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5章 反杀
    ,精彩小说免费!

    暗自为自己的小算计而感到得意之余,陆甲还有些庆幸,原以为遭遇天兴宗的人,简直倒霉到家了,没想到刚刚折返,老天竟然就送给他这么大一个惊喜!

    无论怎么看,他都吃定云千秋了!

    “小子,遇到我们算你倒霉,给你十息时间,否则别怪我乘人之危!”

    说话间,陆甲狞笑更甚:“看这死气的浓郁程度,就算杀了你,我也不费多少力气。”

    在绝命之谷,人命,好似是最不值钱的东西。

    陆甲很享受这种感觉。

    让别人乖乖把辛苦得来的宝物双手奉上,远要比自己动手去抢更有成就感。

    尤其是望着少年阴沉的脸色,他更是感到将他人生杀大权握在手中的优越。

    云千秋的脸色的确很阴沉。

    陆甲的算计,他如何猜不出来?

    看似是高抬贵手放了自己一条命,实际上根本没想让自己活着走出绝命之谷!

    既然如此,云千秋也没必要客气了。

    “两位武炼中阶,而且未必敢真正拼命,如此看来,也没必要暴露底牌了!”

    想到此,少年忽然笑了。

    “之前有人给你的忠告,这么快就忘了?”

    “你说什么?!”

    陆甲脸色一沉,身旁的同伴亦是暗暗警惕。

    “有些机缘,既然不属于自己,那就莫过强求,否则会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

    这番话,是清风宗之人用来警告他的。

    一天之内接连被人用同样的口气训斥,陆甲如何能不怒:“小子,看来当时你也在场啊!”

    “可惜,你既没清风宗那家伙的实力,也没他那些同伴,所以……在我看来,没有丝毫威胁!”

    同等境界,陆甲不敢说多么优秀,但要说对付灵力透支的敌人还赢不下,那他真可以自杀了。

    然而云千秋随后的举动,却让他脸上的冷笑赫然僵住:“你难道没有想过,刚看到你时,我没有逃离,并非舍不得这朵续寿藏血花,而是……”

    “根本不怕你么!”

    “轰!”

    刹那间,少年浑身被金芒笼罩。

    那原本凝聚灵力的掌心,紧握成拳,猛然轰去!

    此等变故,让陆甲两人反应不及。

    “这小子疯了么!”

    在云千秋动手的刹那,那团漆黑死气,便带着夺魄般的森然,对他迸射掠去。

    他难道不知道除非身死,否则一旦染指续寿藏血花,死气就会锁定他么?

    然而,云千秋却并未回答,拳锋迅猛,夹杂着阵阵激荡,转瞬便到了陆甲面门。

    “可恶!还敢还手,简直找死!”

    虽然出乎预料,但陆甲的慌乱仅仅持续了一刹,便凝聚护体灵力。

    在他看来,后有死气,前有自己和同伴的联手攻击,眼前的少年根本撑不过十招!

    “本来还想留你性命,可是现在,要怪就怪你自己不珍惜!”

    低喝间,陆甲也毫不退让,一拳轰去。

    论状态,自己是巅峰,可这家伙,刚才已经……

    “轰!”

    下一瞬,空气扭曲,山石迸裂。

    手臂传来的痛楚,让陆甲原本嗤笑的脸庞顿时扭曲:“不可能!”

    只见那被金芒包裹的拳锋,势如破竹,仅仅一个照面,便将陆甲的手骨震断!

    为什么,同样是武炼中阶,这小子的力量,要比自己强出这么多!

    甚至,不输于武炼高阶的强者!

    而且,为啥这家伙还有灵力能动用?

    刚才续寿藏血花的死气,难道还没让他损耗过度?

    可惜,这满腔不甘与疑惑,没人给他回答。

    “咯崩!”

    拳锋化爪,隔空虚探,便一把将陆甲的喉咙扼住,悬空拎起。

    “现在,知道有些后果,是自己承受不起的了么?”

    少年冰冷的声音,以及喉咙传来的窒息感,让陆甲几近绝望。

    三息不到,他便被秒杀!

    虽说现在还没死,可自己这条性命能否保住,完全取决于眼前少年的心情。

    陆甲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这本该是不费吹灰之力便能解决的少年,竟然能反过来,轻易握住自己的性命!

    主动权,完全颠覆!

    “滋啦……”

    死气如箭,直冲少年后心,但却只得激起护体灵力的道道涟漪。

    见到这幕,本来还抱有几分侥幸的陆甲更加绝望。

    身旁,他的同伴瞠目结舌,石化当场。

    原本,他还想省些力气,让陆甲一人解决,才没第一时间帮忙,现在看来,这决定是有多么明智!

    下一瞬,便见他小腿打颤,连连后退。

    然而被少年充斥着冷漠的星眸瞥视一眼,便瞬间瘫软在地上。

    “想跑?你可以试试。”

    跑?

    他现在哪里敢跑!

    眼前这少年能跟拎死狗一般扼住陆甲的喉咙,空余的左手自然也能同样拦住自己!

    “你,你究竟是谁!?”

    短短片刻,两人目光当中,再无半点轻视得意,有的仅仅是绝望与畏惧。

    眼前的少年,的确就是武炼中阶,可这些手段,恐怕寻常的武炼高阶都并非对手!

    一阶之差,在通幽境,便能十招内决定胜败,更何况是突破难度翻上不知几倍的武炼境?

    这种人,绝对不是寻常世家能培养出的!至少也是较为强盛的九品宗门大人物亲传!

    可是,这种能蔑视自己的存在,为何会只身一人?

    这种种疑团,让他们只感到心神剧颤。

    终究,还是被云千秋的一声冷喝,才让两人堪堪回过神来。

    “两位,我比你们仁慈,只需把灵戒留下,然后滚出我的视线就好。”

    话语平淡,甚至还带着抹平易的笑容,但在陆甲看来,却是那般冷漠。

    他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

    在世家当中好好的,为什么要作死来绝命之谷!

    机缘没寻到,宝物没看到,但凡碰到一处宗门势力就要夹着尾巴绕路,好不容易碰到了只身一人的少年,没想到实力如此深藏不露!

    陆甲哭了,他现在只想回家找妈妈。

    绝望和委屈之下,他甚至忘了场合,哭丧着脸道:“哪里仁慈了!?”

    这次,少年却极为大度地回答了他:“因为,这朵续寿藏血花,本来就是我的啊。”

    话音落毕,还扬起一抹淡然的笑容。这架势,好似和陆甲之前说的条件,的确要仁慈了许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