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3章 胆子不小
    ,精彩小说免费!

    此话一出,满场皆惊。

    这两男一女,竟然是玄女宗的人!

    而且风玉两人的气息,还是武炼高阶!

    这分明是玄女宗内门弟子才可能达到的境界啊!

    让众人惊诧的,还有眼前少年说话的态度。

    拜托,你只是卖东西的吧?哪来的勇气把这三位当成手下一样喝令?

    若说惊世宝物,倒可能让玄女宗奉为座上宾。

    但这不过武炼中阶的少年,能有什么宝物?

    话虽如此,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三人闻言,冰冷的目光齐齐锁视了楚俊。

    尤其是风玉两人,就算没亲眼目睹,可也能把过程猜出大概。

    虎落平阳也是虎,堂堂宗主贴身丫鬟,还不至于被玄女城的跋扈吓到。

    楚俊也是慌了。

    他哪能想到,这外来的土包子,竟然能和玄女宗扯上关系。

    要知道,他虽在玄女城内横着走,但却并非宗门弟子,全部的依仗便是在内门实力不俗的楚勋。

    俨然,这是惹到不该招惹的人了!

    “三位,误会,完全是误会啊,兄长乃是神武阁楚勋,想毕三位应该认识,给楚某几分薄面如何?”

    在楚俊看来,这两女美女的实力和自家兄长差不多,再加上八杰最近名声赫起,只要好好道歉,说什么也得放过自己吧?

    更何况,这小子看样子不过是卖东西的,想借势狐假虎威罢了,又不是玄女宗弟子,何必为了他而得罪兄长楚勋?

    然而让楚俊感到绝望的是,不提兄长的名字还好,一听这话,本就俏脸冰冷的风玉两女美眸中止不住的怒火。

    神武阁!

    她们现在最烦的,就是听到这三个字!

    别说是眼前这不入流的渣渣,就算是楚勋来了,胆敢对少宗主不敬,也决不能忍!

    “李师弟,给你个表现的机会!”

    “好嘞!”

    俊逸青年闻言,嘴角咧起抹笑意,拳锋微握,便发出爆竹般的脆响:“小子,敢惹我玄女宗的贵客,胆子不小啊!”

    原本为了素华师姐,李画竹就定要把那朵奇珍买下。

    可以说没有风玉的话,他也绝对要动手的。

    至于什么楚勋?

    李画竹承认不是对手,但自己可是奉了宗主大人的差遣,区区神武阁内门弟子,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吭声!

    “嘭!”

    一拳打出,鼻血飞溅!

    楚俊完全被打蒙了。

    他没想到眼前三人说动手就动手,丝毫不把兄长放在眼里啊!

    “少侠饶命啊……”

    尽管被一拳飙出鼻血,可楚俊却连半点怒意都不敢表露。

    表明看起来,他和动手的青年境界相同,但哪怕不论身旁所站的那两位面若冰霜的女子,单说玄女宗的身份,就够把他压死了!

    玄女城的权贵敢对宗门弟子出手?

    别说出手,还手都不行!

    这真是挨打还得忍着泪!

    可怜楚俊的那些仆从,更是生恐殃及池鱼,连大少爷都不放在眼里,谁还敢上前?

    别说上前帮忙,他们都不敢替楚俊挡拳,万一惹得不高兴,为了这点事,未必敢捏死二少爷,可捏死自己还是易如反掌的!

    被打死了也没人喊冤!

    “少侠,少侠我错了,敢问少侠尊姓大名,改日小人给你赔不是!”

    “赔不是?”

    剑眉一扬,却见端坐泯茶的少年微微点头,李画竹才似笑非笑道:“告诉楚勋,小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玄女宗宗主阁——李画竹!”

    宗主阁三字,让楚俊听得脸色一变,奈何被暴揍之余,哪还敢多想?当即连滚带爬地逃出酒楼。

    好不容易逃出魔爪,他的脸颊早已红肿如猪头,眼泪更是再忍不住,和眼泪混合在一起。

    这算什么事啊?

    貌似从头到尾,自己连碰都没碰过那美女啊!

    先是摔了个四脚朝天,又被打成猪头,结果连伸冤都没地诉!

    最关键的是……就算兄长回来,听说是宗主阁的人暴揍自己,绝不可能为自己出气啊!

    闹剧最终收场,躲在角落畏颤的酒楼老板望着满地狼藉,却连上前索要赔偿的胆量都没有。

    最终,还是云千秋扔去一枚灵石,酒菜半枚,其余半枚,算是赔偿了。

    这就让老板感到受宠若惊啊!

    接过灵石的时候,他连连观察了许久,直到确认少年的脸色平淡,才敢收下……

    这等举动,虽是细节,但也让酒楼内不少眼光毒辣的宾客感到诧异。

    要知道,这桌椅若用金币来买,那绝对是动辄百万的艺术品。

    可说来说去,终究只是金币,根本不值那半枚灵石!

    这少年不仅出手如此洒脱,而且玄女宗这三人还对其很是尊敬……

    “玉儿姐,师弟我表现的怎么样?”

    揍人不见得是好事,但揍欠揍之人,绝对能令自己身心愉悦,李画竹语气中带着小小的得意,只是目光瞥向少年身旁的云水柔时,却闪过抹惊艳。

    这位女子,和水柔师姐有几分像啊!

    只是可惜,少了几分圣洁神韵以及倾国之姿,可单单就是这几分差距,却是尤物佳人和绝世仙子最大的区别。

    饶是如此,他投向云千秋的目光也带着羡慕。

    人家好歹能有这等极品美女陪在身边,反观自己却单身二十年……

    “行了,等素华师姐醒了,我会替你说几句好话的。”

    说话间,风玉粉臂微扬,恭请少年上楼:“少侠,灵药之事,还请移步雅庭详谈。”

    “嗯。”

    微微颔首,云千秋往雅庭走去时,还不忘打量着身旁笑容爽朗,却因为事关心上人而扬起一抹讨好的李画竹,对风玉推荐的人选,还算满意。

    要知道,李画竹可是母亲的侍奉弟子啊!

    但当他亮出名号时,不仅楚俊,整座酒楼都无人知晓。

    可见李画竹平时的低调。

    他确实低调,毕竟风雪月乃是一宗之主,平时很好离开玄女宗,就算出宗,也不可能出现在这种场合啊。

    “低调就好,毕竟瞒天过海,讲究的就是低调……”

    正当此时,几人移至一处别致的雅庭内,刚关上门,李画竹便迫不及待地问道:“敢问少侠,究竟是何等奇珍?”

    虽说玄女宗的八人能从异象中生还,被沸沸扬扬的传为八杰,可异象之前,也有人从绝命之谷当中离开。例如,当初被云千秋洗劫一空的陆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