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1章 话即规矩
    ,精彩小说免费!

    “云少主威武!”

    良久过后,不知是谁的一声呐喊,让得原本鸦雀无声的演武场顿时沸腾了。

    云家众人,连忙起身,撑着嘶哑的嗓音,心中欣喜而又庆幸。

    甚至云千影美眸中那两行清泪都顾不上擦拭,口中反复呢喃着少年的名字。

    半年时间,云家上下整日沉浸在担惊受怕当中。

    甚至刚才在御林军的监视下,来观看太子之争,就犹如上刑场般绝望。

    但云千秋的出现,却颠覆了这一切!

    让他们危在旦夕的性命保住,让他们感到,当初宁死不屈也要站在少主这边,是多么正确的决定!

    阴云消散,阳光撕裂天穹。

    不只是云家和沙华学院,就连不少权贵都为少年高声呐喊。

    他们当中,有些是真心佩服云千秋的实力。

    还有一部分,则是因为处于杜家为首的那些权贵的对立面。

    若是夏傲远登基,他们虽然不会像云家那般覆灭,但将来也摆脱不了难以生存的命运。

    可是云千秋的出现,不仅拯救了夏傲鸿和云家,还顺便无意间帮了他们一把。

    喊声震天,直冲云霄。

    夏傲鸿满脸泪涕,又哭又笑,但站在云千秋身旁,却感到无比的安心,尽管说来有些矫情,可后者却能给他一种山岳般的伟岸可靠。

    被放于台下的林媚儿,玉手托着粉腮,微微仰视着少年,目光沉醉温柔。

    在她眼里,这般举国欢庆的场面,也只有自己的千秋哥哥才有资格。

    然而,有人欢喜,便有人忧愁。

    尤其是坐于第一排的众人。

    他们之所以能坐到最显眼的位置,自然是因为全力支持夏傲远。

    本以为今天过后,等待他们的,是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但这份幻想,从云千秋掠空破云时,便已经化为了泡影。

    今后,就算夏傲鸿不计较,夏王也不会轻易饶过染指王权的他们。

    最让他们绝望的是……

    为了讨好夏傲远,这半年来挤兑云家最凶的也都是他们。

    尤其是欧阳川与洪北,畏颤之余,都没注意到自己的衣衫早已被冷汗浸湿。

    但他们心中,却都存在着一丝侥幸。

    首先,是他们并未得罪云千秋以及云家。

    挤兑欺压,是杜家等权贵带头做的。

    他们只是全力栽培夏傲远,亦或是为其炼制灵丹辅佐,仅此而已。

    终归,罪不至死吧?

    当然,欧阳川不会怀疑,宁无缺现在只要跟这犹如神祗降临的少年说一句自己也利用身份对付云家,后者定会当场斩杀自己。

    这抹侥幸,说来可笑,但两人现在除了相信外,再无别的选择。

    然而云千秋的一句话,却让他们的心跌入万丈深渊。

    “只死一个夏傲远,貌似还远远不够吧?”

    只见云千秋微微抬头,望着被阳光倾洒,而逐渐弥漫在空气中的血雾,嘴角的笑意收敛,取而代之的却是那抹与先前无异的冰冷。

    “嗖……”

    不见少年抬手,仅仅一个目光瞪去,欧阳川的脸色便赫然骤白。

    “咔嚓……”

    好似玻璃碎裂的脆响,此时听来却异常恐怖!

    在场凡是稍微精通药道者闻声,不禁齐齐脸色剧变。

    这是……要废掉欧阳川的识海!

    欧阳川可是夏国药道第一人啊!

    刚才秒杀夏傲远,足以见云千秋的武道实力之恐怖。

    但谁都能想到,他的精神力,竟然也如此恐怖!

    丹武双修,逆天妖孽!

    甚至有人不禁怀疑,眼前这杀人不眨眼的少年,真的只离去了半年?

    为何这半年的长进,比他们一辈子的努力都要可怕。

    “你……你不能杀我,云,云千秋,我和你无冤无仇,我还是三阶灵药师……”

    感受着识海传来的剧痛,令欧阳川的眸中惊惧交加。

    他这辈子都没有想过,会被一位不到弱冠之年的少年,无视自己的身份和实力,当着数万人废掉自己的识海!

    “三阶灵药师?”

    动用精神力的刹那,云千秋便已然清楚,欧阳川不过是凭这侥幸运气罢了,真正实力,说二阶巅峰都是抬举。

    “我废掉的三阶灵药师,你已经不是第一个了!”

    “碎!”

    没有任何犹豫,低喝落毕,便见欧阳川浑身如遭雷击般倒地,脸色扭曲狰狞,就算能捡回一条性命,今后也只能沦为白痴。

    在云千秋眼中,四阶灵药师算不得什么,可对于夏国众人而言,欧阳川可是凌驾于王室之上的高人啊!

    说废就废,这得是何等的魄力?

    关键与这等魄力对等的实力,又强横到什么地步?

    而且云千秋降临才短短片刻,便接连出手,斩杀夏傲远,废掉欧阳川……

    这等冷漠的手段,让许多人噤若寒蝉,后脊发凉。

    少年现在,或许是很冷漠,甚至是冷血。

    那是因为有人触及到了他的逆鳞。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而胆敢触及云千秋的逆鳞,自然也要承受他的怒火。

    云千秋怒了。

    这份怒火,什么时候平息,只有他自己说了算。

    但显然,欧阳川不是最好一个。

    “咯崩!”

    双拳微握,便见在夏国武道实力排名前五的洪北便如夏傲远刚才那般,被淡金色的枷锁扼住喉咙。

    “云……云少主饶命啊!我,我可是与你无冤无仇!”

    洪北慌了,求饶的声音当中还带着无比的委屈。

    他想不明白,就算夏傲远是他教出来的,可冤有头债有主,就算被连累,也罪不至死吧?

    洪武学院的诸多高阶导师,亦是敢怒不敢言,唯有用看待瘟神般地眼神偷偷瞥着云千秋。

    “你没说错,你我之间,确实无冤无仇。”

    这一句话,让得洪北暗松了口气,但还没待他跌入深渊的心情有所好转,喉间爆裂的浑厚灵力,便让得他生机全无。

    临死之前,他的耳边响起少年冰冷到不夹杂任何感情的低喝。

    “可我云家,不也和你们无冤无仇么!”

    死!

    两大院长,如日中天的大殿下夏傲远,在半柱香不到的时间,接连殒命。

    而对于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好似只是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不值一提,自然也不能完全平息他的怒火。

    “从今往后,夏国,只能有一位太子,也只能有一处学院。”扫视着那些两大学院的高阶导师,云千秋冷声道:“归于沙华学院,或者……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