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3章 猜测
    ,精彩小说免费!

    入夜时分,云千秋是被李元魁亲自送出丹城的。

    “哈哈,千秋啊,今日真是听得尔之教诲,令老夫茅塞顿开啊……”

    如此毫不吝啬的夸奖,明显是其他两位客卿享受不到的待遇。

    然而对此,少年却亦是满脸笑容:“城主大人太客气了,毕竟身为同仁,互相切磋是应该的。”

    毕竟你拿二百灵石当学费,我怎么可能不教呢?

    虽然最后云千秋已经将价格砍到了一百灵石,但考虑到城主大人的面子,终究还是没太过分。

    离去之时,矗立在丹城的守卫与过路的执事长老投来的皆是惊错羡慕的眼神,他们还真没见过,谁能与城主大人谈笑甚欢到能让其亲自送客的地步。

    当然,若是让他们知晓短短两个时辰,李元魁便付出了两百灵石的学费,此时还能笑的如此高兴,恐怕看待少年的目光就不只是羡慕了。

    同样,云千秋今天心情大好,万事俱备,自己在丹城的发财之路,只差最后一步东风了!

    这般意气风发,正可谓数百灵石谈笑间,放眼丹城还有谁?

    可惜少年的心情只持续到回到城西分会而已。

    摆脱了那些应酬,此时的云千秋,正立于一处刻满铭文的密室外,剑眉微蹙。

    “三天时间,炼制二十枚愈神丹,还真是一点闲暇都没有啊。”

    密室,乃是分会长唐学真的专用之处,其他长老一概不得入内。

    但以云千秋如今的身份,别说借用密室,实际上在丹城当中,都有为客卿长老准备的修行之处。

    让少年略感头疼的是,这次赊账的材料,总共才刚好够炼制二十次。

    也就是说,每一次炼制,都无法出错。

    放眼整座丹城,恐怕是李元魁都做不到。

    事不宜迟,进入密室后,少年便取出药鼎,掌心升出幽蓝森白的阴寒炽热……

    接下来的三天,云千秋沉浸在闭关炼丹。

    然而外界的热闹,却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弱,反而越临近拍卖,城内激动的气氛便越发强烈。

    可以说原本来观看丹城大比的观众,只有寥寥几人离去。

    大比已过,丹城各大客栈仍旧人满为患。

    就算一百灵石的愈神丹他们买不起,但热闹总是要凑的。

    凑热闹的,还有各大拍卖行以及世家。

    说来原因很好戏,这种蹭名气的绝佳机会,凡是有点眼光的商人都不会眼睁睁放过。

    更何况,为了能在众多竞争对手的哄抬下买到一枚愈神丹,许多豪门这几日内,都开始出售收藏多年的宝物,只求换取更多的灵石,让自己在拍卖会上加筹码时更多几分底气。

    最终,几大拍卖行各种好处送去,才得到了丹城的允许,三天后的拍卖会,愈神丹将分为十次拍卖,穿插在各种宝物的前后。

    而那些宝物,亦是那些渴求愈神丹的豪门拿出来的。

    可以说往日在丹城难得一件的功法武技、兵刃法宝,如今却犹如洪水般接连涌现。

    因为愈神丹引起的轰动,三天后的拍卖会,可谓是史无前例的琳琅满目。

    不仅如此,几大拍卖行与权贵商议,拍卖所得的利益,半成用作酬谢丹城,而另外半成,则是借机讨好风头正盛的云客卿。

    而这些,云千秋别说刻意宣传助长名气,甚至身处炼丹房的他,对此都毫不知情。

    与此同时,原本没落的牧府,如今亦是喜气洋洋,来往宾客不断,再现了鼎盛时期的繁荣。

    宾客前来拜见讨好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曾经的资深长老——牧隆即将恢复识海!

    这就意味着,那位论药道实力能与两大客卿相提并论的老者,再次崛起了!

    牧府的崛起,指日可待。

    所以那些因为牧隆受创而疏远的豪门,几乎是在大比结束后,就急忙派人准备重礼,围堵在牧府门外。

    而那些曾经与牧隆关系匪浅,并且也雪中送炭过的长老,亦是前来恭喜,顺便嘛……

    恭祝牧老识海痊愈,如此大喜,不知可否为小人炼制一枚灵丹?

    灵药师,在哪都是受人尊崇万分。

    络绎不绝的宾客,足足持续了三天,才算平息下来,由此可见牧府,或者说牧隆在丹城的地位之高,影响之远。

    “父亲,这是城南张会长送来的礼单,请您过目…”

    牧府上下,这几天完全沉浸在欢喜当中,身为家主的牧赫更是苦尽甘来,为自己遮风避雨的参天大树如获新生,如何能不喜?

    然而本该最欣喜若狂的牧隆,此时却皱着银眉,坐于檀木椅上,语气莫名的严肃:“赫儿,你认为每一枚愈神丹,能卖出何等价格?”

    此话一出,虽不明白父亲的用意,但身为灵药师,又身为一府之主,牧赫低头思索片刻后,便说道:“虽然云客卿已经将底价压在一百灵石,但愈神丹对于各大豪门而言都是至宝,到时候……”

    “恐怕每一枚,都能卖出二百灵石以上,甚至若有人哄抢,三百灵石也未必不可!”

    二百灵石,这已然是能媲美六阶下品灵丹的价格了!

    “嗯,以那些豪门的底蕴,大概就是这个价格了。”

    说完之后,牧隆微微一叹,眉头皱的更深。

    牧赫见状,迟疑片刻才开口道:“父亲识海初愈,本该大喜才对,为何如此愁眉苦脸?”

    “难不成……您是觉得,云客卿当日在丹城当众所说为您再炼制一枚愈神丹,只是客套虚话而已?”

    这种可能,牧赫并非没有考虑过。

    一来,愈神丹的价格摆在这里,二百多灵石的灵丹,谁会轻易送人?

    况且虽然心怀感激,但若论交情……

    貌似自己只见过云客卿一面吧?

    牧赫实在想不出来,那位名震丹城的少年,为何会对牧府这么好。

    当然,认为云千秋说虚话,并非是牧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事实上,他这几天正是思索着如何报答少年,才会这般考虑的。

    然而话刚说完,便见端坐的牧隆脸色逐渐阴沉下来……“混账小子!云客卿心怀大义,岂是你能胡乱污蔑的?自己掌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