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3章 迫嫁
    ,精彩小说免费!

    宁乐城?

    翻遍记忆,云千秋才算想起来,宁乐城,乃是归惊雨郡王麾下的主城。

    当然,崇阳镇之上的连云城,却是归宁乐城管辖。

    主城级别的少城主,竟然看上了林媚儿?

    这让云千秋剑眉紧蹙,难以舒展。

    原本自己回到皇城,帮助云府重振的速度已经足够快了。

    而夏国这边,本该是相安无事。

    却没想到,因为季家使者的一句话,竟会引得这么多麻烦!

    老祖当时杀的真没错!

    见少年皱眉,商贩自感无奈,叹道:“诶,还以为这小镇能出一位叱咤风云的人物,可惜英年早逝……”

    “够了!”

    还英年早逝,我活的很好!

    事到如今,只有赶紧找到媚儿,问个清楚才行!

    见云千秋发怒,小贩再不敢多言,一边是宁乐城的少城主,一边是随手拿出一万金票的陌生少侠,虽然真假还有待辨别,但大人物之间的斗争,还是离远点比较好。

    正当此时,却听镇外响起一阵锣鼓鸣声。

    商贩见状,急忙道:“这位爷,想毕是少城主的提亲队伍到了,您若是有事,大可找他亲自去问!”

    不待他废话,云千秋便赫然起身,脸色漠然,眸中也泛出了冰冷。

    自己离开半年,竟然被季家祸害成这样,饶是他脾气再好,也难以容忍。

    见少年满脸冷漠的离去,商贩才长舒口气,擦拭着额头的冷汗:“哼,说是攀上乘龙快婿,他林府千金今后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但就张少城主的浪荡……”

    话音未落,商贩却好似看到了什么恐怖事物般,浑身猛颤,险些摔倒在地上。

    原因无他,只见那张金票上的落款,正是雷炎帝国御林府……

    未走到镇口,云千秋便看到了穿着喜气洋洋,浩浩荡荡的迎接队伍。

    以他如今的实力,横扫夏国都是轻而易举,更何况区区一个主城城主?

    但走出两步后,少年却愣住了。

    他面临一个很尴尬的问题。

    如果那位少城主和媚儿是真爱,该怎么办?

    横刀夺爱?

    如若云千秋真的只是血气方刚的少年,肯定会选择这么做。

    但正因为他两世为人,才知道这所谓的浪漫,实际上有多幼稚可笑。

    “如果是媚儿心有所属,那就当我没来过。”

    话锋一转,云千秋星眸当中寒芒闪烁,望向走在迎亲队伍之前,满脸春风得意的青年,握拳道:“如果是你强行逼迫……”

    “我灭你全家!”

    说话间,云千秋闪于一处巷中,身形陡转,便化作肉眼难以捕捉的残影,掠于林府的瓦房上。

    林府仍旧是林府,而林媚儿闺房的位置,少年记得很清楚。

    刚站于房檐,便见一位林府仆从急匆匆跑来:“禀报老爷,张少城主前来迎亲,已经到镇口了,要不要前去迎接?”

    主城级别的势力,绝对能压垮崇阳镇的所有人。

    听得迎亲二字,林振海非但没有半点喜色,反而烦躁地挥手道:“先让林福过去,老爷我待会就到!”

    待仆从退下,才见林振海用近乎央求的语气对着屋内道:“我的小姑奶奶,这可是第二次提亲了啊,您还打算让爹再拼着这条老命拒绝一次?”

    话音落毕,便听屋内传来一阵厌烦的婉音。

    “不嫁!要嫁你自己嫁去!”

    清灵当中带着刁蛮,也只有林媚儿的声音是如此。

    林振海闻言,更是感到焦头烂额,咬了咬牙,才近乎咆哮道:“林媚儿,你是不是觉得为父是在卖女求荣?!”

    哪知屋内的咆哮更为尖锐:“林振海,你告诉我这不是卖女求荣是什么?!”

    “我……”

    俨然,身为父亲,被少女直呼姓名,让得林振海一阵气血翻涌,捂着胸口坐在了地上。

    身旁,林母见状,急忙替其拍着后背,还对着屋内苦口婆心道:“媚儿,你就最后再听你爹一次,答应了这场婚约如何?”

    “娘!怎么连你也想让女儿嫁给个根本就不认识的家伙!”

    林母闻言,亦是眉头紧皱,想要再说什么,却被林振海拦住。

    “媚儿,你听爹说,爹也不想插手你的婚姻,可是……”

    “你若不嫁,我林家上下,还有命活着么?”

    此话一出,林振海仿佛苍老了许多,语气也变得无力至极,仿佛抽尽了浑身的最后一丝力气:“谁说爹卖女求荣都可以,但媚儿……为了你娘和我,为了林府上下,就当爹求你了!”

    林府小院中,气氛凄凉,哪有半点攀上乘龙快婿的喜悦?

    身为人父,林振海对林媚儿可谓宠溺到极点。

    但身为一家之主,这份宠溺在强权面前,却显得脆弱不堪。

    一边是为了给女儿自由,一边是宁乐城主的亲家,想要抉择,确实很困难。

    但困难,仅仅是局限于抉择的过程。

    而结局,其实从张家登门的那刻,已经注定了。

    不知沉默了良久,才听屋内传出的婉音再无了先前的刁蛮,有的,仅仅是伤感:“爹,原谅女儿不孝,无论如何,也要等到千秋哥哥回来……”

    千秋哥哥?

    半年以来,这四个字简直就是林振海的噩梦。

    每次听女儿提起,他都感到焦头烂额,偏偏却又无法呵斥。

    揉着额头,才听他嘶哑道:“媚儿,你是不是还以为爹在骗你?云…云贤侄他,早已生死难料了!”

    哪知换来的却是林媚儿近乎歇斯底里地尖叫:“不可能,千秋哥哥是咱们夏国的绝顶天才!连傲鸿殿下都对他尊敬有加,千秋哥哥怎么可能死!?”

    婉音疯狂,却透着一股无力。

    能说出夏傲鸿的名字,说明林媚儿也知道,她只是在自己骗自己。

    太子之争,夏国上下,无人不知,又怎能瞒得过每天都期盼着少年消息的她?

    林振海闻言,满脸愁容地摇了摇头:“媚儿,就算云贤侄他没死,可是……他还会回来娶你么?”

    最后半句,林振海狠下了心。

    话音落毕,换来的又是漫长的沉默。云千秋确实是夏国的第一天才,但又能改变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