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0章 成
    ,精彩小说免费!

    “啊!”

    瞬间,密室内便传出一阵让人心悸的惨叫!

    只见云千秋剑眉紧锁,往常英俊的脸庞因为扭曲而略显狰狞。

    仅仅刹那,少年浑身便被冷汗淋漓,可还未待冷汗落下,便被雷光狂暴化为阵阵呲鸣。

    这世间,能让云千秋忍受不住的痛苦不多,但凝聚雷印绝对算其中之一!

    可想而知,以他的定力,身躯都忍不住微微颤抖,弱势换做其他人,生生疼晕都未必不可能。

    而这,才只是开始而已!

    雷光漫入躯体的刹那,便化作道道电蛇,摧残着少年的筋骨血脉。

    “噼里啪啦……”

    顿时,便听其浑身传出犹如爆竹般的脆响。

    脆响尖锐,听得人毛骨悚然,而这,全是从少年躯体里传出!

    此时的云千秋,浑身雷光萦绕,周围气息狂暴,却毫无威风英姿,反而还显得极其狼狈。

    电蛇却好似决堤之坝般,对少年的浑身筋骨肆意摧残,而感受着骨缝深处传来的痛楚,云千秋的意识都有几分模糊。

    “不行!若现在放弃,必将前功尽弃!”

    痛楚虽恐怖,但曾经我能忍受一次,这一次自然不会被打败!

    “给我凝!”

    凝字落毕,少年原本抖如筛糠的双掌,赫然结印!

    “轰!”

    雷光萦绕,犹如狂狮之姿,涌入丹田当中。

    而刚进入丹田,便被一道无形的力道压制,狂暴肆虐的雷光,竟逐渐凝成玄奥的字符。

    然而,字符才刚显出轮廓,便瞬间迸裂!

    “噗……”

    与此同时,云千秋的嘴角飙出一口鲜血。

    显然,第一次结印,失败了。

    而且因为自己的结印,使得丹田中的雷光被激起了凶性,变得越发肆虐。

    失败,是再所难免的。

    曾经的云千秋,足足失败了半年,才终究结出雷印。

    可是现在,留给他的时间,没有半年,仅仅只有半个月而已!

    强忍着丹田传来的炸裂感,云千秋的双掌再次凝印,浑身更是燃起了犹如烈日的金芒灵力!

    “一次不成,那就给我继续!”

    雷罡裂霆狮都化为了自己的武魂,这雷霆之力怎能不为我云千秋所用?

    “啊!”

    雷光凝为字符,却又在模糊轮框时,便迸裂四散。

    同样,那等痛苦,又让得少年忍不住惨叫一声。

    但哪怕紧咬着充血的牙关,云千秋悬于腹部的双掌,也绝不可能松弛。

    “再凝!”

    “轰!”

    “啊……”

    一次次失败,一次次摧残,却又是一次次坚毅至极的低喝。

    密室内,雷光弥漫,唯有少年盘膝而坐,不动如山。

    良久过后,云千秋原本洁白的牙齿,早已被鲜血染成殷红。

    那双星眸当中,往日的深邃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锋芒毕露的凌厉!

    甚至,还有一丝残忍!

    唯有对自己残忍,以后才不至于被敌人残忍虐 杀!

    这个道理,是云千秋经历过无数绝境逢生之后,铭记于内心最深处的。

    不仅如此,少年保留的最后一丝理智,让他意识到以前未曾在意的问题。

    那就是,他的无上神体,貌似从未锤炼过!

    没错,无上神体纯洁无垢,无论力道还是灵力都远超同阶,突破之时桎梏难挡,更是云千秋超越曾经巅峰的契机。

    但这并不代表,无上神体就是终点!

    哪怕纯洁无垢,也必须加以锤炼。

    或许哪怕整日躲在密室,用灵石提升境界,云千秋的躯体也能远超同阶,可这并不是他想要的!

    还是那句话,没有最强,只有更强!

    温室里的花朵,哪怕再璀璨,也挡不住风浪的摧残。

    从躯体传来的痛楚对比曾经,云千秋便能感受到。

    曾经他没有无上神体,也曾为了修行,服用过不少灵丹,论韧度强度,确实难以和今生相比。

    但他决不允许,这举世难寻的无上神体,仅仅只是比同阶强而已。

    “除了绝命之谷,今生我还要迎接无数历练,现在的无上神体,离我预期中的差距太远了!”

    想到此,云千秋嘴角竟扬起一抹冷笑。

    “连本皇都想见识,这幅躯体,究竟隐藏着多么强横的潜力呢!”

    “给本皇凝!”

    这声低喝,比起刚才更加凌厉,而且还多了一丝……蔑视万物的睥睨!

    霎时间,丹田内的雷光也好似觉察到了异常,蓝白交错,电芒耀眼,狂暴到了极点。

    “噗……”

    鲜血,仍旧是那般殷红。

    甚至云千秋浑身上下的毛孔,都在雷霆之力的肆虐下,渗出无数血珠。

    短短几息,盘膝而坐的少年,便成为一个血人。

    但那双掌,却仍保持着玄奥的结印姿态。

    “雷印,凝!”

    “轰!”

    道道气浪,自少年周身席卷而出。

    偌大的密室内,所有角落的空气,都被泛起激荡不止的涟漪,连那以十鼎之力全力轰击都难以撼动的特殊石墙,也被暴涌的雷光划出可怖的凹痕。

    时间,在这一刻,好似凝聚。

    云千秋的脑海,闪过无数回忆。

    他的意识,已经变得模糊不已,眼前的视线,也仅剩一片血红。

    而少年能做的,就是死死撑到最后。

    丹田当中,交错澎湃的雷光,被凝印之威压抑,那道古朴字符的轮框,也逐渐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晰。

    良久过后,雷光,才化为一道字符,静静地躺于少年丹田当中。

    此字符晦涩难懂,甚至还仍旧散发着电芒,以及狂暴的气息。

    但终究,再无刚才的肆虐。

    密室当中,死一片的沉寂,仅剩少年微弱到极点的喘息声。

    “咳咳……”

    夹杂着血泡的咳嗽,打破了这份沉寂。

    直至此时,云千秋那鲜血淋漓的嘴角,才扬起一抹释怀的笑意。

    雷印,终于凝成了。

    释怀过后,却见他微微抬起手掌,便好似用尽了全身力气一般。

    一枚正一固血丹,沾染着少年的鲜血,滚入了喉咙当中。

    犹如绵阳映雪的药效涌彻全身,云千秋才感到无力至极,眼皮沉重难耐……

    “扑通。”

    终究,那在雷霆之力摧残下都不动如山的修长身躯,再也支撑不住,赫然倒下。好似是因为喉间的淤血,使得少年的喘息越发粗重,逐渐化为了……呼噜震天的酣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