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3章 连豆腐都不吃的男人
    ,精彩小说免费!

    “你!”

    一出手,便要皇阶兵刃当做酬劳,出手的费用,堪称天价。

    女子很是不岔。

    自己的佩剑若价值,甚至要比续寿藏血花还要高出许多,结果现在,非但没有抢到,反而还把自己的兵刃赔进去。

    尤其是剑修对于佩剑的特殊情感,让女子忍受剧痛之余,还感到鼻尖一酸,泪水在美眸中打转。

    可惜,云千秋看在眼里,还是没升出丝毫怜香惜玉,将利剑收入灵戒,还不忘打趣道:“你不会觉得,你这条胳膊连一把剑都不如吧?”

    “……”

    这刁钻的问题,让女子无言以对。

    但她颤抖着左掌却在告诉云千秋,你若是再敢羞辱,本大人就以掌为刀,自己了断!

    少年见状,再不敢废话。

    毕竟,山洞狭窄,若是这女人一个想不开自爆丹田的话,岂不是要拉着自己陪葬?

    “把手给我。”

    说话间,云千秋探掌,金芒流转。

    十指交错缠绵,本该白皙如玉的肌肤,此时却满布黑气,反倒是少年的五指,修长而金芒笼罩,形成一种别样的反差。

    “你小心点!”

    尽管知道眼前少年的灵力克制死气,但女子俏脸上仍满布担忧。

    毕竟,她和云千秋的灵力属性不同,若是灌输的过程中出现差错,后果可不比被死气侵浊好到哪去。

    然而几息过后,女子的担忧便化为深深的惊骇。

    “这……这怎么可能?!”

    好精纯的灵力!

    要知道,灵力的精纯与浑浊,可是取决于所修功法的品阶高低。

    而女子自己,芳华年龄,便已是武炼巅峰,所修的功法,自然不凡!

    可是和云千秋比起来,她的灵力,简直差劲到不能看!

    这让女子深受打击之余,心底却满是惊疑。

    若论功法,那眼前少年所修,至少要超出自己一阶!

    一阶!

    听起来不算什么,可超越玄阶之后,每往上一阶,用天壤之别来形容都有些苍白!

    最关键的是,女子深知那等功法的意味。

    恐怕,只有这片地域的霸主势力,其中最强横的传承,才可能拥有那等功法!

    而那等传承,是何等存在?

    若是他们出手,绝对能轻而易举横扫绝命之谷的所有势力!

    可眼前这不过武炼中阶的少年,出身怎可能会如此可怕?

    所以才让女子感到疑惑。

    再联想到此人和自己一样,敢于只身一人面对夜晚的绝命之谷,那双丹凤眼中烙印的修长身影,好似变得深不可测……

    当然,这些,云千秋并不知道。

    要说现在少年唯一的感想,便是——这笔生意也太好赚了!

    要知道,以前炼丹或是出售配方,那都是需要付出辛劳的。

    可是这次,仅仅耗费点灵力,便赚取了一柄皇阶利剑!

    这简直是云千秋最轻松的一次谋财。

    不仅如此,这世间给他人灌输点灵力便可换来一柄皇阶兵刃的,恐怕也只有他才能做到。

    这,便是无上神体的霸道之处!

    至于灵力的精纯程度?

    女子的想法确实没错,但她的眼光终究还是太局限了。

    如若单论灵力精纯,云千秋何止比她高出一阶,简直是完爆无数条街!

    甚至少年根本不用刻意谨慎,只需催动灵力,淡金光芒便犹如下山猛虎般,吞噬着那在旁人眼中可怖无比的死气。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死气渐散,女子那绝美的俏脸上才恢复几分血色,这也导致,那缠绵在一起的十指,更为紧扣。

    “这女人,不简单啊,待会必须盘问清楚。”

    女子对云千秋的身份好奇,后者亦是如此。

    要说救人,少年真没有半点英雄救美的心思,单纯的就是看上那柄皇阶利剑。

    没了佩剑,就算让她恢复,也很难威胁自己。

    终究,最后一抹死气,被犹如烈日的金芒逼得无处可逃,捻灭虚无。

    “好了。”

    解决完麻烦,刚舒了口气,云千秋想抽回手掌,却发现根本做不到。

    “喂,我卖灵力不卖色的……”

    话音未落,便听一声嘤咛,那凹凸有致的娇躯,瘫软地扑入自己怀中。

    “嗯……”

    似火的红唇,正好倚在云千秋耳边,那声舒畅的嘤咛,直让他听得身形一振。

    妖精啊!

    那声音,根本不像是疗伤过后,而是被那啥啊!

    最糟糕的是,不只是那声嘤咛,此时两人保持的姿势,若是有其他人在场,定会往那方面猜想。

    只见女子浑身香汗淋漓,衣衫紧贴在娇躯上,更显玲珑有致,依偎在少年怀中,甚至还能感受到那柔软和体香……

    “喂,你想干嘛!”

    刚催促两声,云千秋却忽然面色一凝。

    他能理解,为何女子会这样。

    死气侵浊的痛苦,实在太可怕了。

    甚至换做是他自己,都未必能忍住。

    而被治好过后,疼痛不再,那等反差,任谁都会显得虚脱。

    正当此时,女子努力睁开丹凤眼,俏脸羞红到将要滴出血来,银牙紧咬:“放,开,我……”

    很明显,她也发现自己现在的状态,若非没有半点力气,定要杀了这轻薄自己的流氓!

    迎着那几欲杀人的美眸,云千秋又是嘴角一抽。

    果然,这女人又打算恩将仇报!

    少年也是冤枉啊,明明是我治好你的,不感谢也就算了,还敢凶我?

    在女子看来,云千秋分明是趁人之危,可是对后者而言,自己怀里靠过的美女,可都不比太差!

    只见少年嘴角一扬,略显嫌弃,将柔若无骨的娇躯顺势推开。

    离开那宽厚胸膛的刹那,女子眸中闪过抹羞涩,甚至还有几分她自己都不明白的失落。

    为什么,自己一代天之骄女,会栽在这卑鄙小人手上!

    而且刚才的举动,放眼玄岚地域,不知有多少男人梦寐以求,可是这家伙……竟然就这么推开了!

    甚至连一下豆腐都没吃!

    这种打击,比被云千秋趁火打劫夺走佩剑还要难以承受。玉背靠在冰冷的石壁,女子喘息间胸口起伏,那双漂亮的丹凤眼,却死死盯着少年,眸中的怨毒,甚至让后者怀疑这货不会是被死灵附体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