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6章 大义
    ,精彩小说免费!

    原本没有愈神丹时,张家虽不如以前那般风光,但在丹城也算有头有脸,占有一席之地。

    而这些,还是拜张家老祖曾经打拼下的家业。

    说起张家老祖,如今知晓的人并不多,但在三十年前,却风过无限,可以说仅次于牧隆一辈的人物。

    但与牧隆那般痴心丹道不同,张家老祖跻身丹城长老之后,便全心振兴家族,多年打拼,才令原本只是小家族的张府成为一流豪门!

    尽管只是一流豪门的末尾,但在丹城也能称之为风光无限了。

    最近几年,拼搏一生的张家老祖便安享天伦之乐,从此不碰药鼎。

    但两年前,张家的商会,却接到了一单难以拒绝的生意。

    那笔生意若是做成,足够让只是勉强跻身一流的张府从此站稳地位。

    所以,为了家族,不问药道多年的张家老祖,终究决定亲自出手。

    但结果却酿成了如今的悲剧。

    这也幸亏是张家善于经营,张家老祖担任长老期间,买下了极为繁荣的商铺与产业。

    也正是因为如此,老祖识海受创,才不至于像牧府那般日渐衰落,还能维持在二流豪门。

    但事无绝对,张家老祖年轻时为了振兴张府,自然得罪了不少同仁。

    甚至买那几处商铺时,还与当时青黄不接的孙家结下仇怨。

    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今孙家多出的那几位丹城天才,假以时日,定能与顶尖豪门并肩,但张家多年努力,却成了一场空。

    愈神丹的出现,让张顺义看到了转机。

    只要能治好老祖,那给他足够的时间,张家也定能重现当初的繁荣。

    就算老祖再不问药道,也算他的一片善心。

    毕竟张家能有今天的地位,老祖可谓鞠躬尽瘁,就差死而后已了。

    但是,张顺义没有想到,倾尽家产,却仍旧没有买到愈神丹!

    “李家家主年轻时曾受老祖指点之恩,争抢抬价,想毕是真想储存一枚,以备不时之需。”

    “可是孙家……连买两枚,以他们的财力,足够影响根基了,根本没必要最后还要和咱们争抢!”

    想到此,张顺义的脸色越发阴沉。

    很明显,孙家动摇的根基,肯定想要从自己手上赚回去!

    例如,那两处商铺!

    要知道,丹城繁华地带的商铺街道,除了寸土寸金之外,皆都归丹城掌控。

    换句话说,想要跻身豪门,必须依靠家族当中丹城长老积年累月的为丹城效力才能换来。

    一想到父亲拼搏数十年的心血,如今却面临着被人趁火打劫,张顺义就感到胸口沉闷,悲愤不已。

    “家主,不如咱们去求云客卿吧,四百灵石,一定会答应的!若是让老祖知道您拿那几处商铺去求孙家……他老人家能答应么?”

    “求?”

    张顺义闻言,却凄笑着摇了摇头。

    “云客卿肯将底价压到一百灵石,就足够仁义了。”

    “但二长老,你就没有想过,为何最后三枚愈神丹,临时变动为同时拍卖,价高者得?”

    “这……”

    此话一出,张家长老捶在半空的手不由怔住了。

    是啊!最后三枚同时竞拍,不就是为了多要灵石么?

    否则的话,为何要临时变动?

    恐怕云千秋都没想到,他只是私下直接将价值近千的灵药大包大揽,这才导致了拍卖最后变动,竟然会被张顺义误解成刻意哄抬炒价。

    不明真相的张家长老听后,明显怒不可遏,但张顺义随后略带自嘲地笑声,却让他冷静下来:“算了,此事若责怪于云客卿,那我张家还有何脸面在丹城立足?”

    “灵药师不是圣人,扪心自问,如若这愈神丹的配方是你我所有,能做到像云客卿那般底价只需一百灵石而已么?”

    张家长老闻言,沉默着低下头,眸中闪烁着惭愧与不甘。

    愈神丹这等惊世奇丹,只要稍微有点经商头脑,都不会一次性拿出十枚拍卖,而且底价还如此低。

    云客卿能让利如此,已经够仁至义尽了。

    但是,一想到老祖如今的状况,让他怎能淡定?

    “罢了,四百灵石,咱们去求云客卿再炼制一枚,如若不行的话……”

    思索片刻,才听张顺义毅然决然道:“大不了本家主也和牧老一样,以毕生追随来偿还云客卿的恩情!”

    话音落毕,张顺义整了整衣衫,便想夺门而出,却没想迎面而来的,竟是满脸淡笑的李元魁。

    “城主大人,您怎么来了?”

    见到城主,张家两人强挤出几分恭谨。

    “没什么,只是张长老啊,本城主认为,以你五阶灵药师的实力,想要追随云客卿,貌似……有点不够资格吧?”.

    看样子,李元魁站在门口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五阶灵药师,虽然勉强摸到了巅峰的门槛,可和牧隆比起来,差了何止一星半点?

    但这般直接的冷落,就算从李元魁口中说出,也照样伤人,更何况是对现在的张顺义而言,简直刺耳直接。

    尽管碍于城主大人的地位,张顺义嘴角的笑容也越发难看:“城主大人专程来找张某,就是为了说这番奚落的话么?”

    果然,张家没落,就连城主大人也不例外,想要和张家疏远关系?

    然而张顺义却没想到,自己眸中涌出的悲愤赤红,换来的竟是李元魁的一声轻叹。

    “诶,顺义啊,不知道你现在发现没有,常年怠慢药道,专注尔虞我诈的经商,看待任何事物,都有些偏激了么?”

    “什么意思?”

    张顺义被这番教训说的满头雾水,就算你是城主,嘲讽完我之后,还反过来义正言辞的指点,就太过分了吧?

    而李元魁则是双手负背,深邃的眸中也不见掠过何等骇人的精芒,便好似将张顺义的心思看穿,幽幽叹道:“看来本城主猜的果然没错。”

    “你刚才说,最后三枚愈神丹同时竞拍,是云客卿为了赚取更多的利益?”

    “如若本城主现在告诉你,拍卖最后之所以变动,是因为云客卿已经将其他灵药全部收购,无奈之下,才只好同时竞拍呢?”

    “这……”

    张家两人全然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样!云千秋如此深明大义,自己却还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