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0章 孩儿回来了
    ,精彩小说免费!

    “也不多,刚好够还肯留下的师兄弟们一人一卷的。”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惊得全场鸦雀无声。

    一人一卷?!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嘛!

    哪怕在场都是内门精锐,可也有上百人,被三阁挖走一半,但也还有几十人!

    几十本半步地阶武技,还是整卷?!

    这已经不是吹牛x怕不怕闪到舌头的问题了。

    要知道,三阁这次抛出血本,才不过搜集了几十套残卷罢了。

    而宗主阁一阁,竟然有几十卷整本!

    要知道,整本和残卷,完全是两种概念!

    残卷,只能初窥地阶武技的皮毛,可整本却记载着辛密奥义,那才能发挥真正的威能。

    一招半式,怎能和整卷相比?

    风雪月等人也完全惊得说不出话来。

    本宗主怎么不知道藏经阁有几十本半步地阶武技啊?

    要是有的话,本宗主能让三阁如此嚣张么?

    “李画竹,休得胡言乱语,赶快给本宗主去掌刑殿领罚!”

    风雪月虽然愤怒,可却极其护短。

    掌刑殿,是宗主阁的掌刑殿,如何惩罚,自然由她说了算。

    至少比被方振刁难的下场要好上太多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以往恭谨老实的青年,今天抽的什么风?

    哪知话音刚落,就听方振阴阳怪气道:“哈哈,好一个人手一卷,宗主大人既然是为弟子着想,那李画竹何错之有呢?”

    “既然如此,不妨让本长老开开眼界,仰叹宗主阁的底蕴之深。”

    想包庇这对本长老不敬的小子?痴人做梦!

    方振今天,就是要趁此机会,让风雪月颜面无存!

    而且要怪,还只能怪她的侍奉弟子不懂规矩!

    要说寻常,以方振的精明,自然会有所怀疑。

    可是现在,他绞尽脑汁,除了能想到李画竹抽风外,貌似没有任何可能啊!

    几十本半步地阶武技,怎可能轻易拿出手?

    就算找遍宗主阁上下,也根本不可能!

    陈长老也在旁阴笑着附和道:“是啊,话已至此,宗主大人何必还屡屡藏拙?让我等开开眼界不好么?”

    反正拿不出来,丢的是风雪月的脸,他们自然愿意把此事闹大。

    然而在旁将一切尽收眼底的云千秋,嘴角也闪过抹无人觉察的玩味。

    想以我为由头向娘亲发难?

    既然你们欺人太甚,那就别怪我待会抽脸抽的过狠了……

    当即,云千秋拱拳行礼道:“宗主大人,请恕弟子冒昧,不如就满足方长老的要求吧?”

    “你!”

    风雪月现在恨不得一掌抽死这家伙啊!

    闭关半个月,出来之后,怎么一切都变了?

    水柔丫头不听话回来就算了,连李画竹也这般锋芒毕露。

    不,不是锋芒毕露,而是愚蠢欠揍啊!

    正当风雪月思索该如何周旋时,却听脑海中传来一阵少年的声音。

    “娘亲别怕,孩儿……回来了。”

    娘亲?!

    风雪月怔住了。

    那道声音,温煦十足,让听者如沐春风,还夹着浓浓的思念亲情。

    “轰!”

    风雪月只感觉一道晴天霹雳,让她眼前的视线都变得模糊。

    望着站在云水柔身旁的俊逸青年,她好似明白了什么……

    若非方振等人在场,这十八年的思子之情,早已让她泪如泉涌。

    饶是如此,风雪月心底也五味陈杂,母子相隔的苦涩,重逢的喜悦,甚至还有对心上人的一抹怨艾……

    玄女宗主,怔怔立在原地良久,才被李画竹的一道轻喝将思绪喊了回来。

    “恭请宗主大人移驾藏经阁!”

    藏经阁。

    气派古朴,足有七层之高,每一层,皆暗格无数,恢弘气派。

    饶是以云千秋的眼界,初见之时,都忍不住赞叹一声。

    不愧是七品宗门,光看藏经阁的档次,就已经能完爆玄天宗无数条街了。

    玄女宗,共有五处藏经阁。

    四阁分别立有一处,四象峰的藏经阁,则是宗内弟子皆可入内。

    而藏经阁的重要程度,更是不必多说,其守卫之森严,丝毫不属于宗主的修行洞府。

    “参见宗主大人!”

    值守的两名弟子行礼之余,已经完全看傻了。

    宗主大人亲临,诸多长老到场,关键另外三阁的长老也在,这么大的阵势,究竟有何等大事?

    “藏经阁乃我宗主阁重地,非本阁之人,禁止踏入半步。”

    风雪月的声音很冷,但出奇的是方振三人并没有反对。

    就算和宗主阁再不对眼,他们也不敢破坏天下所有宗门都默许的规矩。

    擅闯藏经阁几乎是和刺探宗主一样的重罪,到场被打死都不过分!

    所以方振只是站在宗主阁外,脸上仍旧是那皮笑肉不笑的表情:“那方某就恭候宗主大人令我等大开眼界了……”

    说话间,还做了个请的姿态。

    这种虚伪,换来的自然是风雪月半厌恶半不屑的冷哼,扭身之余,淡淡道:“云水柔,李画竹,风玉风欣,还有韦师兄,你们随本宗主进来,其他人等,在此等候!”

    几人默默走入藏经阁,刚一入内,云千秋便感到暗中投来数道凌冽的目光。

    在那刹那,他尽数收敛气息,仍被惊出些许冷汗,俨然,若是守护藏经阁的暗中高手当面,没准能看出些许破绽!

    正当此时,却感觉一双柔若无骨又温热的玉手挽住自己,正是喃喃低语的云水柔:“云弟放心,护阁长老世代忠于宗主阁……”

    微微颔首,少年表示理解。

    藏经阁的重要,决定了镇守此地之人的忠心。

    踏入其中,充入眼前的,是成千上万摆放整齐的卷轴图册,只是云千秋还来不及欣赏,便见风雪月玉袖一甩,沉重古朴的木门便赫然关上。

    “嘭!”

    木门关上的刹那,风雪月眸中的清泪便再也压抑不住。

    “秋儿,真的是你么?!”

    高贵的声音中带着颤抖,更是忍不住将易容的少年拽到身边,眸光通红……

    这一幕,让在旁的韦南天完全看傻了。

    要说师妹的性格,他何尝不知道?

    送云水柔离开时,都未有这般伤心失神过。

    怔愣之余,韦南天却感觉无比的头痛。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