵痛呼。

    “嘶,老夫的识海,怎么还未彻底痊愈?!”

    只见原本狂笑的牧隆此时却面色痛苦,双手死死捂着额头。

    这等变故,顿时让李元魁等人一惊。

    难不成这愈神丹的功效是假的?

    牧隆的表现,分明是识海受创却还强行动用精神力的后果。

    然而还不待众人的目光中升出质疑,便见云千秋淡淡解释道:“牧长老的识海,确实还未彻底痊愈。”

    “但并非药效作假,而是他识海受创多年,接近枯萎,一枚愈神丹的药效,还不足以彻底治愈。”

    “原来如此。”

    听完解释过后,李元魁等人才长舒口气。

    确实,尽管牧隆还未彻底恢复,但比起刚才那几近痴傻的模样,已经是天壤之别了。

    受创七年,还能撑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

    况且愈神丹虽然是云千秋亲手炼制,成色与药效都是上佳,可别忘了,牧隆的识海,也远强过王凯安啊!

    同样,受创之后想要治愈,付出的代价自然也要比后者更多。

    “父亲,您就先别着急动用精神力了!”

    放心过后,才见牧赫对云千秋诚恳一拜,急忙起身,将牧隆拉到身边。

    整整七年无缘药道,治愈后第二件事,竟然是赶忙动用自己的精神力。

    这失而复得的喜悦,让牧隆今天接连失态。

    “父亲,这位是云客卿,是他拿出的愈神丹,为您治愈的识海!”

    “噢?”

    直到此时,牧隆才真正打量起满脸淡笑的少年。

    第一印象,就是太年轻了!

    年轻到让他有些怀疑。

    然而当着李元魁的面,再加上牧赫的解释,才让老者紧皱的银眉逐渐舒展……

    “原来如此!”

    豁然开朗后,牧隆神色一振,心底的激动难以按耐:“惊世奇丹,绝对是惊世奇丹!”

    “咦,元魁,如此惊世奇丹,你们为何如此淡定?”

    “……爹,刚才您走神那会,城主大人和诸位长老已经激动过了。”

    “原来如此!”

    解释之余,牧赫还面带讪然地对云千秋等人连连点头致歉。

    说实话,父亲的思维之奇葩,身为亲生儿子的牧赫都觉得尴尬。

    “那个,父亲,云客卿的大恩大德,咱们是不是……”

    把少年晾在旁这么久,不免让他感到惭愧。而被提醒过后,牧隆面色间才升出凝重,走于少年的面前,苍老却不显佝偻的身形,就想跪地拜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