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1章 最不缺的就是武技了
    ,精彩小说免费!

    “师妹,这…”

    疑问未落,便见云千秋嘴角一勾,原本清秀俊逸的脸庞,缓缓变得英俊无比。

    “晚辈云千秋,见过韦师伯。”

    “云,云千秋!?”

    望着少年那张脸庞,韦南天双眸瞪大,满是不可思议。

    这就是师妹的孩子?!如今名震丹城的少年客卿云千秋?

    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比起韦南天,风雪月憋在心底十八年的话只会更多。

    云千秋自然也有很多话想说。

    甚至记忆深处泛出的情绪,让他嘴角苦涩,轻轻伸手擦掉风雪月脸上的清泪。

    “娘,你别哭了,让父亲知道,定会责怪孩儿的……”

    此话本是安慰,可非但没有让风雪月情绪好转,反而泪如泉涌。

    身旁,云水柔看在眼里,亦是美眸通红,却不知概做些什么,只能依偎在两人中间。

    韦南天抿了抿嘴,想说些什么,可又好似忍了下来,扭身侧步远去,不忍惊扰母子重逢的一刻。

    他此时终究明白,为何李画竹会如此反常。

    藏经阁深处,传来一声虚无缥缈的叹息,随即施加在少年身上的气息锁定骤然消失,化为一道无形的铁壁,将外界任何想破坏这气氛的灵识窥探,统统隔绝在外……

    “娘亲,你真漂亮。”

    良久过后,云千秋才不舍地从怀中挣脱出来,擦拭眼角之余,长舒口气,让自己的心情平静。

    “娘,我知道你有很多话要说,可现在正有人在外边等着看您的笑话,孩儿解决了麻烦,再好好陪您叙旧,好么?”

    听到此话,风雪月才梦如初醒,从令她五味陈杂的回忆中被拽了出来,想到方振那可憎的阴笑,脸色不禁变得冷然。

    “秋儿,你知不知道,你刚才闯大祸了。”

    话虽是责怪,但揉着少年的墨发,风雪月的语气中哪找得出半点责怪之意?

    “娘,孩儿……”

    云千秋刚想说,自己非但没闯祸,反而是来帮忙的,却被风雪月直接打断:“什么都别说了,秋儿你能回来便好,方振凭此事就想刁难娘亲,痴人做梦……”

    随即,风雪月银牙一咬,再次展露出一宗之主的高贵冷艳:“韦师兄,秋儿虽年少轻狂,可话却没有说错。”

    “咱们绝不能让还肯留在宗主阁的弟子心寒,去把半步地阶的武技全部收集过来。”

    对于方振,或者说咄咄逼人的三阁,风雪月早已忍耐到极点。

    事实上,今天就算没云千秋回来,她也准备好好犒劳立场坚定的弟子。

    毕竟,尔等不负宗主阁,宗主阁岂会负尔等?

    “回禀宗主,如今咱们藏经阁珍藏的半步地阶武技,才不到十本……”

    平常时候,韦南天以师妹相称,可一旦严肃起来,任何细节都极为苛刻。

    “十本?”

    风雪月闻言,眸中不禁有些失落:“那若是加上残卷呢?”

    “堪堪二十本……”

    二十本,已经不少了。

    至少除了神武阁外,其余两阁的珍藏,完全不及宗主阁。

    这些武技,是玄女宗无数先辈用鲜血换来的,每一本都珍贵无比。

    加上残卷能有二十本,也足以见玄女宗的底蕴。

    当然,这只是半步地阶罢了。

    若说真正的地阶功法,说屈指可数都不过分……

    而且就算再和三阁矛盾颇深,也不可能轻易拿出来给弟子修行。

    这无关忠诚,而是在于对宗门的贡献。

    就拿程武来说,对宗主阁忠心不二么?答案毋庸置疑。

    连方振都不惧,怎可能不忠心?

    可他说到底,也只是弟子而已。

    在恪守忠诚的情况下,为宗门付出多年,才有可能接触到藏经阁的上层。

    放眼天下所有宗门,除了少数歹毒小人以外,哪位长老,不是呕心流血,功高劳苦?

    但说到底,二十本还是太少了……

    韦南天的脸色很是难看。

    撇开残卷不说,以他在宗主阁的地位,除了刚担任长老时,得到了一卷半步地阶武技的修行资格外,便是三年前为宗主阁立下功劳,破例再挑选一本。

    而那本武技,苦练三年,却连小成都没有。

    可想而知,地阶武技,不是轻易能示人的!

    尽管他知道以风雪月的性格,绝不会亏待那些弟子,但被云千秋这么一闹,总感觉有些别扭。

    这份别扭还来自于他无法责怪少年半句……

    “二十本就二十本,师兄,随我上阁顶!”

    说话间,两人便准备离去,云千秋哪能就此放过:“娘,你先等会!藏经阁的武技,一本都不用动……”

    “你说什么?!”

    迎视着少年平淡却不失坚毅的目光,风雪月一愣,随即又心暖地笑了:“秋儿,娘亲知道你的心意,娘亲也知道你现在是丹城客卿,肯定有自己的财力,不过……”

    “有娘亲在,还不用让秋儿承担风浪!”

    亲情有时就是这般,父母想为儿女遮风挡雨,儿女亦想拼尽一切守护父母。

    望着轻笑如慈母的风雪月,云千秋握了握拳,好似更坚定了什么。

    “罢了,水柔姐,你去给我取些白卷来,玉儿姐,你去统计一下,那些师兄弟们,最擅长何等武技……”

    白卷,自然是撰写武技,尤其是珍贵武技功法的卷轴。

    藏经阁不缺,毕竟有许多长老弟子在其中借阅修行时,有顿悟心得,都会记录下来,供同门分享和指教……

    只是云千秋话音落毕良久,风玉两女仍旧没有动弹。

    抬头看去,才发现两女正用极其古怪的目光盯着自己。

    “少宗主,你……闹够了没有?”

    酝酿半天,风玉终究还是说出了这深究起来有些不敬的话来。

    在她看来,云千秋确实过分了。

    现在又没有外人,就算承认自己年少轻狂闯了祸,又没人会怪他,干嘛还强装胸有成竹?

    “秋儿,你别闹了,你那些武技,留着自己有需要时再显露出来……”

    听着母亲关切的话语,少年却有些哭笑不得。

    为什么自己一番好意,就没人能理解呢?“娘,拜托你相信我一次,孩儿最不缺的就是武技功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