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2章 是真是假
    ,精彩小说免费!

    在众人的注目下,云千秋的目光极为真挚。

    可风雪月还是无法相信。

    她相信少年,她也以少年为荣,可并不代表这就能让风雪月坦然接受其能轻易拿出几十卷地阶武技。

    不只是风雪月,就连最熟悉少年,甚至连功法都是其所赐的云水柔,都有几分怀疑。

    毕竟,那可是五十卷啊!

    若说刀剑枪法,拳脚掌技,各有一本,或许还有可能,可是人手一本最合适的……

    云千秋也明白,如此不可思议的事实摆在面前会是怎样的冲击力,可现在他没心思解释,只是卷起袖口,笔游如龙。

    “水柔姐,帮我磨墨。”

    说话间,少年抬头:“韦师伯,程师兄他最擅长哪类武技?灵力属性是何?”

    韦南天不知该说什么为好,只得叹道:“程武最善刚猛腿法,土相灵力……”

    话音落毕,还不忘向风雪月投去为难的目光,意思很明显,师妹,这是你家孩子,你说咋办?

    风雪月也不知道啊!

    然而就在两人面面相觑时,少年却撰写飞快,武炼境的腕力,可谓一息一行。

    “碎心裂谷冲!?”

    当韦南天看清卷轴扉页的一行清秀字迹时,却不由嘴角一抽,脸色错愕到极点。

    就连风雪月也呆住了。

    原因无他,因为这《碎心裂谷冲》,就是韦南天修行的最强武技之一!

    他总共身怀两招半步地阶武技,三年前有幸得到的,便是这碎心裂谷冲!

    原本因为程武刚才的表现,韦南天想趁此机会干脆将此招传承,但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云千秋也会知道这招啊!

    这可是宗主阁压箱底的武技之一!

    若非此招太依靠膝力,施展后会对使用者本人的肉身造成一定反噬,绝对能跻身地阶武技之列!

    “第六式,足踏地罡,灵力运集‘辟筋’‘犀罗’‘悲洪’三穴……”

    恍然间,韦南天如遭雷击,双目瞪大到极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很肯定,这就是货真价实的《碎心裂谷冲》!

    最让他天旋地转的是,云千秋并未停笔,而是将整套全部写了下来!

    再后边的内容,就连他都未见识过。

    藏经阁有藏经阁的规矩,而且为了防止修行者好高骛远,所以武技都是至少小成后,才有权利翻阅之后的内容。

    而且宗主阁第六层那套《碎心裂谷冲》,本来就不全啊!

    此时,韦南天的目光,已经被少年手中舞墨如游龙的笔尖吸引,再也挪动不开。

    甚至他脚尖微踏,暗暗凝力,忘乎所以地按照武技尝试起来……

    “这,这是真的《碎心裂谷冲》无疑!”

    若非藏经阁乃是宗门重地,不可动武聒噪,韦南天早就忍不住施展一套绝学了。

    听到此言,风雪月等人亦是瞠目结舌,眉目间尽是震撼。

    这可是韦师兄的最强武技啊!

    而且就算韦南天自己,都还未钻研透彻,毕生的目标,就是将《碎心裂谷冲》融会贯通,迈入大成。

    风雪月很清楚,这是藏经阁第六层的珍藏!

    只有寥寥几位和韦南天地位相仿的长老以及自己才有资格借阅,甚至都不允许拿出藏经阁!

    可是在云千秋手中,就如同孩童默写古诗般,片刻功夫,已经接近尾声……

    正当此时,却听韦南天好似受了莫大的刺激般,失声喝道:“你怎么不写了!?”

    放眼看去,云千秋停笔了。

    被完全顾不得仪态的长老呵斥一声,少年吓得身形一颤,随后有些郁闷地挠头道:“晚辈打算将武技分为上下两卷,等程师兄修至小成后……”

    话音未落,便被韦南天不耐至极地打断:“那你快写,老夫还等着看呢!”

    这可是他梦寐以求的后半卷啊!

    望着凑到云千秋近前,恨不得把眼睛钻入那字迹中的师兄,风雪月嘴角微抽,一时间竟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

    震撼?惊喜?

    少年仍旧在写着武技,可几人投去的目光却发生了改变。

    “或许……秋儿真的有办法?”

    与此同时,藏经阁外。

    “两位长老,你们说,宗主大人会不会真的深藏不露?”

    先前未曾开口的山羊胡老者捋着银须,目光有几分忐忑。

    在鲁鸿的印象中,风雪月绝不是为了一时赌气就做出愚蠢行为的人。

    鲁鸿,乃是三阁之一——涅渊阁的长老。

    比起神武阁的剑拔弩张外,鲁鸿和涅渊阁的态度明显要平缓许多。

    这场内斗,与其说是三阁联手,倒不如说是涅渊阁站在了赢面较大的一边,仅此而已。

    况且,若神武阁成为宗主之阁,还能让玄女宗更加强大。

    这倒选择题不难,可鲁鸿还是记得同门之谊的。

    涅渊阁主派他来之前的原话意思也很明显——施压威迫可以,但别让两阁仇恨到不共戴天的地步。

    所以,三阁联手来挖墙脚时,鲁鸿并未主动招揽谁,只是像个旁观者般,目睹一切。

    此时望着紧闭的藏经阁大门,鲁鸿心想,宗主阁说到底也是宗主阁啊!

    虎落平阳也是虎,没准真有什么外人不知的底蕴藏在其中。

    然而方振与陈泽两人闻言,目光中的戏谑却无半点收敛。

    “鲁长老,你太高估宗主大人了,地阶武技的珍贵,放眼整个玄岚地域都价值连城……”

    “没错,鲁长老不会真的认为,宗主大人真能拿出五十本地阶武技?”

    别说五十本,拿出五本,对任何一阁来说,都可以说是大出血。

    一想到李画竹那鄙夷的目光,还有那咬牙极重的抠门二字,方振眸中便闪过抹森然杀意。

    小子,待会若人手未拿到一卷地阶武技,风雪月也罩不住你!

    别的不说,就凭辱骂三阁威名,目无尊长前辈,就够整死他一个侍奉弟子上百次!

    周围,对于方振言语间的倨傲和讥讽,不少宗主阁弟子都暗暗握拳,满脸怒意。

    明明是你主动上门挑衅,就算拿不出来又怎样!

    这不摆明了就是欺人太甚么!恼怒之余,众人却对于李画竹刚才所说的人手一本,着实不抱有希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