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2章 没看到在交流吗
    ,精彩小说免费!

    暗暗打定主意后,云千秋那双星眸中的昂然才逐渐恢复平淡。

    然而李元魁却没注意到少年刚才的异样,反而答应过后,嘴角还不禁闪过抹半狡黠半讪然的笑容。

    “千秋啊,你看老夫命人取材料,恐怕得有一段时间,你我闲来无事,不如趁此机会,切磋药道如何?”

    那张老脸上的古怪笑容,云千秋曾经在文良的脸上也见过。

    然而少年微微一愣过后,却不免有些郁闷。

    这老狐狸,果然没那么好封口!

    所谓趁此机会,实际上别有深意。

    在李元魁看来,自己刚答应了不禀报愈神丹的消息,少年也算欠了个人情,终归得讨要点好处。

    虽然这幅嘴脸颇有奸商的嫌弃,但在李元魁看来,若是能从少年身上习得那位高人所传授的皮毛,自己区区城主的脸面又算什么?

    更何况就算再傻,他也能猜出来,以云千秋的天赋,今后三宗一域,岂够他施展拳脚?

    到时候少年云游历练,名扬天下,恐怕未必会记得自己这丹城城主。

    所以李元魁正憨笑着连连搓手,双眸之中哪还有半点深邃与威严,煞有一副见到至宝的炽热。

    对此,云千秋虽然郁闷,但并未打算拒绝。

    自己那所谓的师父,能不用半句解释,可见李元魁有多识趣。

    反正闲来无事,稍微指点,也算结下一份善缘。

    “那不知前辈想切磋哪方面?”

    “嘿嘿……手法!就手法!”

    炼丹比试时,少年所展现的那套手法,在外人眼中毫无玄通,但揣测出一点门道的李元魁,对此可谓是牵肠挂肚。

    “好吧,那晚辈就不客气了。”

    随后,一老一少两人,就在石亭当中,切磋起炼丹手法。

    说是切磋,实际情况却是云千秋在教导,李元魁如学生般,小心翼翼地学着,就连每次的疑问,都很是谨慎地打量少年的脸色后,才敢发问。

    指点虽然不多,毕竟两人的交情没深到倾囊相授的地步,但在云千秋看来微末到不入流的手法,对于李元魁而言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无价之宝。

    期间,每逢解答手法玄妙之处,李元魁都大有所获,感悟过后,恨不得给少年行半师礼。

    答谢的客套话,云千秋欣然接受,但那动辄就躬身的行礼,他还是敬谢不敏了。

    “千秋,你刚才说的那处凝掌,是不是……”

    良久过后,夜色降临,却见一位长老急匆匆地向石亭跑来。

    “城主大人,这是云客卿需要的材料……”

    还没待他说完,便被李元魁的表情惊呆了。

    自己平时敬仰万分的城主大人,竟然在向人讨教?

    而且那副表情,也太谦虚了吧!

    谦虚到让那位长老都替已故的前任城主感到不公。

    放眼三宗一域,有谁能指点城主大人的?

    就算云客卿再怎么逆天,可这才不到弱冠之年,妖孽的有些离谱了吧?

    原本这几天就被各种劲爆消息惊得头脑发懵的长老,见到又要行礼,却被少年赶忙拦住的一幕,只感觉天旋地转。

    这几天的种种奇迹,不会是在做梦吧?

    没错!就是在做梦!哪有什么治愈识海的灵丹!

    然而还没待那位长老伸手掐自己的面颊,耳边传来城主大人那声熟悉又下人的呵斥,便让他如梦初醒,冷汗淋漓。

    “这么快就收集完了?!你确定没遗漏?!”

    望着那李元魁那略显愠怒与不爽的脸色,送药长老满脸凌乱。

    我是不小心惹到城主大人了么?

    仔细回想,貌似前些日子自己才受到夸奖啊!

    怎么今天就被训斥了?

    老者想不明白,最终只能尴尬一笑:“回禀城主,您下令火速准备,我等怎敢怠慢?”

    “云客卿那张纸单上的材料,丝毫不差!请城主大人过目!”

    过,过目!?

    原本是尽忠尽责的跑腿,却让李元魁的脸色逐渐阴沉下来。

    这老糊涂难道听不出来本城主话里的意思?

    他现在真是后悔,为何刚才要让这货抓紧准备材料!

    关于那套手法的玄妙,李元魁还没全部悟透啊!

    就这短短一个时辰,对他而言,胜过自己胡乱钻研十余年!

    “咳咳,你确定这些都是最上佳的材料?再拿去检查一遍……”

    郁闷之余,李元魁又不好再纠缠少年,只好找了个理由。

    然而那位长老的一番话,差点让他吐血。

    “回禀城主和云客卿,请您放心,我敢保证,这绝对是咱们丹城宝库最上佳的材料!”

    “……”

    原本想趁机讨好巴结眼前两人的老者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城主大人那副想把自己一脚踹飞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这真的是最好的材料了啊!

    可怜那长老被连番训斥,却只能憋屈地蒙在鼓里。

    幸亏在旁的云千秋看不下去,才站出来替其解围道:“辛苦前辈了,将材料交给我就好。”

    “还不快退下?!没见本城主与云客卿有要事商谈……”

    带着满腔幽怨与憋屈,那名长老只留下一道苍凉的背影。

    “嘿嘿,千秋,现在没事了,咱们继续吧。”

    等老者告退后,李元魁又恢复了刚才那副死缠烂打的表情。

    今天这事若是流传出去,恐怕城主大人那不苟言笑的威严形象,将会荡然无存。

    望着丝毫不知足的李元魁,云千秋一脸黑线。

    拜托,我还要炼制愈神丹啊!

    我现在的时间,好歹也能用灵石计算了吧,你这白占便宜的嘴脸分外可憎啊!

    但望着石桌上价值数百灵石的灵草灵果,少年却忽然笑了。

    “李前辈,你看这材料如此上佳,恐怕价格也会偏贵吧?”

    “贵?你这是什么话,跟老夫还见外,这些材料……嗯,算你七折!”

    “七折?啧啧,本来小子还有一套炼丹诀窍,不过现在得回去抓紧炼制了!”

    李元魁闻言,大惊失色道:“别啊,千秋,云客卿……五折,二百灵石,这些材料都归你!”

    “噢?是么,晚辈刚才的那套手法,其实还有最为高深的几式没说。”

    “老夫……老夫拼了!一百灵石!”望着李元魁那通红之余还略带恳求的表情,云千秋终于笑了:“好说,那么城主大人,咱们继续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