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3章 人情炎凉
    ,精彩小说免费!

    随后,便见那禁军奉上一卷奏本,夏傲远扫视几眼,嘴角才扬起抹满意的笑容。

    但那抹笑容当中的残忍,却看的欧阳川两人面面相觑,捉摸不透。

    云府,自然是如今在王城落魄不已的云家。

    远在雷炎帝国的靠山都倒了,区区一个二阶灵药师,根本无法在王城立足。

    但欧阳川仍旧感到不解。

    诚然,他的确对云千秋恨到咬牙切齿。

    但此仇还不至于不共戴天,跟何况连累他的族人?

    在欧阳川看来,只要明日夏傲远当选太子,如今苦苦支撑的云家定会支离破碎,根本就不用他动手。

    所以傲远为何要特意派人监视云府?

    而且别说欧阳川,就连身为其恩师的洪北都不知情。

    然而夏傲远见两人疑惑,不禁流露出抹得意:“如今的云府,虽是乌合之众,在季家的大人物眼中,更是连蝼蚁都不如,但只要小王处理得当,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此话一出,欧阳川才算恍然!

    是啊!

    如今云家的顶梁柱宁无缺,才不过二阶灵药师,在雷炎皇城的豪门眼中,连个屁都不算!

    但说到底,他们也是云府的残党。

    尽管任由那些人如何折腾,也难以在那些大人物眼中翻起半点浪花,可夏傲远却不介意用此来换取自己王位坐的更稳的筹码。

    到时候就算季家不奖赏,只要支持自己几句,那没准就能换来自己早几年登基为王!

    宁无缺,以及云府如今的几十条人命,在夏傲远眼中,仅剩这点价值。

    想清其中的利弊后,欧阳川却不由心底一颤,后脊有些发凉。

    论武道实力,夏傲远或许只是勉强合格,但论其手段的残忍,却让他都为之汗颜!

    自己和云千秋素有仇怨,还从未想过连累其家人,可与其毫无瓜葛的夏傲远,竟然如此之狠!

    不过欧阳川并非感到不满,心中的怜悯也是一闪即逝而已。

    说到底,这世界便是弱肉强食。

    当初云家依靠着御林云府这层靠山,能够入住王城,风光一时,如今云府覆灭,他们自然难逃灭亡!

    “欧阳会长,小王听说那名为宁无缺之人,乃是二阶灵药师,王城总会那边,我不方便出面,能否有劳您……”

    二阶灵药师,在夏国王城虽不至于只手遮天,但也算有些地位。

    否则宁无缺也无法在那些明枪暗箭下撑过半年。

    在夏国,二阶灵药师可以说是中流抵住,无缘无故便取其性命,自然会落人诟病。

    但只要欧阳川开口,这点小事随意便能解决!

    如今夏国灵药师总会长虽另有其人,但他才是真正的药道魁首。

    “殿下客气了,任何阻碍你登基之人,无论是谁,都必须严惩不贷!”

    几乎是不假思索,欧阳川便答应了这个条件。

    在他眼里,宁无缺的性命,着实比不过夏傲远欠他的一个人情。

    “那就有劳欧阳会长了。”

    微微躬身拜托之余,夏傲远眸中迸出抹炽热阴狠的野心。

    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听周围人的称呼,从殿下变为陛下了!

    偏殿内,人声鼎沸,权贵齐聚。

    而另一处偏殿,此时却显得清冷无比。

    当然,曾经此处也无比热闹过,尤其是云千秋居住的那几天。

    “吱呀……”

    殿门打开,从中走出一位相貌英武的青年。

    青年眉目间便透着抹桀骜,但此时却显得极为低落,双眸也再无以前的轩昂。

    半年时间,夏傲鸿经历了意气风发,如今也品尝了如履薄冰。

    哪怕是从小便对王权不感兴趣的他,也清楚如今自己面临的危机。

    或许明天过后,他堂堂三殿下,还不如王兄身边的一位寻常权贵。

    “傲鸿哥哥,怎么样,突破没有?”

    偌大的偏殿内,唯有一道倩影站立。

    此人,便是玄岳郡王的掌上明珠,曾经也与云千秋有过争执的夏琼雪。

    见到女子还肯站在这里等待自己,夏傲鸿才感到内心一暖,强撑出抹轻笑:“琼雪,你怎么来了?”

    “当然是背着父亲偷跑出来的。”

    “……”

    摇了摇头,山穷水尽之时,还有一位佳人肯不顾危险来陪伴自己,夏傲鸿极为感动。

    但这半年来,他仿佛经历了曾经二十年都未领略过的世态炎凉。

    贵为殿下又如何,父王宠溺又怎样?

    如今还不是满堂偏殿,寻不得一人?

    “琼雪,回去吧,王叔知道你来找我,肯定会不高兴的。”

    “我不!”

    夏琼雪仍旧是那般任性,哪怕是现在也不例外:“别以为我不知道傲鸿哥哥你在想什么,夏傲鸿那家伙,就算再被众星捧月,也不敢招惹我!”

    “父王镇守边疆多年,他区区一个受人扶持怂恿才敢站出来争位的家伙,还吓不到我!”

    婉音虽然任性,但却不无道理。

    望着那翘着樱唇颇为骄傲的少女,夏傲鸿才感到多日的压抑有所缓和。

    “傲鸿哥哥,你难道还没突破么?”

    感受着夏傲鸿并未有太多变化的气息,夏琼雪不禁俏眉微蹙。

    “是啊,短短几月,你王兄又不像云兄那般妖孽,突破如吃饭喝水。”

    一提到云千秋,夏傲鸿神色便显得暗淡伤感。

    这世间能让桀骜如他都甘心尊称一声爷,恐怕也只有云千秋一人了。

    但就是那位名震举国,又曾和自己勾肩搭背的天之骄子,却折在了雷炎皇城那帮家伙手里!

    夏傲鸿内心愤恨,却又深感无力。

    如今他自身都难保,更遑论为少年报仇?

    “对了,我听说前些日子,云家曾派人来王城找过我,可有此事?”

    听到这话,夏琼雪不由神色一黯,微微点头。

    “那你为何不带那人来见我?”

    陡然生怒的低喝,听得夏琼玉娇躯一颤,随后才满脸委屈道:“当时傲鸿哥哥在闭关,所以我,我就……”

    “我不是说过,无论何时何地,云家之人来访,都不得阻拦么!”

    望着脸色阴沉,甚至愠怒的夏傲鸿,少女没来由地感到内心一酸,尖声道:“傲鸿哥哥,你难道还不明白么,云千秋已经死了!”“云家已经完蛋了,没人能救!就算是你也无能为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