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0章 熬红糖水
    ,精彩小说免费!

    但她却没想到,沉默片刻过后,云千秋神色间的淡漠竟渐渐消失,眸中的怒火也不像先前那般可怕。

    “还好,来得及。”

    一天一夜,足够他飞往夏国王都了。

    况且太子之位毕竟还未确定人选,宁伯父他们在王都可能会受到排挤,但起码不至于有性命之忧。

    毕竟就算没有自己,宁无缺好歹也是二阶灵药师。

    放眼夏国,不说多么位高权重,但也算有一定的威慑力。

    刚才得知了这等意外,云千秋着实愤怒,但冷静下来后,却是展颜一笑,仍然未能改变他陪林媚儿散心的计划。

    “好了,此事我会解决,至于现在,逛了一整天街,咱们也该回去了。”

    “回哪?”

    “回娘家。”

    少年略带玩味却温煦不减的笑意,听得本就俏脸微红的林媚儿耳根都泛上一层绯霞。

    但刚刚起身,少女却又好似想到什么,美眸中浮现出一抹狡黠,随后,却见娇躯一软,撒娇似地又坐回去。

    “千秋哥哥,折腾了一天,媚儿感到好累。”

    “要不……你抱我回去吧?”

    撒娇俏皮,还带着几分别样的羞柔美感。

    但奈何林媚儿终究是林媚儿,之前的十几年从未学过也未想过如何争得少年宠爱,那揉着玉足的表演,此时显得拙劣不堪。

    云千秋相信,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知道少女是在故意演戏。

    少年不是瞎子,也更不是傻子,所以哪怕他看穿了,也不会点破。

    更何况这原本略显滑稽的撒娇,被林媚儿施展出来,反而能给人种柔情似水之意。

    “来,千秋哥哥搂着你!”

    说话间,少年手腕一扬,大包小包的东西收入灵戒,手臂一揽,娇躯入怀。

    尽管中午在林家厅堂,还是自己主动投怀送抱,但若说当着众多路人的面和云千秋如此亲密接触,林媚儿还是头一次。

    所以她不免在少年耳边娇嗔一声,直让后者感到酥麻到骨子里。

    随后,在无数镇民惊艳羡慕甚至还有祝福的目光下,打道回府。

    “我早就说过,林千家和云家少主是天造地设,你们看多般配!”

    “是啊,金童玉女,青梅竹马,今后定能流传为咱们崇阳镇的一段佳话。”

    崇阳镇很小,哪怕知道了云千秋今非昔比,但在其刚才平易近人的逛街下,不少人又感到了以前的熟络。

    只是这纯粹羡慕的议论,却听得林媚儿羞红不已,紧贴着少年的娇躯更是柔到似春水般黏软。

    在她眼里,千秋哥哥长大了。

    不仅是能为她遮风挡雨的盖世英雄,亦是能陪她嬉闹依偎的如意郎君。

    芳心暗许的原因很简单,或许云千秋记不得了,但林媚儿却早已数不清,像往常那般逛街之后故意撒娇早已有过多数次。

    而之前,回答他的却是少年一阵不解风情到堪称木讷白痴的叫苦。

    至于背着林媚儿大摇大摆的送回林府?

    前身没那个勇气,也没那个力气。

    但是今天,林媚儿终于如愿以偿。

    爱情,或许是天下唯一能让两人或许实力与地位差距的东西……

    夜晚,林府灯火通明,佳肴满桌,热闹非凡。

    若是再多上几盏喜气洋洋的红灯笼,怕不是让人误以为重逢之日便是成亲之时。

    崇阳镇没有价值昂贵的山珍海味,但却也是林家规格最高的待遇。

    多少杯清酒下肚,灵力自丹田流转全身,那抹醉意便消散无疑。

    但林振海却撑不住了,林家的众人亦是如此。

    或许对于刚经历了绝处逢生的他们而言,今晚哪怕喝的是水,亦能伶仃大醉。

    崇阳镇的云府如今早已无人,而此情此景,云千秋当然要住于林家。

    林家不算太气派,但也有几间接待亲朋的厢房。

    但奈何林振海醉睡之前,却拼尽仅剩丝毫的清醒,将两人半推半搡地赶到了林媚儿的闺房。

    “千秋哥哥,今晚……”

    夜色之下,两人独处,月光映在少女的俏脸上,展露出一抹羞红。

    尽管林媚儿只是未经人事的豆蔻年华,而且很纯洁,但她也知道此情此景之下,总要发生些什么。

    心底有几分期盼,又有几分羞涩,甚至少女那清灵的美眸还泛出了慌乱。

    这种事情,林媚儿还不曾经历过,没有经验的她,自然谈不上有半点准备。

    但慌乱过后,林媚儿又显得有些纠结。

    或许正如娘亲刚刚偷偷告诉自己的,这种事情,不需要准备,只要顺其自然那便是最好?

    当然,林母压得再低的声音,也逃不过云千秋的耳朵。

    更何况本就不善遮掩的林媚儿,那点心思怎能逃过少年的目光?

    但是今天,云千秋反而扬起一抹少见的轻佻:“媚儿,我记得你家的床,又大又软,今晚可否让我见识一番?”

    能把此话说的如此委婉文雅,怕是只有云千秋才具备这样的风趣。

    不得不说,林媚儿这幅模样,可谓秀色可餐。

    这顿小家碧玉的少女,自己今晚吃与不吃暂且两说,若不调戏两句,简直愧对这难得暧昧的气氛。

    然而林媚儿闻言,小脑袋却垂的更低,让人看不清美眸中闪烁的目光。

    “千秋哥哥想和媚儿一起睡,媚儿当然开心,可是……”

    “可是什么?”

    少年嘴角的弧度更为上扬。

    普天之下,能让他升出调戏之心的尤物,还真不多。

    “可是这几日,媚儿有些不方便。”

    “不方便?”

    云千秋闻言,不禁微微一愣。

    难道这种事情还要选个黄道吉日才行?

    还不待他细想,便听林媚儿轻声喃道:“千秋哥哥难道忘了么,以前每个月的这时候,你……你都给媚儿熬红糖水的。”

    红糖水?

    少年闻言,剑眉一挑,再望着少女那满是为难甚至委屈的俏脸,才会恍然大悟。

    云千秋也算明白了一个道理。

    原来这种事情,真的需要挑时候。

    少女对于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的确很在乎,但经历了悲欢离合过后,她不介意交给云千秋。

    甚至在林媚儿看来,把自己交给少年的少年,是今生最大的幸福。

    但奈何天时地利气氛皆然占尽,也败在了人和面前。

    愣了许久,才见云千秋扭身往外走去。

    “千秋哥哥,你去哪?”“厨房,熬红糖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