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5章 你是好人
    ,精彩小说免费!

    “对了,你之前不是说要去找云客卿么,到底有什么事?”

    撇了撇嘴,少年心想,虽说萧洛颜自身难保,可若真有事求自己,该帮还是要帮的。

    只要这货有值得自己出手的筹码就行。

    当然,对此云千秋深表怀疑。

    却没想萧洛颜闻言,美眸中闪过一阵失落:“不必了。”

    愈神丹是惊世奇丹不假,但对父亲来说,却药不对症。

    萧洛颜很清楚,之所以如此,只是想找个欺骗自己的理由罢了。

    连玄岚地域名医堂主都束手无策的绝症,所谓的丹道奇才,又有什么用呢?

    摇了摇头,萧洛颜苦笑着带着几抹凄然。

    或许至此之后,自己就要浪迹天涯了吧。

    沉默片刻,她却不甘心放弃一般,银牙轻咬地问道:“云一,你能把那朵续寿藏血花,给我么?”

    婉音很轻,轻到让云千秋怀疑出现了幻听。

    没错,就是幻听!

    “给你?”

    你究竟是哪来的脸提出如此要求啊!

    先前的霸王丹我不计较就算了,如今还想要霸王药?

    “我……我真的很需要它。”

    少年刚刚挑起的剑眉,却被婉音中的凄楚而吹皱几分。

    “我不会白拿你的,等我回趟烟雨阁,就去报答你。”

    无论如何,自己也要尽最后一片孝心。

    哪怕如今的烟雨阁,已是龙潭虎穴。

    望着那双红润的丹凤眼,云千秋撇了撇嘴,有些为难。

    虽说自己的亲朋好友没有需要续寿藏血花的,可这一朵拿出卖,好歹也有几百灵石呐!

    但和这女人好歹也同生共死过……

    “罢了,地阶武技都随手送人了,也不差这一朵灵花。”

    再说看萧洛颜的表情,是铁定要报答自己啊。

    “真拗不过你,拿去吧,赶紧把眼泪擦了。”

    望着那递来的殷红花朵,萧洛颜俏脸一喜,破涕而笑:“云一,谢谢你!”

    “你真是个大好人!”

    雪中送炭,最是让人心暖。

    然而当她奉若珍宝地将续寿藏血花捧在手心时,却见少年满脸黑线:“你这是在给我发好人卡么?”

    “是啊!”

    萧洛颜欣然点头,眼前的少年能雪中送炭,这都不算好人,那天下恐怕就没好人了!

    只是望着那笑靥如花的绝世容颜,云千秋嘴角微抽,却还无法动怒。

    罢了,这女人当初连吹 箫都不知何意,不跟她一般计较!

    “说来,云一,我该怎么易容?”

    收起续寿藏血花后,萧洛颜却又犯难了。

    可惜自己这张漂亮脸蛋,想不被人认出来都难啊!

    却没料在旁的少年嘴角却扬起恶趣味的笑意:“易容找我啊,保证连你自己都认不出!”

    说话间,云千秋手中已然多出一枚令肤色粗糙暗淡的沙果。

    于是,小树林内,传来一阵女子好似被调戏又来不及反抗的尖叫……

    半柱香后。

    “嗯,效果挺不错的。”

    云千秋对自己的易容水平很是满意。

    而萧洛颜忍受着那抹微痒,取出一面铜镜,只是当她看清自己的容貌时,却险些把镜子捏碎……

    “啊!本,本大人的脸,臭流氓,你这哪里是易容,分明是毁容!”

    萧洛颜此时几近崩溃。

    因为她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白皙肌肤,此时却粗糙黝黑,五官更是粗犷,哪有半点绝色俏丽?

    若是再配上一身粗布麻衫,活脱脱地主家的苦命丫鬟啊!

    从天之骄女到苦命丫鬟,对萧洛颜的打击不可谓不沉重。

    只是云千秋听得那阵尖叫,皱眉揉着生疼的耳朵,目光尽是鄙夷。

    这已经是第几次恩将仇报了!?

    自己好心给她易容,结果还怪自己?

    再说什么叫毁容?

    “自己底子差,还好意思怪别人?”

    这要是给水柔姐易容,想弄成这么丑还没机会呢!

    面对那副嫌弃的目光,萧洛颜险些气炸。

    敢说自己底子差?

    这比侮辱她剑法狗屁不通还更过分!

    虽说在云千秋眼中,区区二重剑意,的确和狗屁不通没多大区别。

    气愤归气愤,但萧洛颜不得不承认,就这幅模样,打死别人也认出来啊!

    别说外人,自己都不敢相信!

    “有你的!”

    咬了咬牙,萧洛颜却又想到什么,忽然间美眸一亮:“既然你会易容,那你是不是也易容了?”

    这个推理并不难。

    尤其是如今在她眼中,少年的身份高深莫测,还蒙上了一层神秘。

    云千秋摸了摸鼻尖,被猜中后也不否认。

    “那你到底长什么样,快让本大人看看!”

    萧洛颜纯粹是好奇,但少年却没打算满足她。

    “开玩笑,想我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万一被你看到那英俊的脸,倒贴赖上我怎么办?”

    对于云千秋近乎自恋的拒绝理由,萧洛颜报之大大的白眼:“切,我看是长得丑才不敢真面目示人吧!”

    “噢?如此说来,那你倒是以真面目去绝命城转一圈啊?”

    “你!”

    萧洛颜心头作痛,总感觉和这家伙待在一起,肯定会被活活气死。

    最可气的是,她还无法反驳,简直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对了,听说你要去玄女宗?”

    “嗯,那里有我的亲人。”

    不只是水柔姐,还有十八年未曾谋面的母亲。

    “正好,凌风城有玄女宗和烟雨阁的传送阵,顺路做个伴吧。”

    婉音落毕,萧洛颜有几分感伤,以往自己无论去哪里,都是被众星捧月的对象,可是如今,陪在自己身边的,只有一位少年。

    “好吧。”

    临行之前,云千秋又眺望了眼绝命之谷。

    死气依旧,阴森昏沉,仍旧散发着生灵止步的怨戾。

    “不用一甲子,我便要重回此地,铲除祸端!”

    少年拳锋握的很紧,直到远去,才渐渐松开……

    与此同时,玄女宗内。

    恢弘古老的殿宇内,装潢却淡雅又不失美感。

    宗主殿!

    麝香微燃,映的坐于双凤丹阳之玉椅上的身影有几分懵懂。

    透过那抹懵懂,身影却华贵圣洁,一身苍紫妆花霓裳,勾勒着令人不敢亵渎的高贵。苍紫霓裳的主人,有着一卷乌黑亮丽的云鬓,肤如凝脂,五官犹如上天最得意的艺术品,美轮美奂到令人窒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