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8章 没有挖不倒的墙角
    ,精彩小说免费!

    半数弟子叛阁,对风雪月的打击可想而知。

    韦南天等长老悲愤不已,从未想到,这在自己一步步指点下成长至今的弟子们,竟会……

    树倒猢狲散,大抵就是如此吧。

    三阁联手,宗主阁本就没有赢的可能,宗主说得对,何必为难这些小辈呢?

    但方振三人看在眼里,却极为得意。

    将风雪月赶下凤椅并不难,难的是令宗主阁从此一蹶不振!

    今天来挖墙脚,为的就是分化他们,顺便挫败宗主阁的锐气。

    试想三月后宗门大比上,风雪月身旁的弟子只剩寥寥几位,那该是何等场合?

    “宗主大人,我等就先告辞了,对了,三日之后前往绝命之谷的八人回宗,届时我三宗会各自派出十位长老于四象峰指点武道,欢迎贵阁派弟子前去切磋讨教……”

    话音落毕,方振留下抹奸计得逞的阴笑后,便准备转身离去。

    今天,不过才刚刚开始而已!

    三天之后,便要借八杰回归的由头,给这些宁死还追随风雪月的弟子沉重的打击!

    让他们知道,宗主阁无论是宗主还是弟子,从上到下,都不堪一击!

    望着那缓缓离去的背影,风雪月银牙紧咬,程武等弟子则是摩拳擦掌,战意难掩。

    “三天之后,我宗主阁势必到场!”

    风雪月不能再退了。

    今天这一次交锋,宗主阁输了,输的是财力,输的是人心。

    但之后的切磋论道,怎能未战先退?

    “今日一别,诸位保重,以后擂台之上拳脚无眼,莫念手足之情!”

    “张禄,三天之后,我与你,生死斗!”

    正当众人义愤填膺时,却见方振的背影一怔。

    目光跃过,只见四道身影,正缓缓走来。

    为首的女子,倾国倾城,高贵冷艳,正是亲传弟子云水柔!

    风玉两女,跟在其身后左右,李画竹,也就是易容之后的云千秋脚步放慢半分,不时用目光打量着四周。

    “不愧是七品宗门,真够气派的……”

    玄天宗和此处相比,简直磕馋到难登台面。

    见到云水柔,方振难得露出一抹笑容,毕竟这是今后少宗主的女人,不到万不得已最好别得罪。

    “师父,水柔……回来了。”

    云水柔的步伐坚毅,上百道目光落在她身上,却没有丝毫怯意。

    离别半年,她早已不再是那纤弱少女。

    然而听到此话,风雪月却浑身如遭雷击,险些瘫软在地上。

    水柔,她怎么回来了!?

    这时候她不已经离开玄女宗势力范围了么!

    为什么还要回来!

    如果说刚才半数弟子离去,令风雪月感到心寒,那现在就是万念俱灰!

    这丫头,难道就不明白她这么做的用心良苦么?

    韦南天等几位长老亦是如此,拜托,我们为了掩护你离开,可是在偏殿整整呆了半个月啊!

    你这又不声不响的回来,算怎么回事?

    玩我们呢啊!

    风雪月现在很想质问,可是当着方振等人的面,她却只能强压着心底的激动。

    只是她想不明白,为何李画竹见到自己时,目光会和以往大不相同……

    “看娘亲的样子,现在告诉她我的身份,恐怕会当场露馅吧。”

    星眸当中,尽是万千思念亲情。

    可云千秋现在,必须要忍住才行!

    初见母亲,却无拥抱,少年唯有苦涩一笑:“父亲还真是有福气呢,就连我都有些嫉妒了呢。”

    他真是想不明白,区区一个帝国的将军,是如何与这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女升出情缘的?

    但现在,明显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

    因为云千秋听到了风玉的灵识传音:“少宗主,你面前那个就是神武阁的长老,半月前,就是他上门挑衅的!”

    “哦。”

    细不可查的点头过后,少年再看向方振的目光再无半点敬意。

    一路走来,听到不少外门弟子说三阁登门挑衅,现在看来,情况不妙啊!

    此时,云水柔身后跟来不少外门弟子,而方振三人,正巧被夹于中间。

    扫视一眼四周后,云千秋嘴角才露出抹玩味。

    “不知三位来此,所谓何事呢?”

    三位?

    方振三人对视一眼,这小子不该尊称自己一声长老才对么?

    转念却懒得思索,反正都和风雪月撕破脸,这侍奉弟子怎可能还尊敬自己?

    “没什么……”

    对于李画竹,方振还是有资格摆架子的。

    更何况事情都办了,没必要非要再说清楚吧?

    放眼那些同门,大多目光闪躲,带着愧疚,以云千秋的精明,如何能看不出来?

    摆明了挖墙脚啊!

    倒不是他料事如神,而是这些人连腰间的宗主阁玉牌都还没来得及摘……

    当即,云千秋笑了。

    “哦,那不知方长老拿出的筹码有多诱人呢?”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脸色都微变。

    风雪月有些愠怒,李画竹乃是自己的侍奉弟子,实力先不说,但眼力劲肯定是有的。

    这种时候,还跟方振费什么话!

    韦南天等人更气,别人可以叛阁,但这小子可是宗主的侍奉啊,从小便被收养,别说升出反骨,连想法都不能有!

    方振也是有些不爽。

    就算本长老就是来挖你宗主阁墙角的,也不至于说的这么直接吧?

    而且你作为丢脸的一方,究竟是哪来的勇气如此淡定?

    “哼,本长老有必要事事向你禀报么?还是先侍奉好宗主大人吧!”

    冷喝落毕,方振便准备离去,却没想被少年伸臂拦住:“别急嘛,方长老,你倒是说说,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可以考虑一下的。”

    “哗!”

    此话一出,众人再忍不住。

    “李画竹,亏宗主待你恩重如山,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混账,区区半步地阶的残卷,就能让你吃里扒外,你可还知荣辱怎么写!”

    韦南天怒了。

    李画竹的身份太过特殊,可以说是仅次于亲传弟子的心腹。

    若他当着这么多弟子跟方振走了,那何止是被三阁取笑,更会沦为玄岚地域其他宗门的笑柄!

    风雪月脸色苍白,娇躯已忍不住打颤,她自问对李画竹不薄,为何连他都要叛阁?难道自己身边已经无人可信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