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5章 什么叫绝望
    ,精彩小说免费!

    狠狠咬牙,眸中刚泛出几抹凶芒,却见林振海匆匆赶了过来。

    见到被打到惨不忍睹的林福,林振海嘴角一抽,但在全族性命的面前,却敢怒不敢言,只得强笑道:“少城主息怒,老夫迎亲来迟,还请少城主恕罪。”

    “迎亲?”

    听到这话,张秋阳嘴角闪过抹不屑过后,才摆手制止了痛揍林福的手下:“既然你都说了是迎接,那就让林媚儿跟本少走吧!”

    跟你走?

    林振海闻言,顿时身形猛颤。

    就算你这是明抢,吃相也太难看了吧!

    要知道寻常百姓娶亲,都要有许多讲究。

    他林府再怎么说,也是崇阳镇的大户,更何况张秋阳还是少城主。

    如此狂妄,根本不是把自己女儿当妻子,分明就是想要就要想扔就扔的玩物啊!

    林振海原以为张秋阳就算再怎么跋扈,好歹也是主城城主的子嗣,待人接物的底线是有的,媚儿嫁过去,虽说今后会受委屈,但至少……不会生不如死。

    所以他才会苦劝林媚儿,现在看来,只能说是自己想的太好了!

    没想到随口的一句话,便能让张秋阳抓住不放,强忍着心中的怒气,林振海陪笑道:“少城主有所不知,婚姻之事,颇为繁琐。”

    “就算少城主想从简,那基本的仪仗场面总不能少吧?老朽位卑命贱,不在乎这些虚礼,但少城主之尊贵,总不能……”

    话音未落,便见张秋阳眉头一挑,玩味的语气中带着几分残忍:“你的意思是说,必须让本少喊你一声岳父才答应?”

    “这……依照规矩,确实如此。但少城主若不愿意,那便当老朽没说。”

    林振海的委曲求全,并没有换来张秋阳的怜悯。

    甚至望着跟来的林府众人,张秋阳丝毫不遮掩戏谑地仰头狂笑。

    开什么玩笑,就这种穷乡僻土的垃圾,也想让自己叫他岳父?想和父亲攀上关系?

    他只不过是任由本少掌控的玩物而已!

    “哈哈哈哈……林振海,你真是好大的面子啊!”

    狞笑过后,却见张秋阳一把上前,揪住林振海的衣领,威胁道:“老东西,你给我听好,本少今天,就是来明抢的!”

    “你若是答应,封口费自然会让你满意,在本少父母面前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应该清楚,你若是还敢再和本少废话半句……后果你应该清楚!”

    明抢二字,说的张狂至极,几乎能响彻整座崇阳镇。

    张秋阳来提亲,围观的镇民本就不少,此时见前者蛮横到不可理喻,顿时义愤填膺,但被其身后那帮凶神恶煞的仆从怒瞪过后,便只好憋在心里。

    饶是如此,众人看向张秋阳的目光,也满是鄙夷和怒火。

    这世道无论在哪里,确实是强者为尊。

    你是一城之少主,行事跋扈点没什么。

    但嚣张到明抢还如此理直气壮的地步,难道就不怕惹得人神共愤?

    若是云家少主在场,分分钟废了你!

    然而对于众人投来的目光,张秋阳非但没有恼怒,也没有命令手下报复,反而极其享受地扬起冷笑。

    他享受的就是这无法无天的狂妄!

    任由这些垃圾恼怒愤慨,也只能仰望自己的脸色!

    林振海望着他那冷酷笑容,再望向周围的众人,眸中的畏惧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威武不屈的决然。

    牺牲林媚儿一生的幸福来换取全族的性命,已经是他的底线了。

    但女儿被当着全镇人成为玩物,身为父亲,他如何能容忍!?

    如若这还委曲求全,他还是人么!

    想到此,便见林振海赫然抬头,沉声道:“少城主若是想明抢的话,那便请回吧,或者……踏着老夫的尸体走过去!”

    此话一出,人声鼎峰。

    周围的不少镇民,已经开始叫好了。

    然而张秋阳闻言,冷笑顿时僵住,语气也变得尖锐起来:“你说什么?”

    质问,并非是想试探林振海还有没有再说一遍的勇气,而是他怒火发作的征兆罢了!

    在张秋阳看来,宁乐城麾下,有无数个林府以及林媚儿。

    就算不答应娶亲,玩腻之后,再找便是了。

    “张彪。”

    一声冷喝过后,便见张秋阳身后的一位魁梧壮汉满脸狞笑地站了出来。

    “少爷有何吩咐?”

    “听见这老东西的话了没?踏着他的尸体,把林媚儿给本少抢出来……”

    吩咐刚落,便见张彪挥舞起铁拳。

    凝气巅峰?

    在他一个筑灵境的人面前,林振海根本不堪一击!

    “老东西,你执意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拳锋挥舞,带着道道劲风。

    望着张彪拳锋上的淡褐灵力,少说也有一千两百斤力道!

    在宁乐城当中,少爷偶尔嚣张点,城主大人虽然责怪却不惩罚,受苦的自然是他们下人。

    如今有随意蹂躏还毫无后果的家伙主动送死,张彪的脸上就满是遮掩不住的残忍。

    然而面对迎面袭来的铁拳,林振海并没有躲,林府的众人也没有后退。

    “去,带上媚儿,往崇阳山脉跑!”

    这是一位父亲临死前最后能做的事情。

    然而在张秋阳眼里,却是那般可笑。

    “跑?你这老东西还真是狡猾啊!”

    话音未落,便见张秋阳身形一闪,一拳将赶回林府的长老轰飞,脚尖连点,向着府内冲去。

    然而就在他跃过人群的刹那,却忽然见到了一张少年的面孔。

    一张英俊绝伦、名震夏国、却又杀意凌然的面孔!

    “死!”

    仅仅是被那双星眸直视,张秋阳便感觉浑身如置冰窟,浑身筋脉也碎成了齑粉……

    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那位本该惨死在雷炎帝国的少年天才,会出现在这里!

    “嘭!”

    鲜血飞溅,身首异处!

    少年锦衣如墨,脸色冰冷,一步之间,犹如杀神降临般!

    “张家的人,今天统统都得死!”

    死字落毕,便见少年身形化作道道残影,站于了林振海面前。望着那转瞬便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少年,前一秒还嚣张至极的张彪,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绝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